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精選篇章竹馬不留情面,我換做他小嬸氣瘋他 第8章_莉芙小說
◈ 第7章

第8章

第6章

你還算個男人?

簡橙回國後,在老宅住了兩個月就搬出來了。

奶奶給她留了幾套房,她選了江邊的公寓住,環境好,最主要離簡家的老宅遠,一南一北完全兩個方向。

江邊風大,呼嘯而至的北風吹的樹葉烈烈作響。

潘嶼跟着簡橙下車,從副駕駛拿了個藥店的袋子遞給她。

「這是周總囑咐給您買的。」

簡橙詫異,潘嶼中途確實在藥店門口停了一次,他說要給周庭宴買點解酒藥,沒想到也給她買了。

伸手接過來,打開看一眼。

是消腫的。

簡橙抬手摸摸臉,眸子顫了下。

一個藥膏不值錢,但這種孤立無援的時候,還有人想着她的傷,就很讓人感動。

「幫我謝謝小叔。」

潘嶼表示會把話帶到,說完沒急着走,他還有其他話說。

「簡小姐,有件事……」

他欲言又止,簡橙示意他有話直說。

潘嶼這才開口,「長盛集團的簡副總,對我們周總有不該有的心思,周總直面拒絕過,她似乎,沒放棄。」

長盛集團的簡副總?

簡文茜?

簡文茜喜歡周庭宴?

不會吧!

雖說周庭宴是江榆市單身女性都覬覦的鑽石王老五,但簡文茜不是喜歡簡佑輝嗎?

簡文茜變心了?

斂去驚訝,簡橙揣測潘嶼跟她說這件事的原因。

「所以潘助理,你的意思是,讓我打消簡文茜對小叔的心思對嗎,你放心,這事包在我身上。」

周庭宴幫她這麼多,她幫他是應該的。

潘嶼笑笑,「那就麻煩簡小姐了。」

「應該的。」

「簡小姐,」潘嶼扶了下眼鏡,似開玩笑道:「其實今晚我以為,你會用救命之恩,要求周總娶你。」

簡橙:「?」

潘嶼:「如果你嫁給周總,你就是周聿風的長輩,他見了你,得恭恭敬敬喊你一聲小嬸,你想怎麼收拾他都可以;

「第二,你嫁給周總,就是找了江榆最大的靠山,以後沒人敢欺負你;

「第三,你嫁給周總,就是搶了簡文茜喜歡的男人,沒有比這個報復更爽了,簡董事長和簡夫人也不敢再偏心。」

潘嶼一條條分析完,意味深長道:「所以,我以為你提了解除婚姻後,會想嫁給周總,因為,這是你最好的退路。」

簡橙:……

潘嶼的話,瞬間打通了簡橙的任督二脈。

對啊,她怎麼沒想到!

成為周聿風的長輩,用長輩的身份整死他……

抱住江榆最粗的大腿,無人敢欺……

搶簡文茜喜歡的男人……

無論哪一條,都爽死了!

不過,這念頭熄滅也是在一瞬間。

周庭宴怎麼可能娶她呢,她是差點成為他侄媳婦的女人,他如果娶了她,顏面何存?

