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古埃及,法老咋瘋狂迷戀我?全文 第7章_莉芙小說
◈ 第6章

第7章

火紅色的太陽掛在天邊,站在寢宮露台邊的少年法老,自上而下俯瞰着底比斯的街景,似乎是在尋找着什麼。

搖曳的燭火投映在寢宮牆壁上精美的壁畫上,黃金打造的傢具和陳設將寢宮裝飾地富麗堂皇。

王后安克珊娜蒙在一旁為法老挑選着奧皮特節活動的裝束,她的餘光時不時地瞥向法老,她的丈夫,也是她的哥哥。

今天的法老好像有什麼心事?

聽說法老去了阿努比斯神廟,看來他還是想念父親啊。

父親去世的時候自己還很年幼,只是從母親的口中得知,父親是一個偉大的法老。

而她無比確信,她的丈夫,也將是一名偉大的法老

「父親會以你為傲的,親愛的。」安克珊娜蒙手裡拿着挑選好的項鏈及配飾,遞到圖坦卡蒙面前說道。

她今天穿着素色的絲質長袍,頭戴金冠,脖頸修長,腰肢纖細。十五歲的她,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

她本就是一副精緻的美麗容貌,在燭光下顯得格外的嬌艷欲滴。

「謝謝你,親愛的妹妹。」圖坦卡蒙微微頷首,伸手摸了摸她手裡的配飾,項鏈是由各色寶石和黃金打造製成的,在這炎熱的傍晚,觸摸起來的手感冰冰涼涼的,看起來華麗無比。

他知道妹妹喜歡各色寶石,也精通飾品的搭配,自從妹妹懂事以來,重要活動的服飾穿着,都是出自妹妹之手。

圖坦卡蒙的目光又掃向了一旁的高大的祭司頭冠和服飾,節日禮服很華麗,上面用金線綉着上下埃及女神的翅膀,寓意着法老作為上下埃及之王,受到上下埃及女神的庇佑,也宣誓着,法老的權威。

可是這些華麗的各色寶石和黃金,卻又像是為自己打造的千金重的枷鎖一般。

「親愛的,你今天怎麼了?」

安克珊娜蒙注意到法老的神情不太對勁,便試探性地提議道,「要不要換一套服飾?」

「不用了,就這套吧。」

聽到法老的話語,安克珊娜蒙又檢查了一遍服飾,並叮囑了一旁的僕人,讓他們小心保管,明天,就是奧帕特節了,絕對不能出任何的岔子。

「是」侍女頷首,退出了寢宮。

等到侍女離去,偌大的寢宮裡只剩下了法老和王后。

窗外的夜色越來越濃,室內的燭火映照着兩個年輕人的身影。

安克珊娜蒙輕輕握着拳頭,踱步到了法老的面前,嬌羞地對圖坦卡蒙說:「夫君,要我服侍您沐浴嗎?」

燭光搖曳,圖坦卡蒙的目光掃向了他的王后,她的妹妹。

空氣似乎安靜了,安克珊娜蒙的眼神變得期待:我已經十五歲了,我已經,可以侍寢了。

可是下一秒,圖坦卡蒙的目光又回到了方才的樣子,繼續俯瞰着底比斯:

