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學渣進名校,渾身絕活秀翻全場 第3章_莉芙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天近黃昏,加上烏雲密布,空氣中有種酸澀的潮濕,周圍陰沉的讓人窒息。

秦儀顫顫巍巍走回那條小巷子里,突然的發病讓他明白,他已經沒有其他的選擇,這也許是唯一一次改變未來的希望。

那個叫桃花的女人千萬不要走啊,否則他將繼續悲催的人生。

快!再快點!

秦儀跌跌撞撞走得很快,以至於身後有人喊他都沒聽見。

陳小路撓了撓腦袋,看着秦儀離去的方向,嘀咕着:「走得這麼急,不會去那種地方了吧?就算壓力大,也不至於這樣吧,搞不好會得病的!」

心裏忽然有些煩躁,秦儀真不夠朋友,這種事竟然不喊他一起。

鬼使神差般,陳小路悄悄跟了上去。

秦儀根本不知道有這個插曲,走進長長的巷子里,遠遠看見桃花靠在牆邊,抱着肩膀抬頭看着天空,眼神空洞,像是沒有了靈魂。

「美女姐姐!我回來了。」秦儀鬆了口氣,嘴上像是抹了層蜜,言語親切。逆天改命聽着就牛掰克拉斯,能給他改命的人,怎麼會是一般人。

桃花緩緩回頭,微微一笑,似乎早就篤定秦儀會回來,「叫我師姐,我算是代師收徒。」

「師姐,那咱師父呢?」

「我也不知道他死哪裡去了,一堆破事都靠我,煩死了!」桃花不滿地說。

「呃……」秦儀不知道該怎麼接話茬,胸口依然很痛,但能暫時忍耐。

「抓緊吧,趕時間。」桃花似乎看出了什麼,直接向前一步,把白皙的手伸向秦儀的腹部。

秦儀嚇了一跳,紅着臉後退,這入門儀式有點與眾不同啊!

「臭小子,想什麼呢!我把本門的功法傳給你,並且在你丹田裡留下一絲牽引靈氣,助你儘快熟悉功法運行路徑。到時候,你就算是聖門弟子了。」桃花翻了白眼。

「就……就在這裡?」這和秦儀想像的入門儀式大相徑庭,天空陰沉沉的,旁邊是旋轉炫目的燈筒和衣着暴露的女子,是不是有點太隨便了?

「難道讓我帶你去開房?」

「呃……還是在這裡吧。」秦儀連連搖手。

「歲數不大,事不少。」桃花的手貼在了秦儀的腹部,她的手心很熱,甚至有點燙,很快便有一股氣體從秦儀皮膚鑽了進來,痒痒的、微痛。

幽暗的角落,迷炫的街燈,詭異的站位。

遠處的陳小路躲在牆邊,不僅看到兩個人在牆邊交談,隱隱約約還聽到了開房兩個字。盯着秦儀的後背和桃花的半個身子,臉漲得通紅,往地上啐了一口,嘀咕着:「真來幹這種事,還找了這麼土的村姑,小儀……你學壞了!」扭頭快步跑回家。

桃花往陳小路的方向瞄了一眼,根本沒當一回事,繼續說:「牢牢記住我接下來的話,這是聖門內功功法。氣聚丹田、出十二重樓、過任督二脈……一個循環後,靈氣回到丹田,是為一周天。你每天最少運功十八個周天,少一周天也不行!」

秦儀一邊感受着身體里靈氣的運行線路,一邊牢記桃花的話,生怕錯過一點。隨着靈氣運行,秦儀胸口的疼痛竟消失了,還真是神奇。

靈氣在秦儀體內運行了三周,最後回到丹田,等到他牢牢記住了路徑,桃花才收手。

「這是聖門最核心秘密,一切分支都源於此。向來口口相傳,你若向任何人透露功法的事,上天入地,都是死路一條!」桃花眼睛直視秦儀,眼中寒光閃爍,看着不像開玩笑。

「知道了,不過你們敢殺人?」秦儀雖然通過影視作品知道些江湖門派的規矩,但落到自己頭上,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門派之爭,血雨腥風,死個人根本算不得什麼事情。」

「殺過人?」

「比如暗門和聖門是死仇,你若遇見暗門的人,你不殺他,他必殺你!」桃花沒有直接回答他。

秦儀縮了縮脖子,忽然覺得逆天改命未必是個好選擇。

「得失因果,在你見到我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這是你的選擇,也是你的責任,已經沒有了退路,只能一路向前。這個世界並不是你所認為的世界,我也不和你多說,你慢慢體會吧。聖門包括劍、醫、卦、法、符、玄、寂七個分支,你現在可以從中選擇一個分支來學。」

「卦就是算命吧?能不能算考試題的答案?」秦儀一臉希翼地看着桃花,立刻想到馬上就要進行的高考。

「起卦講究很多,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而且目前你不能選這個分支。」

「那我選符分支?」秦儀立刻想到電影里那種仙符,貼在別人身上,可以讓對方言聽計從。

「這個也不行!」桃花的笑容有些僵硬。

「為什麼都不能選啊?」

「你是十萬為什麼嗎?。」

「那我選醫分支。」秦儀從小到大被病痛折磨,現在有機會幫助別人擺脫疼痛,他也是願意的。

桃花似乎鬆了口氣,連忙打開包袱,裏面有一個針包、一個木盒和一本厚厚的書,書上寫着大大的「醫」字。

「針包里有七根聖鳴針,盒子里是一枚逆天換體丹、書是聖門醫書。針灸之術在醫書里有教,我就不多說了。逆天換體丹必須在安靜的環境下服用,並且需要不斷運轉聖門功法,助你通人脈、建地心、開七覺!」

秦儀接過三樣東西,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不能選其他分支了,因為桃花只帶了醫分支的傳承,似乎他要學醫這件事,早早就定下來了。

聖門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門派?

那本醫書是用A4紙打印的裝訂本,看着很廉價的樣子,要不是桃花不要錢,秦儀真覺得她是騙子。

「我要是有什麼不懂的怎麼辦?」

「不懂就不配成為聖門弟子,你可以選擇自裁。」

「呃……聖門還有什麼規矩嗎?」

「守心順意!守的心是正直之心,其他殺人放火隨你意。」

「殺……人真的可以嗎?」秦儀咽了咽吐沫。

「除惡便是善念。」

「能要你的聯絡方式嗎?」秦儀殷切地看着桃花,好像她的臉上真的有一朵桃花。

「不能,我會來找你的,好好高考,有驚喜呦!對了,醫書必須儘快背下來,然後直接燒毀,要是外傳你就慘了。」桃花說完,竟拿着包袱皮,扭噠扭噠離開了,走的那叫一個洒脫。

只剩下秦儀傻愣愣地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一切就像是一場夢。

但這真的是夢嗎?

秦儀心裏清楚,這次奇遇,將讓他擁有一個不一樣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