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古埃及,法老咋瘋狂迷戀我?全文 第6章_莉芙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天還未亮,莫莉被清晨的涼風吹醒,發現阿里亞不在房間。

她往尼羅河畔走去,原來阿里亞已經在岸邊採摘蓮花。只見阿里亞左臂抱着一大束蓮花,彎着身子,右手小心翼翼地採摘一朵蓮花。

莫莉知道,今天她就可以和阿里亞一起去亡靈祭所了。

也許,今天就是和他,和古埃及分離的時刻了。想到這裡,她的內心莫名其妙有些傷感。

她回到房間找出背包里的精美的筆記本,在燭火下畫了一幅畫,畫中,一個身着古埃及服飾的男孩,懷中抱着一束雪白的睡蓮。

其實在她到來的這段時間,她已經畫了好多幅畫。穿越前,她習慣將生活用相機或手機記錄下來。穿越後,只能換成用手賬的形式記錄下來。

她將這幅畫從筆記本上撕了下來,放到了阿里亞的房間。

隨後,她又給阿里亞做了一頓早餐,做完這一切後,她便去幫助阿里亞採摘睡蓮。

兩人忙活到了太陽升起,終於采夠了睡蓮,將一束束的蓮花用麻繩捆好,吃過了早飯,前往接應的馬車已經停在了院子的門口,開始前往一座座神廟。

有了莫莉的幫助,阿里亞顯然很高興,這段時間的相處,他真的很喜歡這個姐姐。

但是姐姐今天卻帶着她來的時候的行囊,她,是要離開了嗎?

阿里亞小心地看了看莫莉,此刻的莫莉沒有注意到阿里亞的目光,只是抱着睡蓮,想着穿越的事。

如果在阿努比斯神像面前再次說出同樣的碑文,我一定可以回到現實。莫莉一邊走着,一邊心裏嘀咕着。

身旁的阿里亞臉上則掛着微笑,與車夫大方地介紹這是我的姐姐。

「阿里亞,這是?」

「是我的姐姐。」

「你還有個異國的姐姐?遠親?」

阿里亞笑着不說話。

莫莉從他們的對話回過神來,內心突然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這孩子真的太懂事了,我這一走,他又要變回孤孤單單的一個人了。

但是,如果我沒有穿越,他可能本就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哎~

終於,來到了阿努比斯神廟,神廟大門和穿越前的景象幾乎一樣,不同的,只是現代的遺址已經是斷壁殘垣。

莫莉跟隨阿里亞經過了神廟門口巨大阿努比斯神像,踏上了通往神廟的入口,裏面的石階石壁一切都是那麼熟悉,很快,他們來到了阿努比斯神廟的大殿。

莫莉將手中的睡蓮擺放在了巨大的阿努比斯神像前,隨後虔誠地閉上了眼。

阿里亞見到阿努比斯神像後,第一時間向阿努比斯神祈禱了起來。

當莫莉問道,他說了什麼的時候,他說,這個心愿不能說出來,對着阿努比斯說的都是說給亡靈世界的,說出來就不靈了。

莫莉聽後,微微一笑。

面對即將到來的分離,莫莉強忍着臉上的悲傷,摸了摸阿里亞的頭,說:

「阿里亞,我可以單獨在這裡待一會兒嗎?」

阿里亞看了看神像,隨後說了句:「好,我在門口等你,姐姐。」

看着阿里亞的背影,莫莉默默地向他招手揮別。

整理好了思緒之後,莫莉繞到了神像的背後,隨後說出了那句穿越前念出的碑文。

然而過了幾秒,緊閉着雙眼的莫莉期待的場景並沒有發生。

她繼續念了一遍,還是沒有發生。再閉眼,她又用古埃及語念了一遍碑文,還是沒有發生任何的事。

從一開始的信心滿滿,到什麼都沒有發生,莫莉突然想到自己的爸媽,自己失蹤的這段時間,爸媽一定着急壞了。

如果自己回不去了,是不是再也見不到他們了?

莫莉越想越難受,然後背靠着阿努比斯神像,蹲坐着啜泣了起來。

神廟裡很安靜,意識到自己不能久留的莫莉,準備先出去與阿里亞會和,以後再想辦法回家。她慢慢站起身,打算離開。

然而,就在她抬頭的那一刻,那個自己穿越而來見到的少年,又出現在了自己面前,此時,他正站在離莫莉不到兩米遠的地方,靜靜地看着她。

莫莉的兩行清淚仍然掛在雙頰,而少年看向莫莉的眼神中除了好奇,還多了一絲疑問。

本就寬闊空曠的神廟,此刻安靜地可怕。

阿里亞告訴她,神廟只在節日向市民開放,現在,她,一個異國女人,出現在了不該出現的神廟裡。不管面前的少年是誰,她也不想給阿里亞惹上麻煩,當下最重要的,還是,先溜吧。

怎麼辦,怎麼辦?上次他讓自己逃跑了,這次,自己還能跑走嗎?

莫莉一遍用手擦了擦自己臉頰上的淚花,一邊假裝自己很正常,同時內心也祈禱着眼前的少年不要發難。

眼前的少年依然一言不發,莫莉躲閃着他的眼神。

隨後,莫莉帶着解釋的語氣說:「明天節日的蓮花我已經送到了,告辭。」

沒有等少年回答,莫莉已經一溜煙兒往神廟外跑去,像極了午夜十二點鐘聲響起的灰姑娘,連背包都忘了拿。

腳步聲回蕩在古老的石壁間,彷彿時間凝固。莫莉彷彿聽到了自己心跳的聲音,她加快了步伐,像是被什麼追趕着。她能感受到自己背後的目光在默默注視着她。

莫莉可沒有忘記阿里亞的叮囑,在埃及,要守法,特別是不能褻瀆神明。犯法的人,輕則鞭笞,重則去做苦役,再嚴重一些,砍手砍腳也是常事。

幸好,少年只是看着莫莉,並沒有發難或是阻攔莫莉,只是看着這個奇怪的異國女人,直到消失在自己的視野。

而莫莉的擔心,直到她和阿里亞安全地上了馬車才放下來。

之後去到城中的其他神廟,她也是心不在焉地心中想着事。

為什麼咒語會失效?

那個少年是誰?

已經兩次遇到他了,

自己會不會惹上麻煩了?

……

這一夜,莫莉在床上輾轉反側。

她想到了神廟裡的埃及少年,如果放到現代,那少年一定會迷倒萬千少女。

她又想到了自己的背包,手機、相機、筆記本以及貼身的衣物……全部都在裏面。

她努力使自己安靜下來,直至再次進入了夢鄉。

夢裡,一輪圓月掛在天空,尼羅河畔的樹影隨風搖曳,樹影中出現一隻小動物的尖耳朵。

突然,一顆石子向樹影中的小動物飛去,小動物嚇得露出猙獰的尖牙。

原來,這是一隻黑色的貓咪,而它,是被三兩個小孩追逐着,走投無路,跳到了樹上。

前方是尼羅河,後面是不懷好意的小孩,但是貓咪卻向遠處的莫莉投來求助的目光。

莫莉漸漸地向貓咪走去,貓咪順勢從枝幹上跳入了莫莉的懷中,隨後用鼻子,蹭着莫莉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