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古埃及,法老咋瘋狂迷戀我?全文 第4章_莉芙小說
◈ 第3章

第4章

馬車剛剛停穩,前面的男孩就跳了下來。

他嘴裏向車夫說著什麼,隨後向著車尾走來。

莫莉心裏一驚,見河邊就是成簇的睡蓮,於是迅速從馬車的另一邊跳了下來,神不知鬼不覺地鑽進了睡蓮之中。

藉著天邊升起的一抹紅色的光芒,莫莉這才看清這男孩大約十二左右,黑髮黑眸,棕色皮膚,身上只穿着一件粗製的亞麻裙褲。

此時男孩正將車裡的睡蓮一一搬出來,一朵朵地放到河畔之中,任睡蓮隨着水流緩緩飄走。

當忙活完這一切之後,男孩又向車夫鞠了個躬,說了些莫莉聽不懂的埃及語。等到馬車走遠了,男孩又一步一步地往睡蓮的這邊走來。

男孩最終停到了莫莉藏身的這片睡蓮的面前,隨後嘴裏又說著莫莉聽不懂的語言。

躲在睡蓮叢中的莫莉不經懷疑起:難道,他發現自己了?

但這男孩看起來也對自己構不成威脅,如果要想找人幫忙,小孩子是最好的選擇,莫莉遂緩緩地站起身來。

尼羅河的水流靜悄悄地流着,帶着睡蓮及蓮葉蕩漾,莫莉感受着古埃及尼羅河水帶來的冰涼。

而此時站起來的莫莉才發現,男孩正扒在自己身旁不遠的睡蓮,觀察着什麼東西。

感受到身旁的突然升起的陰影,男孩猛地回過頭,在看見莫莉的那一刻,整個人也嚇了一個踉蹌。

片刻後,他定了定神,見莫莉也愣愣地看着自己,遂也打量起面前的莫莉來。

白皙的皮膚,烏黑的長髮,大大眼睛上有着長長的睫毛,再往下是精緻小巧的鼻子和嘴巴,她穿着異族的服飾,有着不一樣的膚色,她絕對不是埃及人,難道她是姦細?或者是從別國來的商隊的商人?

而他方才在尋找的,不過是一朵大得出奇的蓮花而已。

見男孩並沒有攻擊自己,莫莉抱着最後一絲希望用英語問道:「請問,這是哪兒?」

見她開口說話,說的還是一種聽不懂的語言,男孩一頭霧水,可是從男孩口中蹦出的古怪語言,同樣讓莫莉一頭霧水。

完了,真的穿越了。

莫莉焦急地用手配合著,說著蹩腳的現代埃及語,想要表達自己的意思。

但是男孩兒瞪着純真的大大的眼睛,仍然不知道莫莉想要表達的意思。

莫莉環顧了四周,很明顯自己確實處在尼羅河上,看了看方才男孩在觀察的那朵巨大的蓮花,她也嚇了一跳。

這個比例有點驚人,也不像是道具,她往前走了兩步,用手掐了掐花瓣,這植物的觸感,絕對是真的。

不知不覺中,太陽已經完全從地平線里升起來了,金色的光芒灑滿了整個尼羅河岸邊。莫莉的視線里,尼羅河岸邊的景象變得越發地清晰。

此時的尼羅河岸邊,除了成片相連的睡蓮,還有忙碌着的穿着粗製亞麻服飾,以及,完好的,人來人往的,埃及平民的住宅區。

他們有婦女頭上頂着水罐來河邊打水,男人在田地里耕作。而隨着太陽的升起,他們,也無一例外地被站在睡蓮之中的莫莉和男孩吸引了過來。

他們有的交頭接耳,議論紛紛,有的目不轉睛地看着莫莉。

當看到遠處拿着古老兵器的士兵瞄向人群時,莫莉這才明白一個事實:穿了,真的穿越了。

我不是在做夢吧?

