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學渣進名校,渾身絕活秀翻全場 第4章_莉芙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桃花溜溜達達出了巷子,向著遠處一個廣場走去。

在露天廣場的西側停着五輛豪車,四輛奔馳大G和一輛勞斯萊斯幻影。車周圍站着十多個保鏢,黑西服、白襯衫、黑領帶,滿滿的彪悍氣息。

看見穿着土了吧唧的桃花走過來,這些保鏢同時躬身施禮,「范董好!」

畫面有點怪異,一群黑衣人低着頭,面前站的卻是一個村婦打扮的女子,本來圍觀豪車的百姓議論紛紛。

幻影后車門推開,一個穿着職業裝的年輕女子走了下來,魔鬼的身材、天使的容貌,膚如凝脂、眉目如畫,站在那裡就像是一顆會發光的寶玉。不過臉上冷冰冰的,時不時往下掉冰渣。

「老闆,回來了。」

「你說你明明能靠臉吃飯,偏要給我打下手。」桃花對周圍異樣的眼光毫不在意,笑呵呵地打趣。

「這是我的選擇。」女子面無表情,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

「你就是太冷淡了,什麼時候才能找人嫁了?不會不喜歡男人吧?愁死我了。」

女子古井不波,就像是沒聽見,臉依然是一塊冰。

「對了,星條國那邊怎麼樣?」桃花早就習慣她這個樣子,隨口轉移話題。

「大盤股指震蕩向下,阻擊的那支股票今天跌幅超6%。」

「才四千多億?明天加大力度繼續阻擊。」桃花彎腰上了幻影。

女子換到另外一邊,也開車門上了勞斯萊斯幻影。不一會兒,車隊緩緩啟動,向著楓城高速的方向駛去,看樣子只是路過這裡稍作停留。

桃花舒適地靠在車座上,眼睛看着頭上的星空頂,自言自語說:「師父,彗靈降世、命運多舛、禍事不斷,就算逆天改命,也是麻煩不斷。沒人看得清他的未來,可你為什麼要讓他入聖門?那顆丹藥本是給我閨女準備的,就這麼白白浪費了,必須補償我!你已經三年沒有消息了,到底在哪裡?」

女子翻看着平板電腦,抬頭看了眼桃花,老闆什麼都好,就是喜歡說些奇奇怪怪的話,不過她早就習以為常了。

車廂里很快安靜下來,桃花看着車窗外,眼中閃爍着一道光。

很亮,很睿智。

……

天空中的烏雲一直在翻滾,卻沒有雨落下。楓城的氣候雖然四季如春,但冬天的雨,會讓人很難受,陰冷潮濕。

秦儀手裡握着三樣東西,發了好一會兒的呆,直到有個濃妝艷抹的女子問他要不要洗頭,才清醒過來。

「沒錢!」秦儀說完,大步跑出了巷子。

體內的靈氣在丹田位置蟄伏着,雖然若隱若現,但卻真實存在,似乎在提醒秦儀剛才不是夢,一切都是真的。

家門虛掩着,秦儀輕輕推開房門,看見酒氣熏熏的老爸秦大山正坐在沙發上,表情不善地盯着門口。

秦大山看見秦儀進來,怒氣沖沖地質問:「今天晚自習不是還有課嗎?期末考試怎麼考的!又考了個倒數第一?」

在秦儀的記憶里,老爸其實是兩個人,十歲那年那天是一個分水嶺,一個樂觀勤奮、一個沮喪暴躁。

一切源於那個下午,秦儀放學回家,老爸和老媽離婚了,而母親已經帶着五歲的妹妹離開,走的時候甚至不願意多看秦儀一眼,而家裡從此沒有了昔日的溫暖。

秦儀把東西背到身後,輕聲說:「高二落下的課實在太多了,想考好也沒機會。」

「這是理由嗎?是你自己放棄了,要是別的孩子早就補上了!」秦大山鄙夷地說。下午家長群里發了這次考試成績單,秦儀189分,全校倒數第一,這讓他無地自容,所以晚上多喝了幾杯。

「可惜我不是別人家的孩子,我是你家的。」

「沒志氣的玩意!」秦大山有些憤怒,額角青筋直蹦,對秦儀失望至極。

「要不是林坤帶人打傷我,我一定能考個好成績!」秦儀現在讀的是楓城實驗高中,當初也是靠真本事考上來的,要不是住了大半年的醫院,也不至於混成現在這樣。

秦大山暗紅的面頰更陰沉了些,其實心裏隱隱作痛。兒子被打住院,他曾找學校和林坤的家長理論,結果都是大事化小的態度,關鍵是林坤他媽讓秦大山單位的局長給他瘋狂施壓,最後只是收了一萬塊和解費就草草了事。

惹不起人家啊!明知被欺負了,也只能忍着,要不一個普通老百姓還能怎樣?和人家斗嗎?人家用錢,他們就得用命。

「過去的事情就別說了,主要你不是學習這塊料。」秦大山揮了揮手,意思是不想和秦儀爭論。

「如果有可能,我會努力考上一所大學的!」秦儀想到今天晚上能逆天改命,隱隱約約感覺一切會變得不同。到時候在剩下的一百多天玩命拼一下,會不會有個意外的結果。

「死小子!就算你考上個三本,我也沒錢供你讀!」秦大山叨咕了一句。

兩個人靠着秦大山一個人的工資本就拮据,而且秦大山一半的工資花在吃吃喝喝上,另外一半花在秦儀打針吃藥上,所以每個月都緊緊巴巴,不僅攢不下錢,還欠了一屁股的債。

「我自己會想辦法!」秦儀邁步往自己房間走去。

秦大山伸手拉住秦儀的胳膊,把木盒、醫書、針包搶了過去,「鬼鬼祟祟的,這是什麼東西?」

「給我!」秦儀大急,抬手去搶,結果被秦大山推到一邊。

秦大山先是翻看了幾眼醫書,裏面亂七八糟,他根本就看不懂,不過封面上的那個「醫」字讓他很反感。然後打開木盒,發現裏面放着一枚紅色的丸藥,乾巴巴的,表面毫無光澤,看着像是一塊縮水的饅頭干。最後掀開針包,發現裏面裝着七支銀光閃閃的長針。

「都是什麼鬼東西!」

「不用你管。」秦儀趁着秦大山發愣,搶了回來。

「這東西是吃的?」秦大山看了幾眼木盒,疑惑地問。

「是吃的,吃了以後,就能得道成仙!」秦儀衝進房間里,把門死死關住。

「死小子,誰給你的!小心吃死你!」秦大山在外面用力的砸門。

「死了你不就省心了。」秦儀大聲喊着。

門外猛然安靜下來,隱隱聽見秦大山沉重的呼吸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