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學渣進名校,渾身絕活秀翻全場 第2章_莉芙小說
◈ 第1章

第2章

「秦儀!期末才考189分,還好意思在那胡扯!」伴隨着劉老師的怒吼,一個粉筆頭準確無誤地打在了秦儀的臉上,冒起了一股白煙。

秦儀縮了縮脖,臉漲得通紅,沒敢說什麼。

他是高三二班的大學渣,成績常年吊車尾,每次考完試,都會被班主任劉老師狠批一頓。畢竟秦儀把班級的平均分拉得很低,劉老師的年終獎總是因為他泡湯。

「就那麼一點分,我都替你臉紅,你是準備高中畢業以後,直接去對面搬磚頭嗎?」學校對面是一處工地,正在蓋高樓。

「都是為人民服務!」秦儀小聲嘀咕着,周圍一陣鬨笑,伴隨着無數鄙夷的目光。

「我和我爸說一聲,到時候每個月多給你開250塊!誰讓你是我同學呢!」最後一排高個子帥氣的男生大聲說,他叫林坤,他爸是房地產公司老總,對面的樓盤就是他們家公司開發的。

學生們笑得更大聲了,大多數是譏諷嘲笑的意味。

只有第一排一個女生沒有笑,俏麗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繼續刷着課桌上的卷子。

「餓死也不給你家打工!」秦儀旁邊有同學大聲反駁,他是秦儀的發小陳小路,剛才就是他和秦儀說話被劉老師發現的。

「那你們兩個窮比就一起餓死好了!哈哈!」

「二貨!」秦儀冷冷地說。

「好了好了!秦儀、陳小路你們要是再說話,就去走廊站着,繼續上課!」劉老師敲了敲黑板,同時瞪了秦儀一眼,不過並沒有責備林坤。

今天是最後一天補課,再過三天是大年。不過對於高三學生來說,時間無比緊迫,畢竟倒計時只剩下125天了。

因為是最後一節晚自習,所以自願參加。鈴聲響起,秦儀想都沒想,背着書包離開了學校。現在一點也學不進去,感覺在學校的每一分鐘都是煎熬。

出了校門不遠,就是一道長長的圍牆,那裡是全國著名的雙一流大學楓華大學。

楓華大學地處楓城西北側,佔了大半個城市,裏面通地鐵、有公交車、甚至學生上課都要騎電動車,有人說楓城是坐落在楓華大學之中的城市,足見楓華之大。

楓城的孩子沒有一個不想考進楓華大學的,可是那接近650分的錄取分數線,簡直讓人絕望。

秦儀摸着斑駁地圍牆,自嘲地笑了笑。他要說他曾經的夢想也是考進家門口的楓華大學,估計認識他的人都會說,孩子請你清醒點。

「下輩子我一定考進楓華!」秦儀高聲喊道。

「你八輩子能考上楓華,我都倒立吃翔!」一輛大奔停在了秦儀的旁邊,林坤的腦袋從后座上探出來,往地上啐了一口痰。

「你滾回家吃翔去吧!」

「給我家搬磚頭都不要你,病癆鬼!」林坤把腦袋縮回了大奔里,煙塵四散開來。

兩個人高二上的時候打過架,對於體育超棒的林坤來說,秦儀只是戰五渣的存在,毫無意外秦儀住了大半年的醫院,加上他身體本來就弱,差點沒直接掛了。

這才把關鍵課程落下,成績一落千丈,所以秦儀拿林坤當仇人。

秦儀狠狠看了眼遠去的大奔,握緊拳頭往前走去。

黝黑的巷子兩邊是髮廊和小旅店,旋轉的彩燈轉得有點迷幻,門口時常還會出現幾個衣着暴露的女子,說著讓人臉發燙的話。

秦儀快步走着,這是他回家的必經之路,早就習慣了這種氛圍,而且他內心深處對這些女子有點小好奇,時不時用眼睛偷瞄上幾眼,聽上幾句。

一道身影湊了上來,聲音很好聽,帶着一種說不出的吸引力。

「小盆友,我給你指條明路啊!」

秦儀掃了對方一眼,團花紅棉襖、大綠褲子、頭上還裹着一塊粉頭巾,雙手插在袖子里,臂彎掛着個碎花包袱,穿得是要多土有多土。俏鼻子、尖下頜、眼睛透着智慧的光芒,看年齡在三十多歲,帶着**獨特的魅力和氣質,模樣是真不賴。