周庭宴這樣的男人,臉面很重要的,如果她真開了口,周庭宴得一巴掌拍死她吧。

她可不敢覬覦。

……

送走潘嶼,簡橙拎着袋子回家。

江邊這個公寓使用面積有一百九十多平,一個人住很空曠,推開門,黑漆漆一片,森冷之氣撲面。

開了燈,並沒有添多少人氣。

在老宅跟人大戰四百回合,又在水裡折騰半天,簡橙強撐了一路的精神終於潰敗。

關了門,挺直的腰背彎下來,踢了高跟鞋,連拖鞋都沒力氣穿,直接赤腳往書房走。

從抽屜里翻出一個厚重的黑色日記本,然後把自己深陷在沙發里。

日記本里記着周聿風的減分項,她每次給他發一個數字,都會在日記本上記下扣分的原因。

原因記錄的很詳細,記了滿滿一本子。

簡橙隨手翻了翻,翻到最後一頁,上次記錄還是冷戰之前,負98分,也是兩人冷戰的主要原因。

下筆的痕迹重,紙都戳破了,可見她當時得多氣。

那天兩人拍婚紗照,中途周聿風接了個電話,招呼都沒打直接跑了。

她提着裙擺踩着高跟鞋,帶着一群人找了很久,腳還崴着了,準備報警的時候,周聿風的電話終於打通了。

「雅薇的車追尾了,我送她來醫院,婚紗照往後推幾天。」

她很氣。

攝影師是她在國外的老師,回國探親的攝影界泰斗。

她尤其重視和周聿風的婚紗照,每一處細節都力求完美,特意把人請過來的,老師趕飛機,拍完就得走了,下次來不知道什麼時候。

還剩最後一組沒拍,十分鐘就可以結束,周聿風連十分鐘都不能等。

車追尾?怎麼就這麼巧呢!

她和周聿風確定婚期那天,蔣雅薇下樓梯時一腳踩空摔進醫院,周聿風在醫院守了三天。

她和周聿風選婚房那天,蔣雅薇被混混擋路,周聿風衝過去把人打了,還鬧到警局。

她和周聿風選戒指的那天,蔣雅薇發燒,周聿風讓她半路下車,把她丟在雨中去陪蔣雅薇,戒指至今未選。

這次拍婚紗照,蔣雅薇又追尾……

反正,只要她和周聿風在一起超過半天,蔣雅薇總會出點什麼事。

那次追尾,蔣雅薇連皮外傷都沒有,都不算追尾,人家的車好好停在路邊,蔣雅薇自己撞上去的。

她跟周聿風說,蔣雅薇是故意的,周聿風就罵她惡毒,說她是蛇蠍心腸。

她打了蔣雅薇一巴掌,周聿風也打了她一巴掌。

那一巴掌,其實已經讓她心死如灰了。

後來的逞強,只是覺得,還有兩次機會,殘留的不甘心在作祟罷了。

簡橙把日記本翻回第一頁,冰涼的指尖捏着薄薄紙張,往下一扯,整個撕下來,再撕成碎片扔進垃圾桶里。

她把整個日記本都撕碎,撕完,把家裡關於周聿風的痕迹全都消除。

其實沒多少東西。

她回國後,周聿風已經愛上了蔣雅薇,公寓他沒進來過,她扔的,都是她厚臉皮跟他要的禮物。

不貴重,比如他用過的打火機,比如街邊地攤上的一個布娃娃,比如他的鑰匙扣。

東西扔了就行,麻煩點的是牆上的照片,都是她幫他拍的。

她有一個相機,專門用來拍他,拍了一牆,單獨的相冊都有兩本。

全扔了,一個不剩。

清理完,簡橙又從床頭櫃的最底層翻出三個包裝精美,但有些顯舊的盒子,這是她臨回國時買的,用自己掙的錢。

給梅嵐的絲巾,給簡宏雲的鋼筆,給簡佑輝的手錶。

當初沒送出去,以後也沒送的必要。

連帶着周聿風的那些東西,全被她丟進了樓下的垃圾桶。

今天開始,她這一場幾乎貫穿了整個青春的愛情,終於毀滅。

親情,也終於徹底覆滅。

處理完這些東西,簡橙在沙發上坐下,發了會呆,她突然不知道要幹什麼,直到覺得口渴,才起身倒了杯水。

喝完,在原地站定,想接下來該幹什麼。

打掃衛生吧。

孟糖有公寓的鑰匙,也錄了指紋,開門進來的時候,簡橙正拿着拖把拖地。

聽到動靜,簡橙抬頭看過去,反應了一會才回神。

「糖糖?你不是出差了嗎?」

孟糖看見她的第一眼,眼淚嘩的一下落下來,用腳把門踢上,手裡的包落地,快步朝她走過來。

「寶貝,快讓姐姐抱抱。」

驕傲熱烈的簡橙,明明沒哭,卻好像,一碰就碎。

她要碎掉了。

來的路上,孟糖收到秦濯發的一個視頻,今晚簡家那邊發生的事,她大概知道了。

該死的周聿風!

