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精選篇章竹馬不留情面,我換做他小嬸氣瘋他 第4章_莉芙小說
◈ 第3章

第4章

第2章

生日別過了

今天是長盛集團董事長簡宏雲大女兒的生日。

眾所周知,簡家有兩個女兒,出類拔萃的大女兒簡文茜,刁蠻任性的小女兒簡橙。

簡家最受寵的就是大女兒簡文茜,每年生日都大辦。三十歲的生日宴,折騰的跟十八歲成人禮一樣隆重。

來的人不少,大多是腦袋上貼着「金錢」,「權勢」,「利益」標籤的商界人士,年輕的單身新貴居多。

意料之中的安排,目的不要太明顯。

簡文茜高學歷高顏值家世好,自身條件在天花板級別,偏偏各種光環加身的簡家長公主今年已經三十,至今單身。

她不急,簡宏雲夫婦着急。

這兩年的生日宴,都是想方設法的聚集各路門當戶對的單身新貴,與其說生日宴,不如說相親宴。

除了青年才俊,女賓也來了不少。

有代表家族來的名門淑女,有隨夫參宴的優雅貴婦,也有供大佬炫耀的娛樂圈美艷藝人。

男人聚集的場合,談生意,謀利益,攀交情,吹牛逼,拍馬屁。

女人聚集的場合,寒風冷冽的天氣中個個穿着頂奢品牌的春夏款,秀着玲瓏曲線魔鬼身材。

有事業心的拓展人脈,虛榮心昏頭的炫耀男人,來釣魚的物色有錢人。

無聊的三五成群,躲犄角旮旯嗑瓜子聊八卦。

「嘖,你看看那簡文茜,招蜂引蝶,鼻孔都朝天,嘚瑟什麼啊,就是一養女,還真以為自己是長公主了。」

「啊,簡文茜是養女?」

「你不知道?你不是江榆本地人?」

「我是,但我從小在國外長大,剛回國不久,簡文茜真是養女啊?」

「簡家三個孩子,大兒子簡佑輝和小女兒簡橙是親生的,簡文茜是收養的。」

「聽說簡文茜的生父死於一場倉庫火災,後來她媽怎麼死的不知道,反正她成了孤兒後,簡家就收養她了。」

「簡家為什麼收養她?」

這個問題知道內情的人不多,旁邊剛嘗了口蛋糕的某名門小千金搶着發言。

「這個我知道,簡文茜親爹是簡伯伯的同學,簡伯伯繼承家業後,簡文茜親爹就跟着他干,是他的左膀右臂。關係好,感情深,簡伯伯覺得簡文茜可憐就收養她了。」

話落,有人唏噓。

「那簡家對這養女也太好了吧,聽說簡宏雲這些年重點培養兒子和簡文茜,兩人畢業就進了長盛。就簡橙沒去,聽說自己在創業,搞了個攝影工作室。」

「簡宏雲老婆平時出門也只帶着簡文茜,提到女兒都是說簡文茜怎麼怎麼優秀,很少提到簡橙。」

「誰讓簡文茜優秀呢,而且簡文茜十二歲就進了簡家,養了快二十年了,跟親生的沒差別。」

「也怪簡橙自己不爭氣,刁蠻任性的小公主,除了那張臉還有什麼?」

「有臉還不行啊,憑着那張臉早早拿下周家少爺,馬上就是周家少奶奶了,多厲害啊。」

「就是,簡文茜在簡家再得寵又怎麼樣,簡橙嫁進周家了啊,周家什麼地位?一般人攀不上,你別看今天來的權貴多,沒一個比得過周聿風的身份。」

「確實,簡文茜想要比簡橙嫁得好,除非,嫁給周家的那位。」

周家的那位。

沒提名字,嗑瓜子的小姐妹們卻默契的同時想到一個人。

「你是說……」

砰——

「啊!」

大廳內突然響起一道尖銳刺耳的撞擊聲,伴隨着一道驚恐萬狀的女聲,眾人皆下意識尋聲望去。

這一瞧,全愣住。

……

簡橙今晚沒想鬧的。

沒心思鬧,車上被周聿風的無情扎了幾刀,疼的不想搞事,只想吃吃喝喝,用食物填補心裏的血窟窿。

