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安然無恙被病嬌囚禁二月後我逃跑了再次見面,我雙腿發軟跌坐在地。
他卡着我的下巴居高臨下的審視着我,眼神越來越暗,薄唇微啟「寶貝,啊~哈哈~哈哈~為什麼要逃呢~?
明明~我這麼的愛你~~沒什麼要逃呢~~哈哈~~哈哈~~真是不聽話呢~~你只能是我的!
只能是我的!
~~哈哈哈哈~。」
突然警笛四起,警察持槍圍了上來。
坐在地上看着他手上的手銬,我歪着頭笑了笑,「可你不知道囚禁他人犯法嗎?」
1我需要一張飛往華國的機票,華國哪裡都行但要儘快起飛。
傍晚的飛機場里,冰冷的大理石地板刺激着我**的雙腳,我卻無暇顧及,此時此刻我是只有一個想法,我要回國!
好的,請出示一下你的證件。
垂下的雙手緊緊握拳,不知不覺緊張的汗水浸滿了我的手心,心中不住地祈禱着,證件沒有過期,證件沒有過期…緊張的環顧着四周,有沒有人追過來,心中不禁暗暗發問,我真的能安全回國嗎?
沒問題,請拿好你的證件和機票。
直到坐在位置上,胸腔里都是緊張的咚咚聲,一邊平復着呼吸,一邊將拳頭握的更緊,我在賭,賭他還沒發現我的逃跑,賭他還沒追上,賭他沒有把飛機叫停的權利…華國的清晨,街道上陸陸續續開門的攤販,和來來往往的行人,讓我有一種恍如隔世的錯覺。
幾個小時之前,我還困在國外那暗無天日的地下室里…你好,請問警察局怎麼走?
因為長時間的緊張讓我的聲音稍稍有些嘶啞,一字一頓,語調里透露出不易察覺的生疏,我太久沒說中文了,卻充滿激動和喜悅。
直行在紫幽路左轉一直往前走,你會看見的。
行人用怪異的眼神打量了一下我,上班的急迫不允許他再遲疑下去,猶豫了片刻,便回答了我的問題後,也匆匆離開了。
由於逃的急促,加上身上零零星星帶的美金已經用的七七八八了,我還是一身睡裙,底下光着的雙腳顯得尤為可憐。
不過試問誰在大街上看見光着腳的人不奇怪。
所以我也不惱,只是向著路人離開的方向連連道謝着。
警察局裡,你好,我是紫幽路派出所所長,我姓劉,你叫我劉叔叔吧!
和好,劉叔叔。
我深吸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