……

潘嶼把車開進會所的院子,給周庭宴發了個消息,表示自己回來了。

包廂里牌局未散,周庭宴扔了牌先離場。

秦濯連着幾局被他喂牌,贏的身心愉悅,在興頭上,還想再玩幾局,就沒跟着他走。

車子啟動,周庭宴問潘嶼,「葯給她買了嗎?」

「買了,」潘嶼慢慢轉動方向盤,「簡小姐跟您說謝謝。」

周庭宴倦意沉沉的靠在后座,最近出差頻繁,睡眠不佳,剛才又喝了點酒,更覺疲累。

潘嶼說起第二件事,「我按着您的話,暗示了簡小姐,但是,她當玩笑聽了。」

周庭宴嗯了一聲。

在意料之中。

潘嶼朝後視鏡看一眼,斟酌言詞,小心翼翼道:「周總,您真的……要娶簡小姐?」

原是司機去送簡橙的,但周總讓他去送,又囑咐了兩件事,一是買葯,二是,跟簡橙說那些話。

他是震驚的,本來不敢問,但實在耐不住好奇。

周總的意思,明顯是想娶簡橙?

那……蘇小姐怎麼辦?

後面的話潘嶼是不敢問的,周庭宴也沒回答他剛才的問題,寂靜中,手機響了。

是周聿風打來的電話。

「小叔,是簡橙跟您告狀了嗎?」

周聿風把蔣雅薇送回家,又陪她吃了個宵夜後才看見周庭宴給他發的消息。

看到消息的第一反應,他覺得肯定是簡橙告狀了。

「小叔,簡橙說了雅薇的壞話對嗎?我已經答應會娶她,她還想我怎麼樣?」

今晚發生太多事,周聿風的語氣難免有點沖。

周庭宴的聲音平靜冷淡。

「周聿風,別太虛偽,你為什麼答應不退婚?心裏沒點數?簡橙只說要跟你解除婚約,一句沒提別人。」

他語氣輕蔑。

「你自己心虛,還要把髒水潑她身上?周聿風,你還算個男人?」

淡淡的嘲諷似無形的颶風,如利器一般割掉周聿風的遮羞布。

當初為什麼答應不退婚?

確實,是簡橙利用救命之恩求了小叔,小叔也確實找他了,但如果他堅持要退婚,小叔攔不住他,畢竟是他自己的婚姻。

只是那天,小叔跟他說了一句話。

「不退婚,2%股份,退婚,股份給簡橙作為補償,你自己決定。」

他確實愛上了蔣雅薇,確實想娶她,但哪個男人不愛權?

他雖是周家的少爺,雖然在周家的地位不算低,但股份還不如小叔的零頭多。

2%的股份,雖然遠遠達不到預期,但拿到了,他就能超過一直暗暗跟他較勁的堂哥。

所以他選了股份,選了簡橙。

因為女人才拿到的股份,太難以啟齒,有損顏面,也不想讓簡橙知道後拿捏威脅他,所以他誰也沒說。

他覺得自己沒做錯,但確實有些虛偽了。因為他拿了好處,就沒資格再談公平,畢竟沒人逼他。

周聿風不敢回懟,訕訕道:「小叔,你放心,我不會解除婚約的,我會娶簡橙。

「今晚是有些誤會,我剛才給簡橙打電話她關機了,可能沒電了。明天我就去找她,我會跟她把誤會解釋清楚。」

周庭宴沒耐心跟他繼續聊。

「明早八點,別遲到,否則後果自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