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金玉良婚:閃婚對象是霸總完結版 第十章 失望_莉芙小說
◈ 第九章 在醫院給老婆守夜

第十章 失望

  把照片發給方老爺子,方老爺子高興的回了一大段。

  「這孩子吃相可真有福氣,看着她吃飯,我都有食慾了。」

  「你可得好好記住林紓的喜好,以後準備她愛吃的飯菜。」

  方智敷衍的回了一句,「知道了。」

  他抬頭,看到林紓嘴裏抿着一塊魚肉,眼睛雪亮,嘴角上揚的樣子。

  她臉上的那種愉悅透着真誠,不像是偽裝演戲。

  林紓拿着筷子點點頭,「很好吃,我很喜歡。」

  這個女人倒沒有想像中的貪得無厭。

  居然一頓飯,就能這麼滿足。

  方智皺着眉頭,不過他很快告訴自己,林紓在演戲。

  她演得了一時,演不了一世。

  他冷漠的應了一聲,「我等會要接一個國外客戶的電話,大概10分鐘,需要你保持安靜。」

  他低頭,看了一眼手上的表,這是他衣櫃里最便宜的一隻表。

  這還是為了不在林紓面前露餡,特地讓何末去買的兩三萬一支的表。

  方智家裡衣帽間的表櫃里,隨便一隻表動輒上千萬。

  「我不會打擾你。」

  「嗯。」

  方智在沙發上坐下,將筆記本放在茶几上,茶几有點低,他只能彎着腰,帶着藍牙耳機打電話。

  說的還是英文。

  林紓不是故意要偷聽,只是她英文聽力好,一下就聽出,他談論的是生意上的事情。

  好像還是跟律師沒什麼聯繫。

  不過很快林紓就把雜念拋之腦後,這不是她該管的事。

  吃完了飯,林紓收拾好餐桌。

  她到了陽台處的桌椅處,拿出平板和筆記本,開始備課。

  她做事認真,沒有察覺到方智打完電話在她身邊站了幾分鐘。

  提前備好了課,林紓放下筆,活動了一下脖子。

  「不是停課了嗎?你備課幹什麼?」方智看到她的筆記本上,字跡平整娟秀。

  林紓臉上露出了一絲盡職盡責的笑,「我怕太久不備課會生疏,就算目前在休假,也得保持上課的感覺,這也算是對學生負責,對自己負責。」

  方智挑了下眉頭。

  林紓合上筆記本,將東西放回了她隨身攜帶的包里。

  看着她的背影,方智冷冷的扯着唇,沒笑出來。

  倒是很會裝模作樣。

  就連方智這種在商場上閱人無數的人,都險些被她騙了過去。

  手段真高。

  「爺爺讓我在病房裡給你守夜,你晚上睡覺安分點,別吵,我明天早上有早會。」方智打算在旁邊的沙發上將就一晚。

  「我睡覺很安靜。」林紓拿出床單被子給他。

  「最好是這樣。」方智簡單的鋪好了被褥,躺了上去。

  他背對着床那邊,神經一直保持着高度清醒,聽覺也很敏銳,隨時注意着林紓那邊的動靜。

  這個女人今天晚上會不會暴露真面目?

  比如,直白的勾引方智。

  林紓收拾好床了之後,和方智打了聲招呼,「我關燈了。」

  他沒說話,林紓以為他這麼快就入睡了。

  關滅燈之後,房間里陷入黑暗了,只有兩道平靜的呼吸。

  林紓雖然遭遇了很多不平的事,但是心態已經調整好了,很快就睡了過去。

  可方智依然繃緊神經,等到大半夜,沒有等到林紓的任何進一步的行動。

  深更半夜,他掀開被子走到床邊,藉著外面昏暗的月色,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

  她睡覺時確實很安靜。

  只是,安靜的有些讓方智意外。

  他本來以為林紓會藉著這個機會脫光衣服,用身體勾引方智。

  這件事情並沒有發生。

  方智煩躁的皺了下眉頭,捋了一把頭髮剛要轉身,一隻小手扣住了他的手腕。

  林紓軟唇嗡動。

  聲音軟軟的,很小聲,她叫了一句,「媽。」

  短短的一句聲音似乎還能聽出她心裏的難受。

  方智臉上的煩躁一秒散去,他眉頭一挑。

  這是開始了?

  方智冷冷的笑了一下,他等林紓暴露出狐狸尾巴,已經等了很久了。

  他倒要看看,林紓接下來想幹什麼?

  他這一等等到自己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林紓什麼事也沒幹,林紓真的只是做夢恰好抓住了他的手。

  方智沒有甩開她的手,最後居然趴在床邊睡著了。

  早上醒來,林紓睜開眼睛,看到趴在自己床邊休息的方智,以及自己抓着他手腕的手,一秒清醒。

  方智不應該是睡在沙發上嗎?

  他怎麼在自己的床邊睡著了?

  而且自己還抓着他的手。

  林紓很疑惑,不過她沒有驚醒方智。

  時間還早,想着他有早會,林紓出門買了個早餐。

  出門十幾分鐘,回來後卻對上了方智冷言冷語的審問。

  「這麼早你去哪了?」

  方智早上醒來睜開眼睛,看不到林紓,他立刻就檢查了自己身上的財產,以及自己隨身攜帶的手機平板,確認沒有別人動過的痕迹,才略微放心。

  「我去買早餐了,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就都買了一點。」林紓把早餐放在茶几上。

  她買的是很簡單的包子豆漿。

  方智習慣的是西式早餐,他語氣略冷,「既然你身體已經恢復了,可以出院了。」

  林紓喝了口熱豆漿,雖然她住的是公立醫院,但是她這邊也屬於高檔住院區,住院費應該很貴。

  「我沒什麼大礙,今天就出院吧。」

  林紓把給方智買的那一份早餐分了出來,「這是你的。」

  方智坐了下來,喝了口豆漿,味道還不錯。

  「你以後不用為我做這些事,比如買早餐這種瑣碎的事。」這些事平常都是何末去做。

  林紓喝完豆漿,平靜的說,「算是報答你昨天在醫院陪我。」

  她母親去世後,每次生病都只能一個人孤零零的待在醫院。

  很可憐。

  這麼多年以來,也就昨天她不是形單影隻的一個人在醫院裏熬過漫漫長夜。

  這些話放在心裏,林紓沒說出口。

  方智簡單吃了兩口,「你吃完了收拾東西,我去辦理出院手續。」

  「麻煩你了。」林紓感謝的對他點了下頭。

  辦完出院手續,剛到門口,方智本來打算讓林紓自己回家。

  方老爺子聽聞風聲,趕了過來。

  他來的不早不巧,正好把方智和林紓堵在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