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大唐:讓你修仙,你把江山打下來了?全文 第5章_莉芙小說
◈ 第4章

第5章

修鍊其實是非常耗費資源的,不然修仙界里的那些散修為什麼不如宗門弟子呢?哪怕是一個三流宗門裡的弟子也比散修要過得滋潤,就是這個道理。

想着想着,天就亮了,李二牛這時候也來了,他一進院子就哈哈的笑了起來。

「李雲,咱們是不是該去河裡抓……」他的話剛說一半,就被李雲給打斷了。

就聽李雲說道:「你再大點聲,乾脆讓全村的人都知道算了。」

「呃……」

李二牛頓時就啞了火,他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說道:「嘿嘿,我光顧着高興了。」

李雲白了這傢伙一眼,也沒多說什麼,因為李二牛就是一個憨厚的傢伙,沒有什麼心眼,有的時候簡直憨的可愛。

「今天不去抓魚了,咱們去山裡轉轉,看能不能打點野味回來。」李雲說道。

李家村背靠秦嶺,這山裡的野獸還是有不少的,當然了,猛獸也有不少,就比如老虎,豹子等。

「啊?去山裡?沒搞錯吧?這山裡可是有老虎的。」李二牛說道。

「沒搞錯,就是去山裡,再說了,咱們就是在外圍轉轉,不深入就是了。」李雲說道。

李二牛想了想點點頭,「那行吧,先說好了,不深入,一旦遇到老虎,那我們可就完了。」

李雲點點頭,而後,兩人就出了門,朝着村子南邊的大青山走去。

……

另一邊,太極宮內,李世民已經是焦頭爛額了,自己的女兒掉進了河裡,到現在都還沒有消息,又有關中大旱,餓殍滿地的事情鬧心,他心裏現在憋着一肚子的火。

「刑部尚書李靖何在?」李世民坐在甘露殿內,一臉苦逼的看着底下的群臣問道。

「臣在。」李靖起身,從案幾後面站了起來,面向李世民躬身道。

李世民問道:「這都兩天了,可有東陽的消息?」

「回陛下,臣,並無東陽公主的消息,不過,臣已經下令,讓河東大營的軍士全部出動,沿河尋找了。」李靖回道。

「難道,一點線索都沒有嗎?」李世民不死心的問道。

李靖額頭上出了一層毛毛汗,他一抱拳單膝跪下說道:「臣無能,並沒有發現任何線索,還請陛下責罰。」

李世民撫摸了一下額頭說道:「罷了,此事也不能怪你,起來吧,繼續全力尋找,一定要找到東陽,不惜一切代價!」

「臣,遵旨。」李靖起身,坐回了原位。

李靖現在還沒有封爵,他最高的官位只是刑部尚書兼太子左衛率,真正封爵是在貞觀四年,他打敗了東突厥,因軍功而得封衛國公的。

「輔機兄,從河南道調運的糧食何時抵達京城?」李世民問道。

輔機是長孫無忌的表字,這裡是內朝,不是正式的大朝會,所以沒那麼多規矩,李世民基本都是直呼其名,以示親切!