「我眼睛不瞎,能看見路。」雖然對方穿的土,但看着不像平常人,這身打扮和她的容貌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有個性,我喜歡!」

「阿姨,你找錯人了,我只是路過這裡。」秦儀緊了緊書包,讓對方注意他是學生的身份,雖然他已經18歲,算是成年人了,但他可不是干那一行的。

「沒錯,就是你!嘻嘻!」女子的眼睛盯着秦儀,就像在看桌子上的晚餐。

「你腦子沒問題吧 ?借過!」秦儀氣惱,快步走過。

「你自小體弱多病,三天兩頭往醫院裏跑,花光了家裡積蓄。關鍵是在醫院裏什麼也檢查不出來,甚至有人說你是不祥之人,被惡鬼纏身了,對不對?」

「你怎麼知道?」秦儀大驚失色。

「你是彗靈降世,全身經脈瘀堵,氣血兩虧,註定短命!目前來看,你也就還有半年的壽命。」

秦儀的臉漲得通紅,猛然抓住女子的花襖領子,「你咒我!」

「我沒咒你,我看得出來!」女子的眼睛裏閃過一道藍光,冰冷地讓秦儀感覺到刺骨寒意,彷彿自己被對方看個通透,連忙鬆開手。

「你到底要做什麼?」

「救你命!」女子認真地說。

秦儀的手劇烈地顫抖着,他絕不願意相信女子說得是真的,可萬一呢?

「你是誰?」

「聖門桃花,我是世人嘴裏的仙師、陰陽師、預言家……隨便你怎麼稱呼。」

「聖門?!為什麼找上我?」

桃花微微一笑,「你是天才!聖門需要你這樣的天才!」

「剛才還說我是短命鬼,現在又成天才了!」秦儀雖不信對方,可是她說得實在太特么嚇人了。

「因為只要你拜入聖門,我就可以給你逆天改命!」桃花的表情變得極其嚴肅。

「逆天……改命?」秦儀呼吸有些急促。

「通人脈、建地心、開七覺!你將不是現在的你!你的身體也不再像以前那樣。」聲音裡帶着無盡的蠱惑。

「接下來是不是該讓我拿幾萬塊,算是給你的報酬啊?」秦儀錶情微冷,玩來玩去還是這套。

「我不要錢,只要你人。」這話有幾分曖昧。

「誰會信你鬼話。」

「不信沒關係,咱們可以當作沒見過。不過我提醒你,彗靈之身最終發作如火山噴發,到那個時候,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你現在是不是經常非常疲憊、胸悶且呼吸不暢?這就是爆發的先兆!」

「胡說八道!」秦儀快步往巷子外面跑,這次桃花沒有攔他。

剛剛跑出巷口,秦儀胸口猛然劇痛,竟是未知的舊疾複發。全部力量似乎被瞬間抽走,疼痛讓秦儀臉上蒼白,汗水滴滴答答落下,腳步踉蹌差點摔倒,連忙伸手扶住了牆。

突然的發病,讓秦儀腦袋暈暈的,無數的聲音在他耳邊低語。

「還有半年壽命!」

「你要死了!」

「她是騙子……」

天空中烏雲翻滾,猛然打了一連串炸雷,黑雲翻滾,像是一張惡獸的臉。

秦儀眼中漸漸有了堅毅神色,扭頭往回緩緩走去。他住夠了病房、打夠了吊瓶、聞夠了消毒水的味道,他要活下去。

我要……逆天改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