而且拿人手短,她收了梅女士的錢,再鬧就不厚道了。七位數,今晚怎麼著都得給點面子。

結果呢,她不惹事,偏偏事來找她。

周聿風被一群人圍着敬酒,簡橙被梅嵐拽走當工具人,當著眾人的面,跟簡文茜演了一出姐妹情深的戲。

戲演完,她看一眼正跟人相談甚歡的周聿風,知道他還得一會,就轉身去了二樓,準備回房間躺一會醒醒酒。

剛才喝了好幾杯,有點上頭。

拐進洗手間的時候,正好有人從裏面跑出來。簡橙剛要躲開,肩膀就被人用力撞了下,往後踉蹌兩步扶着牆才堪堪站穩。

啪——

白色滿鑽的方塊手拎包掉在地上,拉鏈是開着的,裏面的東西散落一片。

簡橙揉着肩膀垂眸,目光落在腳邊晶瑩剔透的祖母綠耳環上。

第一眼就覺得這耳環熟悉,正要彎腰撿起來,有一隻手先一步把耳環拿走了。

簡橙抬頭看過去,愣住。

「蔣雅薇?」

突然看見情敵,簡橙第一時間想起了周聿風,周聿風帶她來的?

這念頭剛起又被她否定。

不可能,周聿風把蔣雅薇保護的非常好,外人不知道他們的關係,這種場合,他不可能把蔣雅薇帶過來。

因為這裡有她。

如今她在周聿風眼裡就是惡毒的蛇蠍女人,周聿風怕她欺負蔣雅薇,怕蔣雅薇受委屈,不會帶她來。

蔣雅薇在她愣神的間隙,已經把地上的東西全塞進包里,拿着包站起身,把緊握在掌心的耳環也放進去,然後才回她的話。

「文茜姐邀請我來的。」

簡橙這時候才想起,簡文茜和蔣雅薇是大學校友,兩人關係處的不錯,簡文茜的生日請蔣雅薇過來,似乎,合情合理。

「你……」

「我還有事,先走了。」

簡橙才剛剛開口,蔣雅薇已經拿着包往外跑,腳步匆匆,似乎真有什麼急事。

簡橙瞧着她的背影,沒追上去,她是要找蔣雅薇好好聊聊,但不是今天。

從洗手間出來,簡橙回房間玩了兩把遊戲,第三把剛開局就有人敲門。

今晚手氣不好,前面連輸兩把,心情正鬱悶,踩着拖鞋氣沖衝去開門。

來的是保姆張姨。

見小公主臉色不郁,張姨不敢多逗留,一口氣把話說完。

「大小姐的耳環丟了,夫人讓我上來問問您,您看見了嗎?」

耳環?

簡橙慢慢眯起眸子,突然問了一句,「祖母綠的耳環?」

張姨忙點頭,「是,是祖母綠的,是夫人送給大小姐的生日禮物。

「說是老太太留下的,太貴重了,大小姐今晚都沒捨得戴。

「剛才,大小姐的裙子沾了酒,換了衣服,夫人說那衣服跟耳環很配,大小姐這才準備戴上,誰知道打開盒子是空的。」

老太太留下的。

簡橙總算知道,落在腳邊的那個耳環為什麼會讓她有種熟悉感了。

那是奶奶留下的,一個耳環,一個手鐲,簡家祖傳下來的,稱得上古董了。

奶奶彌留之際囑咐梅女士,「手鐲你傳給兒媳婦,耳環給橙橙留着。」

梅女士說,等她結婚的那天給她戴上。

現在,梅女士把耳環給了簡文茜。

簡橙跟着保姆下樓時,簡文茜因為丟了耳環正傷心,梅嵐攬着她的肩膀輕聲安撫着,抬頭看見簡橙,忙開口問:

「耳環呢?」

略帶質問的聲音,像是認定簡橙拿了耳環。

簡橙漫不經心的瞥一眼簡文茜旁邊的蔣雅薇,對上她心虛的目光,沒什麼表情地勾了下唇,轉頭先跟梅嵐確認。

「奶奶留下的那個?」

見梅嵐點頭,簡橙朝蔣雅薇抬抬下巴。

「半個小時前,你在洗手間撞到我……是你自己拿出來,還是我幫你?」

蔣雅薇面色一變,驚呼了聲,「簡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意思我偷了文茜姐的耳環嗎?」

