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學渣進名校,渾身絕活秀翻全場 第10章_莉芙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挨打的不一定是打不過對方,有時候不還手,很可能是怕失手打死人。

秦儀前面都是裝的,只為給健叔一個狠的。這個傢伙不僅抓別人寵物,還虐殺這些小動物,在進來的時候,刺鼻的血腥味差點沒讓秦儀吐了,當時他就決定教訓對方。

聖門講究守心順意,現在秦儀要順心意。

蓄力已久的一拳如同猛龍出海一般,快捷無比地捶在了健叔的肋骨上,秦儀雖然未盡全力,但這一下絕對夠重的。

而剛才的演戲,都是為了這正當防衛的一擊!

咔嚓!

聽覺靈敏的秦儀甚至聽到了肋骨碎裂的聲音,暗叫不好,這拳貌似打得有點重了。

這也不能怪秦儀,他脫胎換骨沒幾天,實在有點控制不好力道。

健叔斜着飛了出去,直接撞倒了三排貨架,人在半空中噴出了一口鮮血。等他倒在地上,嘴就像噴泉一樣,呲呲噴着,看樣子是傷了內臟。

秦儀吐了吐舌頭,知道這下闖禍了,就算是正當防衛,要是把對方打死了,事情就不好說了。

唐紫若有點懵,剛才不是健叔在拿着鋼管暴揍秦儀嗎?怎麼一轉眼,健叔就倒在地上,化身小噴泉了呢?

「跟我去找歡歡!」現在關鍵是證據,只要找到歡歡,整件事來龍去脈也就清晰了。

推開後門是兩間庫房,其中一間裝着貨品,另外一間上了鎖。

「歡歡!歡歡!」唐紫若高聲呼喊了幾句。

「汪汪汪!」狗叫聲從上了鎖的房間里傳了出來。

秦儀抬腿把房門踢開,裏面的畫面讓兩個人一愣,緊接着唐紫若做出嘔吐狀。

房間里有濃重的血腥氣,一個大鐵籠子里裝着兩隻狗和一隻貓,其中一隻白色小狗拼了命地撞擊着金屬欄杆。

地面上到處都是斑斑血跡,在�我的高冷女總裁��落里,還堆着幾個編織袋,一個沒封口的編織袋裡,支出一條土黃色的狗腿。

「幫……我把歡歡帶出來。」唐紫若的聲音顫抖。

秦儀其實對寵物沒什麼感覺,尤其討厭遛狗不拴繩的狗主人,但眼前的景象,還是恨的牙根痒痒。

說來奇怪,剛才鬧得起勁的歡歡,見到秦儀靠近,立刻老實下來,低着頭就像是做了什麼錯事。

秦儀打開鐵籠子,把歡歡先抱了出來,剩下兩個寵物並沒有放走,以免原主人找來。

屋子外的唐紫若接過歡歡,也不顧血跡,連忙檢查了一番,發現只是左腿被劃破了,這才鬆了口氣。

「你別擔心,我家裡人馬上到了,不會出什麼事的!」唐紫若和秦儀眨了眨眼睛,能找到歡歡完全是秦儀的功勞,暗怪剛才懷疑對方。

「丫頭!丫頭!你在哪!」超市裡忽然傳來暴跳如雷的聲音。

「我在這!」唐紫若答應了一聲,連忙抱着小狗往外走,「我三叔來了,他脾氣暴,要是一會兒說話粗魯,你別介意。」

秦儀撓了撓頭,脾氣暴和我有關係嗎?我可是來幫忙的。

這時的超市裡站着一堆人,清色黑色圓領上衣、黑褲子,陣仗有點大。

為首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銅鈴眼、厚嘴唇、圓腦袋,穿着花襯衫,脖子上有大金鏈子,手腕上有金錶,來人正是唐紫若的三叔唐彪。

「丫頭,你受傷了?誰弄的,我整死他!」說完看見和唐紫若一起出來的秦儀,猛然躥了過來,伸手把秦儀的脖領子拉住了,「是不是你小子?」

秦儀翻了個白眼,這傢伙還真是敵我不分啊!伸手按住對方的手腕,冷冷說:「我是唐紫若同學,幫忙的!」

「用你幫忙!」沒想到唐彪混不吝,胳膊腕子用力,想給秦儀來個下馬威。

秦儀火氣一下就上來了,你這不是脾氣暴,這是活人把你慣的!單手猛然發力,把唐彪的手往反關節一掰,痛得他連忙屈膝,嘴上不斷叫痛。

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唐紫若都沒來得及說話,就看見三叔被秦儀制住了,很是狼狽。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唐紫若撲哧笑了出來,「三叔?你不總說自己武功天下無敵嗎?就這?」

「大……大意了!小子,你快給我鬆開,小心老子弄死你!」

秦儀根本沒搭理他,就像沒聽到。

「今天的事情是這樣的,我吃完晚飯……是他幫我找到狗,還教訓了偷狗賊。」唐紫若也很奇葩,彎着腰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全程沒有讓秦儀鬆開手。

「哦……疼疼……小夥子,是唐叔錯怪你了,我的錯!現在能鬆開了嗎?」唐彪疼得齜牙咧嘴,終於服軟。

「以力壓人終被欺!」秦儀說了這麼一句,然後把手鬆開了。

唐紫若吃驚地看着秦儀,印象里他應該是個學渣才對,怎麼一副學富五車的文人做派。不過別的沒看出來,竟發現秦儀的皮膚是真的好,顯得整個人很精緻。說心裏話,有點帥!

「什麼意思?」唐彪揉了揉手腕,他是粗人,小學都沒畢業。

「仗着力氣強大喜歡欺負別人的人,終歸有一天會遇見一個比自己力氣更大的人,而被對方欺負。」

「切!小白臉的彎彎繞真多!你趕快回家吧,這裡我處理!」

「那我同學呢?要不要錄口供什麼的?」

「電視劇看多了吧?咱們家辦事哪有那麼多規矩!再說這變態也沒死,他自己會說的!趕緊走吧,學生少接觸這些烏七八糟的事情。」唐彪揮了揮手,示意唐紫若和秦儀快點走。

「那麻煩三叔了!」

「丫頭,和我瞎客氣什麼!臭小子,警告你,別動什麼歪腦筋啊!」唐彪還對剛才的事情耿耿於懷,臨行不忘恐嚇秦儀。

秦儀撇了撇嘴,沒吭聲。

兩人一起往帝豪苑方向走,秦儀不急着回家,主要是還有事情和唐紫若談。

安靜的走了一段路,唐紫若輕聲說:「人怎麼能壞成這個樣子。」

「有些事情,怕是只能歸於人性吧。」

「你和我印象中的秦儀不一樣,要不是你的樣子沒變化,我甚至覺得不是一個人。」

「看見的未必真,這也是人性!」

「真酸!你很喜歡講大道理啊,年紀輕輕的,會給人很裝的印象。」

「哦,以後注意。」

「不管怎麼說,今天的事謝謝你!三叔雖然粗魯一些,但他答應的事情一定會辦好,所以你不用擔心後續事情。」唐紫若輕聲和秦儀說著。

「你也不用謝我,因為我是有條件的!」

唐紫若皺眉,低聲說:「可以,但不能過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