「不早了,妹妹,早點休息吧。」

……

經過一夜的休整,莫莉已經調整好了心態。

看來回去的機關不在阿努比斯神廟,哎,就當自己來體驗古埃及的深度游吧。也許時機到了,自己就回去了。

一大早,阿里亞便將母親只有在盛大節日里才穿的衣裙拿了出來,還有母親的化妝盒,遞到莫莉的面前,說:「莫莉姐姐,我們去城裡玩吧,今天會非常熱鬧。」

莫莉接過衣服和盒子,向阿里亞點了點頭:「謝謝。」

阿里亞乖巧地走出房門守在門口,莫莉在房間里換好了衣服,並用阿里亞母親的化妝盒,給自己畫了一個淡淡的妝容。

薄薄一層脂粉,眼線不算厚重,卻突出了莫莉眼睛本身的神采。

阿里亞母親的這件衣裙,與平日的棉麻粗布確實不一樣,裙擺處別出心裁地用幾片輕薄的材料,讓裙子呈現出了一種飄逸的感覺。

當莫莉走出房間的時候,阿里亞忍不住驚呼:「天哪,你真漂亮。莫莉姐姐。」

莫莉聽着阿里亞的讚歎,心裏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是母親的衣服漂亮,你看,雖然沒有華麗的裝飾,但這件衣服的剪裁卻十分新穎,而且領口的睡蓮裝飾,與其他人的是那麼的不同。」

「對,母親生前是一名裁縫,可惜……莫莉姐姐,我們去慶祝節日吧。」想到母親,阿里亞強忍住淚水。

莫莉也知道觸及了阿里亞的傷心事,隨後拉着阿里亞的手往城裡走去。

一路上,阿里亞給莫莉介紹着奧皮特節。

奧比特節中,人們會跟隨法老和阿蒙神像一起遊行,從卡納克神廟開始,一直走到底比斯南岸的盧克索神廟為止。

這也是市民少有的,能近距離接觸法老的場景。

在法老主持了祭祀活動後,僧侶們會將阿蒙神像送回卡納克,這時候,底比斯的居民便可以向神廟內的神問卜、祈願,活動結束後,神廟的僧侶們,還會向居民發放麵包、啤酒和其他食物。

能見到法老?莫莉心裏想着,也就是說,她今天能夠見到少年法老圖坦卡蒙。

不是博物館中的乾屍木乃伊,也不是現代技術進行的復原圖,而是,活生生的人!

想一想還真是讓人激動呢。莫莉不自覺地加快了步伐,她今天,一定要看看法老的真人!

越是往主道上走,人越來越多,大家都等待在卡納克神廟連接盧克索神廟的大道上,等待着法老與神像。

莫莉與阿里亞選了一處稍微高一點的土坡,這樣可以看得更遠。

隨着一聲聲歡呼,從卡納克神廟的方向,巨大立柱的中間,遠遠走出來一隊人。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群士兵,他們身穿華麗的戰袍,手持閃爍着寒光的銅劍和長矛。

士兵們的步伐整齊劃一,英武的面容透露着一股無可侵犯的威嚴。

在士兵們的後方,是一隊身着米色長袍的祭司。他們佩戴着金色的頭飾,手中拿着象徵神聖的銀杖。祭司們面容莊嚴,目光堅定,彷彿身負重任,肩負着聯繫神明與人的重要使命。

緊隨祭司們後方,是一列拖着巨大木車的奴隸。這些奴隸身着破舊的衣物,滿臉勞累和疲憊之色。他們艱難地拉着木車向前行走。

他們的前方,巨大的阿蒙神像莊嚴地承載在木車上,被華麗的金線裝飾所點綴。神像高大無比,栩栩如生,彷彿要躍然而出。

莫莉向阿里亞問道:「這些拉車的人是奴隸嗎?」

阿里亞說:「是的。他們不敬畏我們的神靈,所以法老懲罰他們拉着阿蒙神像,只有這樣,才能減輕他們的罪孽。」

雖然明知自己身在奴隸制度下的古埃及,但親眼看見上百名的奴隸艱難地拉着巨大的神像,莫莉仍然感到震撼。

這些奴隸一個個都瘦弱不堪,彷彿骨瘦如柴,他們的衣物破舊,皮膚上布滿了傷痕和鞭痕,他們走的每一步都伴隨着吃力的喘息聲。

「一、二、一、二……」伴隨着士兵整齊的步伐和嘴裏的口號,神像越來越近,莫莉已經可以清晰地看見石像的雕刻的細節,以及神像上的花環,還有神像下,端坐在黃金寶座上的少年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