周圍的人本來忙着結交攀談,注意這邊動靜的人很少,但蔣雅薇這突然的一嗓子,尖銳且激動,很快惹來不少目光。

被人圍在中間的周聿風也聽到了。

跟着看熱鬧的一群人走過來時,蔣雅薇正竭力自證清白,把包的拉鏈打開,翻過來,包里的東西落了一地。

地上沒有耳環。

「簡小姐,我知道我身份低微,比不上你們尊貴,但我也有自己的骨氣,不是我的東西我不會覬覦,更別說偷了。」

蔣雅薇是甜美長相,清瘦嬌小,綴滿珍珠的淡紫色晚禮服曲線保守,襯出幾分鄰家女孩的素雅。

此刻她眼眶通紅,蒼白的臉微微向上抬着,脊背挺得很直,眼角的屈辱和脆弱無聲控訴着簡橙。

簡橙是濃顏美女,五官精緻艷麗,身姿高挑,她今晚的禮服是梅嵐選的,來到簡家才換上的,跟簡文茜是姐妹款。

恰好也是一襲紫色,與蔣雅薇的保守寡淡不同,她是設計感極強的煙灰紫長裙,露肩收腰,曲線凹凸有致,妖精一樣,性感嫵媚。

一個嬌小脆弱的鄰家女孩,一個冷艷高貴的富家小姐。

此情此景瞧着,怎麼看都像簡橙在欺負蔣雅薇。

尤其是簡橙臉上那不屑一顧的嘲諷,和高高在上的睥睨倨傲,襯得蔣雅薇更顯楚楚可憐。

兩人的僵持中,蔣雅薇再次抿着唇開口,「要搜身嗎?」

很屈辱,但簡文茜說了,這是唯一能讓簡橙和周聿風徹底決裂的辦法。

所以,蔣雅薇願意拼一次。

她顫着指尖把裙子往下一拽,左邊的肩膀露出來,露出大片潔白光滑的皮膚。

周聿風就是這時候衝出來的。

他脫了西裝外套給蔣雅薇披上,牽着她的手往後一拽,完完全全護在身後,俊顏染上怒色,凌厲的目光掃向簡橙。

「簡橙,你不要太過分!」

簡橙緊盯着他牽住蔣雅薇的那隻手,眉頭皺得緊,無語。

「我過分?我幹什麼了?我就說了一句實話,她就激動的自己翻包,自己脫衣服。」

簡橙指着地上的包,「我看見的時候,她包里確實有個耳環,我沒說謊,家裡有監控。」

她是在洗手間門口被蔣雅薇撞到的,監控的角度看不全,但是能看到一點。

簡橙讓人去調監控,簡文茜這時候站出來,說家裡的監控昨天壞了,還沒找人過來修。

這麼巧?

簡橙忽的轉頭看向她,犀利的目光帶着審視。

簡文茜像是沒看到她的質問,笑的溫柔大度。

「橙橙,那副耳環是媽送我的生日禮物。

「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歡,從小到大,你喜歡的東西我都會讓給你的,耳環你喜歡就拿去吧,別冤枉一個無辜的人。」

梅嵐剛才已經開始懷疑蔣雅薇了,這會兒聽到簡文茜這話,想起那耳環的來歷,又覺得簡橙拿走的可能性比較大。

「簡橙,那耳環跟你姐姐很搭,我會再給你買一個,你別胡鬧了,把耳環還給你姐姐,再給雅薇道個歉。」

簡橙的目光掠過眾人,直直望向周聿風身後的蔣雅薇,瞧着她淚盈盈的模樣,冷笑了聲。

果然,會哭的孩子有糖吃。

偏偏,她自小就不愛哭。

耳邊的指責在繼續,議論聲此起彼伏,簡橙招手,從侍者手中要來一杯香檳,朝着簡文茜的方向狠狠砸過去。

敢算計她。

行啊,生日別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