莫莉用右手掐了掐自己的左臂,確定很疼。疼痛傳來,她才真正確信自己沒有陷入一個夢境之中。

眼見着人越來越多,莫莉的內心也有一絲不安和恐懼。特別是遠處的士兵似乎也有意地向這邊走來。

雖然不知道現在是古埃及的哪個時期,但是作為一個語言不通,穿着古怪的異國人,很容易被當成敵國的姦細。

莫莉的目光又回到了男孩身上,這個男孩看起來眼神清透,應該不會有什麼壞心思。

想到這兒,莫莉立馬在男孩的耳畔用自己僅會的幾句簡單的現代埃及語,結結巴巴地說道:「請,幫幫,我,帶我,去一個安全的地方。」

莫莉一邊說著,腦子裡想的是現代埃及語和古埃及語一定有相通的地方。就像我們現在的白話文和文言文的區別。

男孩愣了一下,他雙眼閃爍着茫然與猶豫,但看着遠方的士兵,他也意會到莫莉的意思。隨後,他毫不猶豫地伸出手,握住莫莉的手。

眾人看着這一幕,詫異的目光凝固在他們身上。

他們低聲議論着,指指點點,畢竟,眼前身着奇裝異服的異國少女和奇怪的蓮花太過詭異。

而男孩領着莫莉,穿過人群,向著不遠處的一座平頂住宅走去。

終於,他們來到了一個安靜的角落,遠離了喧囂和人群。

男孩推開一扇木門,他們走進了一個小院子。院子里有一棵高大的棕櫚樹,樹下擺放着幾個木製的桌椅。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灑在地面上,映照出斑駁的光影。

莫莉的心中湧起一股感激之情,她先是向男孩鞠了一個躬,並開口用現代埃及語說了一句:「謝謝你。」

沒想到,這句話被男孩聽懂了,男孩笑着點了點頭,並用簡單的語言配合著肢體動作,手指着莫莉來時的方向,似乎是詢問莫莉從哪兒來?

該怎麼回答呢?

直接說自己是穿越而來的,肯定會嚇着他,十來歲的孩子,也未必能理解。而且,自己也確實組織不了語言告訴他穿越的事啊。

嗯,就告訴他,自己是從遙遠的東方來的吧。

但是,東方?國家?用埃及語怎麼說啊。

莫莉用手捏着自己的下嘴唇仔細思考了一番,隨後她想到了背包里的筆記本。

莫莉拿出筆記本,先是草草地畫了一個埃及的地圖,隨後在紙張的右邊畫了中國的地圖,又在兩個國家之間簡單地畫上了紅海的樣子,從左往右標記了以色列、約旦、伊拉克、伊朗、阿富汗等中東國家。

男孩接過筆記本,仔細端詳着,他看懂了他的國家,埃及,因為圖畫上畫了他們的母親河——尼羅河,他也看懂了紅海,因為父親曾經越過紅海,參與過與赫梯的戰鬥。

看着莫莉的手指着的地方,他沒有想到的是,面前的這個異國的姐姐,竟然來自那麼遠的地方。而且,她中間標記的那些地方,他也從來沒有聽過。

見男孩應該是看懂了,莫莉再次試探着用埃及語問道:

「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阿里亞。你呢?」

「我叫莫莉。」

看着莫莉獨自一個人,再加上語言不通,阿里亞表示,莫莉可以暫時在他家住下來。

正當莫莉和阿里亞交談時,突然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透過木門,莫莉看見,是方才在尼羅河畔巡查着的身着古埃及盔甲,手握着埃及長矛的士兵找上了門。

莫莉心中一緊,自己穿越而來,身處古代埃及,士兵可能會對她產生懷疑。

如果因為語言不通被當成姦細就慘了。

莫莉的目光再次投向了男孩阿里亞。

阿里亞起身去打開了門。

「你是誰?」士兵大聲喝道,並舉起手中的武器,指着莫莉。

「這是我的姐姐」阿里亞站了出來,向士兵解釋着。

但好像沒有用,兩個士兵互相小聲地交流着:

「最近我們與赫梯的戰事正吃緊,這個陌生的異國人很可能是姦細。」

「對,先抓回去審問一番。」

阿里亞站在中間,努力地向他們表明莫莉不是姦細。

「把這個女人給我抓起來!」

話音落下,兩個士兵的身後又出現了三名士兵,他們迅速衝到了莫莉的身邊,準備將莫莉架起來。

這一幕讓莫莉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內心感嘆道:我穿越的劇本也太衰了吧。

阿里亞見狀,趕緊上前阻止着,他用埃及語對士兵們說道:「你們別傷害她。」

其中一個士兵打量了一番眼前的異國女人,隨後對身邊的士兵遞了一個壞笑。

轉身向阿里亞說道:「阿里亞,你先迴避一下,我們要審問這個女人。」

另一個士兵則是一把推開了阿里亞。

與此同時,他們將莫莉強行拖進了房間,並將門關上了。

「放開我!」莫莉拚命掙扎着,卻依舊抵抗不了幾個訓練有素的士兵,被他們硬拽着扔到了旁邊的一張床上。

兩個士兵壓着莫莉的手和腳,和另一個士兵則急不可耐地卸下了身上的盔甲,

「放開我!」莫莉的襯衣被撕裂,她的雙手雙腳因為害怕而奮力地掙扎着。

「你們……你們想幹嘛?」她顫抖着聲音說道,可是士兵根本聽不懂她的語言。反而說著莫莉聽不懂的古埃及語言。

莫莉看着他們一個個露出猥瑣的笑容,不禁感到毛骨悚然,腦袋裡嗡嗡作響。

就在此時,阿里亞突然推開了房門,對士兵們吼道:「住手!你們快住手!巴斯特長官來了!」

士兵們停下了手,目光齊齊看了看阿里亞。

隨即哄堂大笑,這小屁孩,吹牛都不帶腦子的?巴斯特長官怎麼會親自到尼羅河畔來巡查?

