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古埃及,法老咋瘋狂迷戀我?全文 第9章_莉芙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莫莉微笑着婉拒了男子的邀請。男子只能搖着頭去尋找其他的女子。

這時候,旁人又遞過來一杯啤酒。這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大叔,看起來很是熱情。

莫莉微笑着接過啤酒,小酌了兩口,那大叔一看,向她示範着喝了一大口,意思是,喝啤酒哪有小口小口的喝的。

莫莉笑了笑,將手中的啤酒一飲而盡,獲得了周圍的人的喝彩。

舞會上陸陸續續有人加入,也陸陸續續有人離開。唱歌、跳舞、詠詩,莫莉也沉浸其中,暫時忘記了回家的煩惱。

隨着周圍的男男女女,成雙成對地漸漸離去,幾杯啤酒下肚的莫莉視野也變得開始模糊。

這時候,眼前迷迷糊糊出現一個男人的身影,一步步地向自己靠近。

那男人見莫莉不太清醒,乘機將手放在了她的腰身上,見懷中這個絕色的人兒意識不清,那男人的另一隻手竟往莫莉的衣襟伸去。

幾乎是同一時間,另一隻男人的手抓住了這個猥瑣的男人慾行不軌的手,並順勢奪過了他懷中的莫莉,一隻腳將猥瑣男踢得一個踉蹌,猥瑣的男人本不服氣。

這是自己先看到的獵物,怎麼還有人這麼不懂規矩?

但當他看清面前的衣着華貴的少年時,瞬間就蔫了。

眼前這個少年,身着着貴族特有絲綢衣袍,上面用金線綉着蓮花,腰身的腰帶上,裝飾黃金的葉子。

重要的是,少年的身邊站着幾名身着盔甲的侍衛,而且這些侍衛全副武裝。

明眼人都知道,這個少年,絕對不是自己惹得起的人。

那猥瑣男人見形勢不對,立即連滾帶爬地跑了。

少年專註地看着懷中的人兒,她此刻微微閉着雙眼,臉頰上泛起兩抹紅暈,輕薄的衣着能夠讓他明顯感受到她的曲線,比起昨日在阿努比斯神廟的樣子,倒是有了另一種味道。

良久,他輕輕地拍打了幾次莫莉的小臉,莫莉終於睜開了雙眼,卻感覺自己在一個溫暖寬厚的臂膀里。

莫莉此時身上帶着酒氣,人雖然醒了,但酒還沒有醒。

她懵懵懂懂地抬起頭,眼前出現了一個令人心馳神往的少年。

順着金棕的長髮往上望去,輪廓分明的下巴,紅紅的唇瓣,高挺的鼻樑,厚厚的眼線、深邃的棕色眼眸,再配上淺麥色健康的皮膚。

莫莉吐着酒氣,嘴裏冒出的第一句話是:

「真美啊。」

「你忘了東西。」少年開了口,聲音低沉又乾淨。

「忘了東西?忘了什麼東西?」莫莉的語氣充滿了好奇和困惑。

她伸手去觸摸少年的臉龐,試圖更加近距離地欣賞他的容顏。

然而,少年卻將頭微微後仰地躲開了她的觸碰,順勢鬆開了抱着她的另一隻手。

莫莉撲了空,側着身子倒在了柔軟的沙地上。

莫莉不禁感到一陣微痛與失落,她愣住了片刻,她迷離地抬起頭看着少年,眼中閃過一絲迷茫和無措。

「咦?阿里亞,你怎麼長這麼高了?」

少年內心閃過一絲不滿。

自己千辛萬苦跑到這兒找到了這個女人,本想聽聽她那日為何出現在神廟,為何說出自己曾經只在內心對阿努比斯神說過的話語。

沒想到,她,竟然是一個酒鬼!

看來,今天是什麼也問不出來了。

「爸爸媽媽,你們還好嗎?」

「莫莉,好想你們啊。」酒醉的莫莉嘴裏繼續說著胡話,淚水奪眶而出。

本欲轉身離去的少年感受到了莫莉內心的脆弱,她的話語中透露出對親人的思念,他的目光轉而又變得溫柔。

少年輕輕地蹲在莫莉的身旁,用溫暖的手掌拍打着她的肩膀,試圖給她一絲安慰。

莫莉感受到少年的溫度,淚水止不住地湧上眼眶。

而下一秒,她卻又一把撲向了少年。

一旁的侍衛見狀,立即做了個拔劍的動作,準備保護少年的安全。

然而,少年卻輕輕地搖了搖頭,示意侍衛們不必動手。

他的眼神中滿是溫柔,彷彿在告訴侍衛們,這個女人並不會對他造成威脅。

侍衛們意會道後立即收起了武器,目光回到那個異國女人身上,只見這個女人正用她的臉頰磨蹭着少年的手腕,就像一隻小貓般在尋求一絲安慰和親近。

此刻的少年臉上帶着微笑,靜靜地陪伴着莫莉。

而終於得逞的莫莉,磨蹭着少年的手腕,甜甜地睡了去,還時不時咧着嘴,笑着,露出自己可愛的小虎牙。

一旁的侍衛獃獃地看着少年,在他們的護衛生涯中,他們從未看過少年如此親近一個人,特別是,一個女人。

少年看着熟睡的莫莉,彷彿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曾經,年幼的自己也時常被父親牽着手,站在阿瑪納城的城牆上,俯瞰着阿瑪納城的宏偉建築和漫漫無際的黃沙。而自己的臉頰,正好貼在父親的手腕上。

「我的孩子,看,這是你的城池,這是你的臣民。」

「孩子,你是圖坦卡吞,是阿吞神的化身。答應我,守護好埃及。」

「孩子,對不起,有些事,我可能錯了。」

「孩子,記住,不管你是圖坦卡吞還是圖坦卡蒙,埃及,只能有一個王!」

「再見了,我親愛的孩子。」

……

父親已經離開十年了,而如今的自己,甚至,都不能在公開的場所祭拜自己的父親。

***

良久,莫莉迷茫地睜開雙眼,伸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打了一個哈欠,伸了一個懶腰,才注意到身旁冰冷的目光。

轉過身,一張熟悉的俊臉出現在面前。

真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得來全不費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