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學渣進名校,渾身絕活秀翻全場 第6章_莉芙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秦儀現在滿心歡喜,拿起旁邊的醫書,雖然上面文字依然晦澀難懂,但秦儀卻能看出點門道了。不知不覺間,一本醫書從頭看到了尾。

結果讓秦儀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看過一遍的醫書竟印在了腦海里,可以一字不漏地背了下來。

難道思覺增強,有了過目不忘的本領?!可是剛才沒有運轉靈氣啊,竟有了如此意想不到的效果。

秦儀心臟劇烈地跳動着,要真能過目不忘,他知道這代表着什麼。翻出一本政治書,連忙翻了幾頁,然後閉上眼睛細細品味,身體忍不住顫抖起來。

過了一會兒,興奮地來到窗邊,對着外面大聲喊:「我從學渣變學霸了!」

樓下的窗戶被打開,陳小路的腦袋伸了出來,「秦儀!不吹牛能死啊!昨天晚上累着了吧!」

「嘿嘿!過了昨晚,我們已經不是同個世界的人了。」

「不就是告別處男了嗎!說得冠冕堂皇的。」陳小路不滿地嘀咕,有好事也不知道帶着兄弟。

「什麼亂七八糟的!」秦儀縮回了腦袋。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秦儀在確定擁有了過目不忘的本領後,還是把醫書認認真真地看了三遍,確定全部記下來了,才找來一個鐵盆,把醫書點燃扔在了裏面。

這是桃花特意叮囑過的,昨天秦大山雖然翻看了幾眼,應該不算看過了,否則按照桃花的說法,可是要沒命的。

讓秦儀沒想到的是,醫書燒完以後,在灰燼中竟然出現了一枚閃亮亮的金幣,也不知道這個戲法是怎麼變的。

桃花連這種事情也不說清楚,要是隨便在外面燒了,沒準就把這枚金幣錯過了。

金幣正面寫着一個「聖」字,背面是一個異獸的頭像,感覺像是遊戲幣,咬了一口有牙印,猜測應該是純金的。

不知道拿去金店賣了,能賣多少錢?

秦儀當然才不會傻得把這枚金幣賣了,不用問,這玩意應該是聖門弟子的身份證明,算是一種福利。不過揣在兜里容易丟,秦儀找來個鋼釘,在金幣上費了半天勁鑿了個洞,用皮繩一穿,直接掛在了脖子上。

肚子咕咕地叫,秦儀才想起來,他不僅早飯、午飯沒吃,昨天的晚飯也沒吃,到飯桌附近才發現,上面放着一百塊錢。

秦大山的父愛總是粗獷直接,雖然幾乎每天都在外面酗酒,但沒斷了秦儀的零花錢,也沒讓他挨過餓。

樓下的包子鋪沒什麼人,午飯時間已經過去了,晚飯時間還沒到。

「姨,給我來五屜牛肉包子。」秦儀還沒進屋,就聞到了包子獨有的香氣,感覺更餓了。

「五屜?平時不才吃一屜嗎?」老闆娘是老街坊,四十多歲的年紀,是個實在人,和秦大山認識。

「今天比較餓。」

「那也吃不了五屜,先給你來兩屜吃着。」

熱騰騰的包子端上桌,她家的包子不是那種手指蓋大小的小包子,而是實打實的大餡包子,一屜裏面只有五個。

秦儀愛吃醋,又加了點辣椒油,狼吞虎咽吃了起來。味覺增強後,吃東西的時候,能夠感覺更深層次的美味,要是運轉靈氣開七覺,估計連肉質是不是新鮮、裏面放了什麼佐料都能吃出來。

只是一頓飯而已,沒必要搞得那麼複雜。

老闆娘沒什麼事,就站着不遠處看着秦儀吃包子,嘴裏不停說:「慢點,慢點!別噎着了,你這孩子,幾天沒吃飯了?」

「三頓沒吃。」秦儀含含糊糊地解釋。

「沒娘的孩子就是沒人疼,你說說你爸,也不說給你找個後媽,這是什麼日子啊!」

「沒後媽挺好的,少了個人管我。」

「臭小子,你說……咦?你的皮膚怎麼這麼好?用化妝品了?」

一束光正好照到秦儀的側臉上,白皙的皮膚散發著晶瑩的光,配上烏黑濃密的頭髮,整個人的氣質完全不一樣了,老闆娘不禁看呆了。

老闆娘驚詫的目光遠比不上包子有吸引力,秦儀就當沒看見,繼續埋頭吃着。

「小儀,你是不是用大牌子的潤膚霜了?」老闆娘還是忍不住追問,永遠不要低估一個女人對美麗的不懈追求,這可不分年齡、不分職業。

「你覺得我用的起嗎?」

「看樣子是隨你媽了,她當年可是遠近聞名的大美人,追她……」老闆娘忽然意識到說多了,連忙停了下來。

「我媽是很漂亮。」雖然只有十歲前母親的記憶,但她的容貌永遠定格在那個風華絕代的年紀。也許是因為逆天改命的原因,心思想法豁達了許多,以前秦儀根本不願提起老媽,也不願意聽別人提起。

「她也是夠狠心的,一走八年,丁點消息都沒有。」老闆娘嘀咕着。

「我剛才說要五屜包子,確實對自己的食量沒有正確認識,其實我能吃七屜包子,麻煩姨給我湊齊七屜包子。」

老闆娘驚訝地看着秦儀,但見他神情堅定,只得說:「先端上來,你慢慢吃,吃不了給你退。」

「謝謝姨。」

七屜包子下肚,肚子里的那種飢餓感消散,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強化身體,連食量都變大了,竟然一個人吃了七個人的飯量,要是這樣,以後吃飯還是一個問題。

七屜包子付了105元,秦大山剛給的錢一頓飯就花光了,還搭上5塊。秦儀在老闆娘震驚的目光中,走出了包子鋪。

暖洋洋的陽光照在秦儀的身上,感覺很巴適,琢磨着接下來的安排。

現在具備過目不忘的能力,自然利用這段時間把學業搞上去。同時也要把醫書記載的東西搞清楚學明白,這也許是秦儀以後在社會上安身立命的手段了。

醫術上有很多晦澀難懂的段落,只有先把這些搞明白了,也許就可以給人看病了,想到這裡,秦儀直奔網吧。

萬能的網絡世界,靠你了!

陳小路和他爸去置辦年貨,正好遠遠看見秦儀走進網吧。

「你以後少和秦儀鬼混,都快高考了還去網吧玩,怪不得才考189分。」小路爸叮囑着。

「嗯!」陳小路心裏嘀咕,去網吧和他昨天做的事比起來,實在是小巫見大巫了,簡直不值一提。

「記住了!你雖然只考400多分,但是努努力考三本還是有機會的。」小路爸語重心長。

陳小路點了點頭,陪着他爸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一個遠離網吧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