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神域塔 神域塔第4章 不同尋常在線免費閱讀_莉芙小說
◈ 神域塔第3章 神的世界在線免費閱讀

神域塔第4章 不同尋常在線免費閱讀

神鷹使者從天而降。他們來自神塔。他們的到來給天下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福音。

後來各族統一將神鷹使徒出現的那一天起改用統一的計時年號—神臨一年,至今神臨四百三十四年。

他們是神明的使徒,服從於神。只有他們真正的見過神明。他們在天下維持和平,每當三族發起戰爭之後,神鷹使徒便會出來阻止,以免傷害天下無辜的人。同時還教會天下人各種先進的技術,提高生產力,為此天下繁榮一片。

三族的也文化多元發展,且相互吸收融合,三族百姓也由此和諧共生。

神鷹使徒將以神塔為中心方圓數百里的地區列為神域,以此建立一個獨屬於神的領域。

為此天下又多出一個神秘的族類—神族,但目前只知道神族只有神鷹使徒,至於其他神族人未曾見過。

同時神鷹使徒說神不會降臨,只有天下最危機時刻,才會出手拯救天下人。然而天下最危機時刻是什麼,什麼時候降臨,那一天會發生什麼?不得而知,但是,天下人堅定地相信神明會保佑天下。

歷史上有過幾次魔族和獸族逆神而行,以企圖試探神的存在,因而遭受了神的懲罰。

神鷹使徒告誡天下人:神明無處不在,或是太陽神,或是月神,山神,河神…所以切記不要妄圖試探神明的存在,若要想見到神明,只有苦練自己的修為,成仙成聖,到那時,神明自然會與你相見,並且會賜福於你,使你心中那最終的理想變為現實。

所以這是一個屬於神的世界。我們都是神的子民。

「那從古至今,有沒有人修鍊到仙聖境界,見到神明?」木老聽得津津有味,迫不及待地追問白誠。

白誠思索了一下,對他說:「從那時起到現在,就兩個人修鍊到了仙聖境界,一個是魔族的,一個是獸族的。在六十多年前,他們一前一後進入了神塔,從那之後便再也沒有了他們的音訊。」

「我要是也能修鍊一二,也好啊!」木老感慨道,然後又繼續打趣地說:「我活到這把年紀,也沒見過啥市面,頂多就去城裡溜達一下子,回村都算是有見識的人咯。」

確實像木老這樣的人,一輩子在村裡,外面是個什麼世界,大多都靠自己聽別人描繪,加上點自己想像。又或者偶爾有路過村子的人在此歇腳,他才能再打聽一二。

但是就白誠所知道的,放在城裡條件富裕能供孩子上學堂的大戶人家,都不一定能知道這些。因為白誠講的,都是王公貴族子弟才有機會接觸到的。

所以木老能聽到這些對於他來說還真是不枉活此生。

木老在村子這個小地方,怎能不羨慕那些大俠做的行俠仗義之事,怎能不渴望做一個遊歷天下的逍遙仙聖。而他只是一粒塵埃,飄入平靜的湖泊,激不起絲絲漣漪。

白誠突然問木老:「昨夜照顧我那個小孩今天怎麼沒看見他?」

「今早阿松和其他幾個稍大一點的孩子跟着另外兩個老頭上山種糧去了。」木老回答他。

「我有個疑問,我逛了這麼久,都沒見到村子裏其他的大人,也去山上種糧了?」白誠納悶道。

木老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嗐,前些年官府的人來這裡招人,說神鷹使徒大人需要找年輕強壯的成年人去神塔供奉神主。這是一個十分難得的機會,於是村子裏的成年人紛紛前往,連那些老婆子也跟着去了,就留下幾個老頭子照顧這些小孩。我要是在年輕一些,我也去了,正好看看這個世界,說不定還能在神那裡學一些法術。老咯老咯!」

白誠一聽,心裏咯噔了一下,臉色突然嚴肅了起來,木老一看不對勁,連忙問:「怎麼了,小伙,你父母去了嗎?」

白誠搖搖頭,低聲說道:「沒什麼,只是覺得他們離開,真捨得與自己的孩子分開嗎?」他回頭看不遠處的孩子們,孩子們現在是那麼的無憂無慮。

「大家的離開都是村裡思考很久才決定的。因為去侍奉神主,是我們村莫大的榮幸,而且還有一定的報酬。再者大傢伙都想讓孩子去城裡學點武藝啥的,但是沒有本錢,所以去侍奉神族也是為了村裡,為了他們着想。等侍奉完後,回來也把孩子們也帶出去看看,他們總不能也像我們一樣,一輩子都待在村子裏吧?」木老說得很慢,他看着孩子們,似乎看見了他們充滿希望的未來。

白誠有些難過地看着木老,嘴巴微張半天,卻沒說出一個字,只是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太陽已經半掛在西山頭,紅霞布滿天空,伴隨着蟬鳴漸漸散去,為夜月騰出地兒,只待它出來為夜行的人照出一條光明大道。

白誠在小南村後山找了一處隱秘的草坪,他站在草坪**,褪去上衣,看着自己的肩上的傷口,臉上透露着絲絲痛苦,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盤坐在草坪上。

他握緊並靠攏雙拳,然後緩緩分開,此刻一束金光從白誠分開的雙手間亮起,照耀着四周。

隨後一桿金色的長槍,出現在白誠的手中。金槍長約八尺,槍柄上鐫刻着一條飛龍,柄頭鑲嵌着一顆散發著藍光的寶石,槍刃鋒利無比,上頭有一簇白纓,此長槍是白誠的體器—龍鳴。

白誠將龍鳴浮於自己的左方,然後伸出右手,在胸前從左向右撫摸般移動,寒光四射中,霜寒劍出現在了白誠的胸前。霜寒原是王越的體器,但現在已經屬於了白誠。霜寒一直在白誠胸前抖動着,似乎在排斥白誠這個新主人。

白誠將龍鳴和霜寒一左一右浮空豎放着,然後雙手在空中畫了一個圓,瞬間在白誠周圍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結界,將白誠籠罩在其中。

白誠閉目運氣,結界里的花、草、樹隨着搖曳了起來,一股股氣流從中緩緩升起,流進了白誠左右的龍鳴和霜寒中。然後又從龍鳴和霜寒中飄出來,流進白誠的體內。

白誠接收着氣流,並將氣流在體內快速運轉,輸送到自己肩上的傷口去。

但在傷口處,同樣有一股氣息流出,白誠竭力試圖留住氣息,但始終徒勞無功。

從白誠體內流出的氣息由於有結界罩着,全都集結在結界頂部。白誠吸收的氣息,遠遠壓不過流出的氣息。無論白誠怎麼努力,最終結果都一樣。

白誠睜開眼,他此刻臉上有些蒼白,他又撫摸着旁邊的霜寒,緩緩地說:「王越,我…該怎麼辦?」

他收回體器,用手一揮,結界便消失不見,集結在結界內的氣流,隨着風緩緩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