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學渣進名校,渾身絕活秀翻全場 第8章_莉芙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大年初一,新的開始。

秦大山從香甜夢境中醒來,感覺渾身舒坦,神清氣爽。看了看沙發,他有點莫名其妙,每次自沙發上起來,都會身體僵硬異常,哪兒都不舒服。

秦儀端來了一杯溫水,輕聲說:「爸,你的身體很糟糕,從今天起不能再喝酒了。」

「胡說什麼?我現在充滿了力量。」

「那是因為我昨天晚上用了兩個小時給你按摩。」秦儀不能說針灸的事情,何況秦大山胳膊針灸的地方還有一片青紫。

「大兒子懂事了!」

「你的身體真的有大問題,隨時有腦梗堵的危險!」秦儀認真地說。

「堵就堵吧,這個世界也沒什麼好留戀的。」秦大山沒心沒肺地笑了笑。

「怎麼沒有留戀的!我上大學、工作、娶妻生子,難道你不想抱抱白白胖胖的孫子!」

「大學能不能上都不知道,還娶媳婦生兒子,你給我畫的餅太大,吃不下!」

「就你現在這個樣子,我媽要是看見,會不會覺得離開你是正確的選擇!」

「別和我提你媽!」

「我偏要提!你應該好好活着,有一天站在她的面前理直氣壯對她說,我過得很幸福,你當初的選擇就是狗屎!」秦儀大聲反駁着。

秦大山氣急,抬手要打秦儀,但看着秦儀堅定的目光,手在半空怎麼也落不下去。

「你的肝、胃、腎、肺都有問題,聽我的吧,酒先戒了吧!」

秦大山臉上陰晴變化,過了好一會兒,驚訝問:「你怎麼看出來的?就憑那本醫書?」

「嗯!我在醫學上似乎很有天賦。」

「醫學院可不好考啊!」秦大山緩和了許多,兒子肯用心學習,這件事本身就值得鼓勵。

「應該能考上。」

「只是不喝酒嗎?」

「這些葯要按時吃。」秦儀拿出準備好的中成藥。

秦大山拿起來看了看,猶豫了好一會兒,對秦儀說:「我暫時答應你,但前提是你能考上好大學,否則我該喝還得喝!」

「一言為定!不許反悔!」

「臭小子,咱們早上吃點什麼?」

「速凍餃子!」

「大過年的,咱們包點吧。」

「沒時間!我要看書。」

「那我自己包。」秦大山今天下午才上班,馬上動手和面。

吃了一頓秦大山包的超難吃餃子,甚至比速凍的還難吃。秦大山離開的時候,帶上了秦儀買的葯,並叮囑秦儀好好看書。

秦儀從小就沒見過媽媽這邊的親戚,而秦大山這邊父母早亡,剩下的親戚基本被他得罪光了,所以過年不需要親屬間走動,倒是很省事。

秦儀除了打坐、吃飯基本都在背書,從必修課到選修課,讓他背了一個遍。雖然成績肯定可以提高很多,但想要考上楓華大學還遠遠不夠。

數學、物理真不是靠背就能提高成績的,看來急需找一個私教老師輔導。

大年初六夜晚,秦儀學的有點煩悶,準備出去走走,順便看看楓城新春的繁華夜景。

半路走過帝豪苑別墅區,這是楓城最高檔的一處所在,平均每套別墅都在abc萬以上。透過大門,只見裏面亭台花謝、張燈結綵,年味十足。兩個保安站得筆直,見秦儀駐足,同時用眼角鄙夷地看着他。

人們生活的動力是對美好生活的嚮往,何況是一個青蔥懵懂的少年。

秦儀隔着欄杆盯着裏面好一會兒,才轉身離開,結果迎面看見了個熟人。

唐紫若,實驗高中校花級美女,秦儀同班同學。不僅膚白貌美大長腿,模樣俊�傅昭寧�的像大明星,而且學習成績也名類前茅,據說家裡巨有錢,每天都是豪車接送。全校百分之九十的男同學,都把唐紫若當成夢中情人,尤其是林坤,瘋狂追求對方,不過都被拒絕了。

上次的打架事件,也和唐紫若有關。好友陳小路寫了一封情書,說什麼也不敢送出去。最後用一周的午飯收買秦儀,秦儀才偷偷把情書塞進了唐紫若的桌格。

誰成想唐紫若直接把情書交給了班主任劉老師,劉老師查監控,順藤摸瓜找到了秦儀。最坑的是情書上陳小路根本沒寫落款,接下來就演變成秦儀暗戀唐紫若偷塞情書,鬧得沸沸揚揚。

各種批評教育自然是少不了,而且還被林坤記恨上了。某一天秦儀放學回家,路上被林坤帶着幾個狗腿子堵住,一頓胖揍還打斷了左腿。

「你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就算聞聞味兒,我剝了你的皮!」林坤當時惡狠狠的這句話,秦儀到現在還記得。

後面林家給學校和秦儀老爸施壓,最後只賠了一萬塊,不了了之了。

秦儀住了大半年的醫院,家裡沒錢沒勢,所以休學重讀是不可能的。只好硬着頭皮繼續上學,也讓他從中等生變成了五品學渣,破罐破摔,次次考試倒數第一。

這時候的唐紫若一臉焦急,一雙眼睛四處掃視着,像是在找什麼東西,迎面看見了秦儀。

秦儀本不想和唐紫若說話,當初的事情不過是個誤會,扭頭要走,結果唐紫若卻把秦儀喊住了。

「秦儀!你從哪邊過來的?」聲音清脆帶着急躁。

秦儀撓了撓頭,下意識指了指走過的路,「這邊。」

「你看見一隻白色的比熊犬了嗎?脖子上有條金色的項圈。」唐紫若揉搓着手上的一根棕色狗繩。

秦儀愣了一下,搖了搖頭。

唐紫若明顯很失望,不想再說什麼,急匆匆往帝豪苑裏面跑去。

「你的狗丟了?」秦儀鬼使神差地問了一句。

「嗯,狗是我媽送我的生日禮物,陪我三年了。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狗繩突然就斷了,要是真丟了,可怎麼辦啊!」唐紫若的眼淚在眼圈裡打轉。

「我幫你找找。」秦儀理解失去的那種痛苦,所以同情唐紫若。拋開上次誤會,唐紫若是班級里唯一一個沒有嘲笑過秦儀的人,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他準備幫對方一次。

「不用了,謝謝!」唐紫若禮貌地搖了搖頭。對於秦儀她沒什麼好印象,尤其是在那次送情書事件之後,所以果斷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