長孫無忌出班,「啟奏陛下,運糧隊伍已經抵達陝州府了,預計還有五天,就能抵達長安。」

李世民點了點頭說道:「好,等糧食一到,就立即加開粥棚,此外,派出五百千牛衛,去災民的聚集地駐守,以防災民鬧事!」

「啟奏陛下,臣以為,應該再從其他各州府調運糧食過來,再往後,災民只會越來越多。」李孝恭這時候站了出來說道。

「王兄何出此言?」李世民問。

李孝恭躬身道:「陛下,關內道大旱,各州府的災情十分嚴重,往後,會有更多的災民朝長安匯聚,還請陛下早做打算!」

李世民想了想點點頭說道:「王兄言之有理,輔機兄,此事,就交由你負責。」

「臣,遵旨。」長孫無忌躬身。

「房愛卿,杜愛卿,如今關中大旱,你們二位有何良策?」李世民問道。

杜如晦出班說道:「陛下,臣已從江南道調撥了糧食,只是,這路途遙遠,一時還無法抵達長安,所以,還請陛下下旨,從國庫撥付,以解燃眉之急。」

李世民一下子就犯難了,國庫里的糧食已經捉襟見肘了,要是再拿出一批糧食出來,那軍隊可就要餓肚子了。

「呃……這個,房愛卿,你有何良策?」李世民問。

房玄齡也是一臉的苦澀,他有個毛的良策?又不是神仙,也不會憑空變出糧食來。

「臣也附議!」房玄齡躬身,一句話就把李世民的話給堵了回去。

李世民撓了撓額頭說道:「呃,好吧,那就把國庫里的軍糧拿出來,先填補一部分的糧食空缺,待江南道的糧食到了之後再入國庫!」

……

山裏面,李雲腰間別著一把菜刀,手持一根手腕粗的尖木棍,在密林里穿梭,他們一邊尋找野兔野雞留下來的痕迹,也一邊在尋找藥材。

李二牛說道:「李雲,咱們是不是該回去了?藥草你不是已經找到了嗎?而且,也安置了不少的陷阱機關,要是再往前走,那就進入危險區域了。」

「沒事,咱們再往前走一段看看,這外圍的樹林子都已經被蝗蟲啃禿了,哪還有什麼獵物啊?」李雲道。

李二牛有點小緊張的說道:「可是,這林子里據說有猛虎,萬一咱們要是遇到了,那可怎麼辦?到時候,想跑都難。」

他的話音剛落,一頭近兩百斤的野豬就從林子里猛衝了出來,那長長的獠牙看着都讓人膽寒。

「我去,快跑啊!」李二牛二話不說就拽着李雲要跑。

可是李雲卻嘿嘿一笑,他一把甩開了李二牛的手,而後,身形一晃,舉起手裡的尖木棍,朝着野豬的腦袋就扎了下去。

這一擊勢大力沉,李雲運轉功法,把體內不多的真元全都灌入了木棍之中,再加上木棍的一頭被李雲用菜刀削的尖銳無比。

這一傢伙下去,就聽噗呲一聲,木棍就將野豬的腦袋貫穿了,野豬一聲慘叫,摔倒在了地上。

李二牛都看傻眼了,李雲也沒管他,直接走了上去,抓住了**野豬腦袋的木棍,然後就拔了出去。

野豬的腦袋被洞穿,已經死透了,鮮血順着那道傷口流了出來,一時間,樹林子里血腥味瀰漫。

李雲踹了踹還在發傻的李二牛說道:「行了,別愣着了,這裡血腥氣瀰漫,保不準就會引來老虎或者是豹子,所以,這裡已經不能久留了,趕緊帶着這頭野豬離開這裡!」

不是他干不過老虎和,豹子,而且因為有李二牛這個拖油瓶在,他現在才鍊氣一層,還不是大能。

李二牛聽到李雲的話,反應了過來,他趕緊點頭說道:「對對對,趕緊抬着野豬走,這裡太危險了。」

於是,李雲就跟李二牛抬着野豬迅速的離開了此地。

山路不好走,但是兩人卻不敢停留,這個時代的秦嶺太危險了,這裏面,叢林茂盛,而且,時常還有老虎,豹子出沒。

就憑李雲現在的修為,根本就干不過,再說了,他也已經打到了一頭近兩百斤的野豬。

兩家平分,那麼也夠他們吃一段時間了,所以,還是沒有必要再去冒險!

兩人是一路急行,半個小時後,終於是走出了樹林子,來到了大路之上。

他們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同時,也哈哈大笑了起來。

今天他們可謂是收穫滿滿,突然,李二牛看着李雲問道:「李雲,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剛才你的那招叫什麼名堂?看着好厲害啊。」

李雲笑着瞎掰道:「哦,那是我瞎琢磨出來的,整天抱着兩本破書看有啥意思?所以,我沒事的時候就喜歡瞎琢磨,沒想到今天居然還用上了。」

李二牛聽到李雲的解釋。立馬就不幹了,他用一種你他娘騙傻子的表情看着李雲說道:「你看我很像傻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