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學渣進名校,渾身絕活秀翻全場 第5章_莉芙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天下的父母,沒有不盼着自己孩子好的,往往被現實抽打得體無完膚,才會含着眼淚放棄。

生活的苦,只有那些人到中年還在拚命的人最清楚,要多難吃有多難吃。

過了一會兒,秦大山輕輕敲門,盡量溫柔地說:「我和單位管人事的說好了,你考不上大學就去我單位上班,雖然開始是臨時工,但等我退休了,你有轉正的機會。」

秦大山在電業局下屬的三產上班,雖是一線幹活的,但也算是老人了,別人多少給些面子。

「爸,能等我高考完再說嗎?」秦儀放緩了語氣,秦大山現在是暴躁,但在他心裏是愛自己的,這件事毋庸置疑。

「家裡沒錢給你復讀,也沒錢供你上大學。」秦大山抿着嘴,臉上閃過羞愧的神色。

「我要是考上名牌大學呢?」秦儀輕聲說。

「醒醒吧,咱家祖墳沒冒青煙,別做夢了!」

「還沒考,誰又能說准呢?」

「小子,我提醒你,別搞那些歪門邪道。這是高考,亂來是犯法的!」

「我就問你,要是真考上名校怎麼辦?比如說楓華大學。」

「賣房讀書!」秦大山說得痛快,不過心裏不以為然。就秦儀一百多分的成績,想要考上楓華大學,怕是祖墳冒青煙都不行,估計得着大火,還得火光衝天。

「一言為定!」

隔着一扇門,父子定下了誓言。

不過一個是認真的,一個是敷衍的。

秦儀先是簡單收拾了一下,然後坐在床上,盯着手裡的藥丸發獃。

逆天換體丹,聽名字霸氣的不行,怎麼看着這麼垃圾,不會真吃死人吧。

拿起醫書,翻看了幾頁,文字晦澀難懂,想要全背下來,估計怕是要幾個月的時間,真是頭疼。

看着烏雲散去露出的皎潔月亮,聽着門外秦大山震耳欲聾的鼾聲,秦儀咬了咬牙,富貴險中求,幹了!

再次檢查了下門鎖,秦儀脫掉外衣,盤膝坐在床上。

張開嘴,把逆天換體丹扔了進去。誰成想,這顆像饅頭干一樣的丹藥,轉瞬化開,隨着口水進入了秦儀的胃裡。緊接着,像引燃了身體里的火藥桶,整個身體燥熱起來,體溫急速升高,瞬間就突破了40度。

秦儀不敢怠慢,連忙運轉聖門功法,數不清的靈氣從外界拉進丹田裡。轉眼間,丹田裡的靈氣壯大成了一個氣團,順着經脈在秦儀的身體里運轉,把經脈撐得脹脹的,而無數異物雜質也被擠壓出體外。

秦儀的身體劇烈顫抖着,這種滋味着實不太好受,像是有數不清的螞蟻在身體里爬來爬去,讓秦儀數次想要放棄。

可當想到即將到來的悲慘人生,又讓秦儀咬牙堅持下來,人終歸要拼一次,否則一定會後悔的。

恍惚間,秦儀看到了媽媽,她還是那麼端莊秀麗,只是遠遠地站在那裡,深情地看着秦儀。

媽,你們離婚是因為我嗎?

對方沒有回應。

如果不是,為什麼你走了之後,沒再回來看過我?

秦儀身體里宛如驚濤駭浪,臉上淚流滿面。

月落日升,一夜時間很快過去了。

雞蛋的外殼是為了保護裏面的蛋液,而人要是有了外殼,原因可能千奇百怪。

坐在床上的秦儀現在就包裹着一層像蛋殼樣的東西,黑乎乎的,腥臭無比。不過秦儀端坐在床上一動不動,像是死掉了。

早上秦大山出門前敲過秦儀的門,不過秦儀沒應答,對方不知道嘀咕了幾句什麼話,就沒了聲音。

時間很快來到了中午,秦儀的身體終於微微動了一下。

咔嚓!黑色的殼開始碎裂,一塊塊從秦儀的身體上剝離下來,露出白皙稚嫩的皮膚,猶如嬰兒**的臉。

兩道凌厲光芒閃過,秦儀睜開了眼睛,很快光芒消散,變得深邃無比。

秦儀本來長得就不醜,現在配上嬌嫩的容顏,明亮的雙眸,堅毅的輪廓,簡直帥得有點壕無人性。

「真的脫胎換骨了啊!爽……什麼味?臭死了!」秦儀剛想感慨幾句,猛然嗅到了濃烈的腥臭味,瞬間從床上跳了下來,動作快如閃電。

床單上全是大塊大塊的黑色硬痂,散發著濃烈的難聞氣味,秦儀連忙把窗戶打開,感覺要熏死了。

看樣子,床單是要不成了,把這些硬痂一塊不剩地包起來,先拿到了門口,然後鑽進了簡陋的浴室。

一頓瘋狂沖洗後,秦儀從來沒有感覺這麼好過,不僅胸悶的舊疾完全消失,身體里還充滿了力量,甚至有種無法駕馭的感覺。

本想刷牙,結果玻璃杯被他捏碎了,好在沒傷到秦儀。就這身體素質,估計以後絕對不會再犯病了,也不用去醫院打吊瓶了。

如果回到當年和林坤打架的時候,秦儀必然大聲呼喝:「我要打十個!」

洗完澡,換上乾淨的衣服,先把那些黑痂扔進了樓下垃圾桶,並且體會了一把健步如飛的感覺。

盤膝坐在床上,暗運玄功,想要探查一下什麼叫通人脈、建地心、開七覺。

全身經脈已經變得粗壯異常,表面有晶瑩的物質閃閃發光,宛如星辰;地心不是指心臟,而丹田。現在丹田表面生成一層厚厚的膜,並像心臟一樣有節奏地收張着,這就是地心;開七覺太過玄奧了,秦儀搞了半天,也不明所以。最後還是翻看醫書,才發現所謂的七覺指的是什麼。

七覺包含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體覺、思覺。怪不得現在頭腦清晰、耳聰目明、身體有力量,估計和七覺的強化有些關係。

按照功法,在七覺周圍都有若干重要穴位,秦儀下意識把靈氣聚集在眼睛周圍。與此同時,秦儀的兩隻眼睛變成了深藍色,並毫無情感,冷酷絕倫。

整個世界頓時變得不一樣了,所有物品纖毫畢現,鬧鐘上的幾粒塵埃、葉子上的每一條脈絡……遠處飛過的一隻蒼蠅,秦儀甚至一眼看出了公母。

我的個乖乖,這是眼睛上裝了一套顯微鏡嗎?太霸道了吧!

那嗅覺豈不是換上了狗鼻子,聽覺估計就是順風耳了……秦儀差點美出鼻涕泡來,瞬間秒變超人,這感覺不要太爽。

秦儀本想着多看會兒,結果發現靈氣急速消耗,連忙收了功法。就這麼點時間,丹田裡的靈氣竟耗費了五分之一。

能力是好能力,就是有點費魔啊!

通人脈,增加的是靈氣運轉速度;建地心,增加的是靈氣存儲空間;開七覺,增加的是修行者適者生存的本領。

聖門功法,果然不同凡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