◈ 第7章

第8章

傍晚,葉寧和單人床一起被送回大院兒。

軍區大院兒並不是隨便什麼車輛都可以進入,所以趙成把她放在門口就算是完成了任務。

「葉寧同志,那些廢料的事兒就拜託你了!」

趙成自然知道這裡是軍區大院兒,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葉寧竟然會住在這裡。

她是軍屬!

確定了這層身份,對葉寧說的那些話也就更加的信任了。

葉寧點點頭,然後就拖着床鋪進了大院兒。

大院兒里進進出出的人不少,可是卻沒有一個願意上前幫忙。

等她終於到了家門口,才發現門竟然是虛掩着的。

第一個念頭就是家裡進賊了,不過轉念又想到這裡可是軍區的家屬大院兒,進賊是絕對不可能的。

難道是她早上走得急,忘記鎖門了?

當她推開房門看到那道挺拔身影的時候,質問的話語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你是誰?在我家做什麼?」

正在收拾衣服的顧鋒聽到這樣的問話,堅毅的臉上瞬間瀰漫上一層陰影。

這女人還真是一如既往的讓人厭惡。

現在是又要裝作不認識他嗎?

葉寧是真的沒有認出他,畢竟之前的那個晚上她也只是見過他一次,而且還是面對面的,現在怎麼能立刻分辨出他的身影。

不過當顧鋒轉過身,冷冰冰的看向她的時候,她就馬上反應了過來。

「你怎麼回來了?」

這是她說的第二句話,對於顧鋒的突然出現完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

顧鋒看到她也有些許的意外,這個女人看起來似乎瘦了一些,頭髮也剪短了,不過依舊還是讓他討厭的樣子。

「我回來收拾幾件衣服,不會留下來過夜。」

葉寧有些尷尬,知道他還在介意那晚的事情。

不過她覺得這樣也挺好,她也同樣不願讓這個男人晚上留下來。

「那我就不打擾你了。」

說完她開始往房間里拖拽床鋪。

各忙各的,井水不犯河水。

這還是第一次葉寧用這麼平靜的語氣和態度跟顧鋒說話,顧鋒非但沒有放鬆,反而對她的防備更重幾分。

他回來之後就留意到家裡乾淨了不少,只不過床鋪不見了,現在看到葉寧擺放着不知道從哪裡搞來的單人床,眉頭挑的老高。

葉寧能夠察覺到男人的注視,不過她可沒指望他會幫忙。

好在床鋪不算重,她很麻利的就擺放好了。

接下來只需要在上面鋪好床單被褥就可以了。

轉身,準備去拿疊放在不遠處的被褥,光顧着高興了完全沒有發現床腿就在腳下。

一個踉蹌,想要穩住身體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顧鋒正好就站在她倒下去的正前方,他並沒有選擇避開,幾乎是出自軍人骨子裡的保護意識,條件反射一般直接就接住了葉寧。

但他卻低估了葉寧二百斤重的身體的衝擊力,站立不穩,兩人一起摔了下去。

砰!

一聲悶響。

葉寧根本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意料之中的疼痛並沒有到來,她不僅整個人壓在了顧鋒身上,更可怕的是竟然直接親在了顧鋒的臉上。

「……」

這一刻她整個人都是懵的,看着男人那張近在遲尺的臉龐,心跳都不由得加快了幾分。

「葉寧!」

直到顧鋒壓抑的吼聲響起,葉寧才勉強找回了神智。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趕緊道歉,然後手腳並用的從顧鋒身上爬起來。

觸碰到顧鋒胸膛的時候,那結實的手感讓她忍不住趁機在上面摸了一把。

該說不說,這個男人的身材真是無可挑剔啊!

察覺到葉寧的動作,顧鋒額頭上青筋跳動,想要殺人的心思都有了。

「你是故意的!」

這個女人不僅刁蠻卑鄙,而且還好色,真是無可救藥。

站立起來的葉寧很快便恢復了鎮定,對於顧鋒的指控直接否認。

「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明明是你剛才沒有躲開的。」

顧鋒被氣到語截,「你是個女人,怎麼能這麼不知道檢點?還是你以為只要跟我發生關係,我就不能對你怎麼樣了?」

葉寧本來還有幾分歉意,沒想到顧鋒會說出這麼傷人的話,一顆心逐漸沉了下去。

「你不就是想要離婚嗎?講這麼多做什麼,我答應就是了!」

兩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有的是,她才不會在一棵樹上弔死。

顧鋒呼吸一滯,死死盯着她。

之前他只要一提離婚,這個女人就會一哭二鬧三上吊,今天竟然說答應?

葉寧慢悠悠的坐在床鋪上,自顧自的說道:「今天這麼晚了民政局肯定已經下班了,明天吧,等天亮了我們就過去把婚離了。」

看着顧鋒不停變換的神色以及質疑的目光,葉寧又補充道:「既然你娶我是為了報恩,那現在我們離婚了,你總要給我一些補償的。我這個人比較現實,用錢做補償就好。」

提出這樣的要求,這個男人的疑心也可以消了吧。

「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顧鋒劍眉挑起,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冷酷氣息。

就好像現在面對的並不是自己的妻子,而是狡詐多段的敵人。

葉寧嘴角抽了抽,顧鋒會有這樣的反應她是一點兒都不意外的。

「我知道你不待見我,咱們也不要繼續互相折磨了。」

十分誠懇的說出這句話,希望能讓顧鋒感覺到她的真心。

「而且我都已經說了明天就去民政局,你還有什麼好不放心的?」

顧鋒突然一聲冷哼,戳穿她的心思,「你明知道我們離婚是需要申請批准的,明天根本不可能。」

葉寧愣住了,這麼麻煩?

「好吧,那你明天就去打報告,我等你。」

顧鋒深深的察覺到了她的不對勁,凌厲的視線恨不得能夠看透她的內心。

葉寧伸了個懶腰,既然問題都解決了,也就沒有必要彼此敵對了。

「我要去做晚飯了,你要留下來吃飯嗎?」

顧鋒幾乎沒有一秒的猶豫,「不必!」

葉寧強忍住笑意,她當然知道他不會留下來。

「那你自便吧。」

很快房間里就只剩下顧鋒一個人。

他依舊沒有辦法相信葉寧說同意離婚這件事,不過葉寧竟然沒有跟他吵鬧,這已經破天荒頭一次了。

等到葉寧端着做好的晚飯回來,顧鋒就已經離開了。

這樣的結果也很好,離婚了恢復自由身,就真是天高雲闊任鳥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