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學渣進名校,渾身絕活秀翻全場 第7章_莉芙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夜晚時分,網吧里烏煙瘴氣,各路牛鬼蛇神瘋狂喊叫着。

秦儀滿臉興奮地翻着網頁,像是一個小電影愛好者。經過兩個小時的查詢搜索、推敲比較,終於把醫書搞明白了一部分,算是不小的收穫。

思覺增強,不僅記憶力增強,理解能力也提升起來,甚至整個人都變得通透起來。

怪不得桃花說過,搞不懂秘籍的人就不配成為聖門弟子。

等到餓的不行,秦儀才交錢離開網吧。

秦大山的工作是電力搶修,越是逢年過節越忙,幾乎整夜整夜不回來。在秦儀的記憶里,過大年和平時沒什麼兩樣,甚至還不如平時,平時至少還能看見秦大山爛醉如泥的身影。

家裡依然冷冷清清的,早上出去的急,窗戶都沒關,房間里有點陰冷潮濕。

秦儀煮了鍋麵條,做了雞蛋醬,大口吃了起來。

邊吃邊規划著後面的事情,秦儀的眼睛越來越亮。如果昨天和秦大山保證考試名牌大學,心裏還不是很有底氣,現在他終於有了信心。

如果真如預想的發展,那就來個狠的,何不試試考家門口的楓華大學?

秦儀想到這裡,忽然心潮澎湃,化期望為食慾,一鍋麵條全吃了。別的不說,現在是妥妥的吃貨。

未來沒有一次如此清晰擺在眼前,也沒有一次這麼光明,命運第一次真正掌握在秦儀的手裡,這種感覺別提多好了。

只是飯量有點大,花銷也多,錢是目前最大的問題。今天吃飯加上網共花115元,秦大山這兩天不會再給零花錢了,是不是該想辦法賺點錢花?

忽然想到一件事,秦儀急忙來到卧室,打開一個上鎖的抽屜,那是個大狗模樣的存錢罐,裏面裝着從小到大攢的壓歲錢。

咬了咬牙,用鎚子把存錢罐砸碎,花花綠綠的鈔票散落一地。有零有整,仔細數了一下,一共有4255元,應該夠他這段時間花銷的了。

解決了零花錢的問題,又看了好一會兒課本,秦儀才進入夢鄉。

清晨,秦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坐,靈氣運行十八周天后,在數量上明顯增多些。馬上是除夕,家裡還是亂糟糟的,秦儀開始打掃衛生。

吃過早飯,秦儀就開始了一天緊張忙碌的生活。學習、背書、去網吧查資料,簡直忙得團團轉,還好他現在的身體棒棒噠,搞到晚上十二點都沒覺得累。

秦儀心裏嘀咕,要是把聖門功法普及到全國高中生,不知道造福多少莘莘學子。可轉念又一想,現在的高考分數都夠卷的了,要是讓那些學霸學了功法,都不知道捲成什麼樣子,怕是700分只能考個二流大學了吧。

現在就挺好。

轉過天就是除夕夜,晚上八點多的時候,秦儀正吃着速凍餃子看着書,秦大山開門進來了。

「學習呢?」秦大山雖然喝得醉醺醺的,但還是訝異地問了一句,多久沒看見秦儀在家學習了,雖然他在家的時間也不多。

「嗯!」秦儀繼續吃餃子。

秦大山晃晃蕩盪坐到沙發上,從懷裡拿出錢包,數出500塊拍在茶几上,「今年獎金多,你的壓歲錢也多點。」

「好的!」秦儀錶情平靜地拿過錢,隨手揣進褲兜里。

「臭小子,連謝謝都不說。」

「和自己老爸用這麼客氣嗎?」秦儀頭都沒抬。

「今天過年,晚上不是我的班,咱們一起包餃子守歲吧。」

「餃子吃過了,這歲守不守也沒什麼意思。」外面鞭炮齊鳴,家裡冷冷清清,一點年味都沒有,確實沒什麼意思。自從老媽離開以後,每年都是這個樣子,秦儀已經習慣了。

秦大山怔了一下,本想發火呵斥秦儀幾句,但還是忍住了,打開電視悶頭看春晚。

秦儀吃完飯刷好碗,回到房間里繼續看書,就算有過目不忘的本領,想要短期就把成績追上去,也是沒有可能的。再說還有物理、數學這種老大難科目,就算把公式背得滾瓜爛熟,成績提升的也有限。

過了半個小時,外面鼾聲已經蓋過了電視聲,秦儀悄悄離開了房間。

先是拿一條毛毯蓋在了秦大山身上,然後蹲在了他的旁邊,三隻手指輕輕搭在了秦大山的手腕上,同時運轉起七覺中的觸覺。

這種感覺很奇妙,秦儀就像操控着一張感知的網,慢慢把秦大山覆蓋。而他身體里的狀況,立體地呈現在秦儀的腦海里,宛如一台深層CT掃描儀在運轉,把秦大山看得明明白白、通通透透的。

脂肪肝、腦血栓前期、肺結節……秦儀直冒冷汗,秦大山看着身體挺壯,但是這些年酗酒無度,已經掏空了他的身體,隨時有一覺不起的可能。

秦儀現在暗自後怕,幸虧當時選了聖門醫分支,否則就算知道秦大山這樣,他也束手無策。思考了一會兒,腦海里生成了數種治療方案!

慢慢把秦大山放平,秦儀拿來了七根聖鳴針,用火焰消毒後,準備給秦大山針灸。

秦儀學醫沒幾天,根本不敢先在腦袋、心臟這些要害部位下針,輕輕捲起秦大山衣袖,第一針扎在手三里穴位上。

秦儀能夠清楚感覺到皮膚、肌肉纖維帶來的阻礙,但還是一點一點把銀針緩緩探了進去,第一次行針讓秦儀很緊張,額角汗水滲了出來。

這針下去,結果發現位置找偏了,刺穿了一根毛細血管,聖鳴針周圍很快就青紫一片。嚇得秦儀趕緊拔了出來,睡夢中的秦大山痛苦地哼唧了一聲,好在沒有醒過來。

秦儀擦了擦汗水,又回憶了一下身體經絡穴位圖,然後再次下針。

這次下針的位置沒問題,輕輕捻動三圈,秦大山甚至舒服地哼了兩聲。

有了這次成功的經驗,秦儀七針全下,這是醫書介紹的一種神奇針法,名叫七星追月,調理身體最好不過。

用兩個小時的時間,把整套針灸做完,秦儀感覺到了一絲疲憊。不過看着秦大山酣睡不起,心裏又感覺美滋滋的。

要想治病,單單靠針灸是不夠的,還要吃藥。在醫書里記載了上萬種藥方,其中有好幾個方子都很適合秦大山現在的這種情況。只是如果買草藥熬制,秦儀怕白費功夫,因為秦大山性格執拗,要是知道是他寫的藥方,估計根本就不能吃。

穿好外衣,秦儀去樓下找了一個還營業的藥房,買了三盒中成藥。

這時剛好午夜十二點,煙花照亮夜空,街道上瀰漫著硫磺的味道。

秦儀抬着頭望着夜空,輕聲說:「明年要考上名牌大學、過年要在楓城最豪華的酒店裡吃年夜飯、還要有錢。」

新年三個願望,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實現。

秦儀不想再冷冷清清過年、看別人放煙花吃熱氣騰騰的餃子、嫉妒別的孩子穿新衣服收大紅包。

所有的改變從這一刻開始,人有希望就有動力。

新的一年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