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都市:開局成為金仙 第8章_莉芙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吃過飯,李琦順便在酒店訂了一個豪華套房,5800多一晚。

放在以前是不可能住這麼貴的房間。

現在嘛!

無所謂了!

下午,李琦在上滬這邊玩了一圈。

大學和研究生生涯,李琦對上滬可以說非常了解。

上滬大部分景點都去過。

所以只是轉一圈,吃吃轉轉打發時間。

晚上回到酒店,在房間的落地窗前,俯瞰上滬的夜景,也是非常漂亮。

這是他以前沒有見過的景色。

睡覺的時候,也將今天的一些照片發了出去。

在房間里俯瞰上滬夜景的照片是重點。

一個九宮格還有點不夠用,只是選了幾張。

基本都是景色,沒有李琦自己。

李琦身高顏值都不算差,一米八的身高,顏值小帥。

特別是成為金仙后,氣質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有實力、有能力、更加自信,然後那種『世人皆醉我獨醒』,畢竟全世界就他一個金仙……有種孤獨的感覺,又有遊戲人間、到處浪的想法。

給人的感覺很奇怪。

反正就是讓人印象深刻。

李琦從小就不喜歡拍照,翻他的朋友圈……很少有他出鏡的照片。

一個九宮格發出去。

很快收到了一堆點贊。

父母、妹妹、同學、同事。

妹妹李莉發了個留言:「哇~老哥,你這是發財了?!」

老媽點贊之後,順手催婚:「女朋友呢?一個人玩,看到那些成雙成對的,不會難受嗎?」

好傢夥,老媽催婚都這樣了嗎?

想想李琦現在也快26歲,還沒有女朋友,老爸和老媽還是很着急的。

據說老妹都有男朋友了?

扎心!

一些同學、同事點贊,也有留言。

證券公司那邊,李琦剛剛辭職,不少同事點贊留言。

哪怕李琦發的照片沒有定位地址,從照片中也不難看出,李琦是在宏盛大酒店。

能俯瞰上滬夜景的酒店很多。

能看到人民公園、南步行街、大劇院這些地方的高層酒店不多。

宏盛大酒店算是一個。

閑聊了一會兒,不少人知道李琦已經離職。

李琦研究生出來後加入了一家國內大型證券公司。

他辭職,有些同學就知道了。

然後李琦在朋友圈回復了一些留言,老爸老媽、妹妹那邊也知道他辭職。

沒一會兒,來自老媽的視頻就彈了過來。

「怎麼就辭職了呢?失戀了?!」

「我的老媽,我都沒談戀愛,哪裡來失戀?」

李琦看着視頻里的老媽也是感到一陣無奈。

你問我為什麼辭職就問嘛……為什麼會覺得我是失戀才辭職的呢?

果然,李琦的媽媽劉琴順勢問道:「不是失戀,在證券公司做得好好的,為什麼辭職啊?」

確實,做得好好的,一般不會辭職。

作為國內大型證券公司,工資目前不算非常高。

但隨着職位提升,薪資待遇福利各方面都會提升。

還是很不錯的。

加上李琦之前也和父母說過,再干半年左右,明年就考個CFA證書就能升職。

現在他卻辭職了?

CFA特許金融金融分析師,是要求2年全職工作經驗的。

現在辭職後,要考這個證書有些麻煩的。

只是李琦的父母不知道,哪裡還有心情考CFA證書啊?

「最近賺了點小錢,到時候回去跟你們說,我這段時間準備出去旅遊一圈……你們二老要去嗎?我出錢!」

李琦的父母都是國企員工,社保醫保都已經買滿了。

前年工廠搬遷重新簽訂合同,他們沒有選擇重新簽合同,拿到一筆賠償離開公司。

算是退休了,只不過還沒到領取養老金的年齡。

加上李琦這邊……還沒有給他們弄個孫子、孫女出來,二老則是繼續在廣市那邊工作。

剛好李琦的妹妹也在那邊中大讀書,剛剛畢業進入一家上市公司工作。

視頻里,李琦的父母根本沒一點興趣:「哪有心情去旅遊,你要去就去吧,看看能不能帶個女朋友回來……」

「沒事就這樣吧,我要洗洗睡了!」

李琦聽到『女朋友』三個字就腦殼痛。

他父母也知道,沒有再多說什麼,叮囑了幾句注意安全之類的便掛斷了視頻通話。

兒子都26歲,有自己想法、自己的規劃。

為什麼辭職?

賺了一筆錢是多少?

二老都沒多問。

對於兒子他們還是很放心的。

晚上美美睡了一覺。

第二天一大早,吃了酒店準備的早餐,乘坐酒店安排的專車直接去機場。

5000多一晚的套房,不是沒有貴的道理。

打印登機牌,過安檢,抵達航站樓等待。

李琦將時間計算得差不多。

這時候距離飛機起飛還有半個小時左右,馬上就要開始檢票。

拿出手機,拍下機票的照片發到微訊朋友圈:「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程……」

真的是說走就走!

上學、上班那會兒,就幻想過想要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程。

奈何根本沒時間。

要上班,還要準備考CFA資格,根本不可能去旅遊。

現在,終於有機會了。

「這麼熱的天去崖州?」

「羨慕啊,我們還在拚命工作呢……」

「李琦聽說你辭職了,準備做什麼?」

「實名制羨慕……」

「還是羨慕李琦,說辭職就辭職,說旅行就旅行……」

同學、同事都先後留言。

毫無疑問,都表示羨慕。

李琦這個年紀,同學大部分都工作,有的孩子都打醬油了。

不少人是房貸壓力、車貸壓力,還要養孩子。

哪裡有時間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遊?

不僅僅是時間不允許,錢包它也不允許啊。

李琦表示:「天氣還好吧,崖州四季天氣都差不多,冬季過去避寒比較適合而已!」

「糖糖可以來偶遇啊!」

「剛剛辭職,成無業游民了,求富婆包養!」

「哈哈,我就不忽悠你們辭職了。」

「……」

李琦和幾個同學閑聊了幾句。

沒有忽悠其他同同學辭職,最多就是嘴上說說而已。

而且大家都是成年人,不可能因為李琦幾句話就說辭職的。

如果真的有同學到崖州來個偶遇,那也不錯。

很快,廣播通知檢票登機。

李琦的行李都放在隨身空間裏面,拿着手機檢票後直接登機。

盲盒機票肯定不是什麼頭等艙,普通經濟艙。

上滬飛崖州,歷時三個小時左右。

在飛機上略顯無聊的度過了三個小時。

中午的時候,飛機在崖州機場降落。

從機場出來,酒店的車已經聯繫他,在停車場這邊等候。

如今互聯網發達,去哪裡都很方便。

機票訂下之後,李琦就聯繫酒店預定好房間,酒店也安排司機過來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