只是,話音剛落,阿里亞的身後,竟然緩緩地出現了巴斯特鐵青着的臉。

士兵們的臉色瞬間蒼白,一個個驚慌失措地穿上自己的鎧甲,以最快地速度集合在門外,並向巴斯特行了一個軍禮。

「巴斯特長官,這個異國女人可能是個姦細。」其中一個士兵低着頭,向巴斯特解釋道。

巴斯特沒有理會他們,而是向著室內的莫莉表達了自己的歉意:

「室內的姑娘,我是巴斯特,是這群士兵的長官,我替他們向你賠罪。」巴斯特的語氣真摯平和。

阿里亞開門的那一刻,莫莉已經抓起了一旁的涼席,將自己的身體裹了裹。

雖然沒有真正被侵犯,但襯衣已經碎了,露出了半截內衣。

此刻的她驚魂未定,聽見陌生的男人的聲音,餘光也向門口的地方瞥去。

此時,一個身着盔甲的,四十歲左右的男人站在門口,他的氣勢凌厲而威嚴,似乎是剛才那群士兵的長官。

他的頭上戴着軍官的盔甲,沉穩的雙眼透露出一股堅毅之氣。他高大的身軀筆直挺立,身上的盔甲閃耀着金屬的光芒,給人一種威嚴的感覺。他的臉上鑲嵌着一條明顯的傷疤,似乎是在戰鬥中爭奪戰功時所留下的。

「巴斯特叔叔,莫莉姐姐不會埃及語。」見屋內始終沒有回應,阿里亞趕緊向巴斯特解釋道。

叔叔?身後的士兵面面相覷。

這臭小子居然叫巴斯特長官叔叔?他是什麼來頭?

「阿里亞,請原諒叔叔,讓你的朋友受驚了,我會回去好好教訓他們的。」巴斯特用着長輩的語氣向阿里亞說著,眼神中透着一絲歉意。

莫莉雖然聽不懂巴斯特的話,但從他的表情和姿態中感受到了他的真誠。她頓時鬆了一口氣,知道自己暫時擺脫了危險。

「嗯,巴斯特叔叔,請您相信我,這個姐姐絕對不是姦細。」阿里亞用真摯祈求的眼神看着巴斯特。

巴斯特蹲下身子,摸着阿里亞的頭說:「孩子,我相信你。」隨後,他又起身對之前的士兵,用嚴厲的口吻訓斥道:

「前些日子有個商隊在尼羅河上游遭了難,這個異國女人,只是倖存的商人而已。不要看到異國面孔就是姦細。你們給我好好長長眼!別嚇着人家,尤其是嚇着孩子!」

「是!」幾個士兵異口同聲地回答。

巴斯特走的時候,再次向莫莉、向阿里亞表達了歉意。

尤其是阿里亞。

莫莉從他們的聽不懂的對話中,隱隱約約感受到,這個長官,好像與阿里亞有着什麼關聯?

當阿里亞走進房間的時候,見莫莉用着席子包裹着自己,再看看莫莉的已經碎掉的衣衫,自然也明白了她此刻的窘境。

他走向另一個房間,翻箱倒櫃找了一番,走出來的時候,手裡捧着一件看起來有些陳舊的棉麻衣裙。

他將衣裙放在了莫莉的床邊,便懂事地出了門,關上了門。

莫莉換上了阿里亞給她的埃及服飾,這是一件女性的長裙,袖口和裙擺的地方,還用絲線綉着蓮花的紋樣。

可阿里亞,是個男孩。想必,這衣裙,應該是阿里亞母親的。

簡單地收拾了一番自己,莫莉打開門,阿里亞正坐在屋檐下。

聽見開門的聲音,他起身轉過頭,笑着對莫莉說:「不要害怕,莫莉姐姐。」

而莫莉的眼眶,突然就濕潤了。

阿里亞深知,莫莉沒有地方可去了,同時又受到了驚嚇,於是表示莫莉先安心地在他家住下來。

「謝謝你,阿里亞。」

阿里亞的房子並不大,只有幾間房,房頂是平的,靠院子的牆邊有一排階梯,可以直達房頂。

可直到深夜,阿里亞的父母也沒有回來。

但是出於禮貌和語言的問題,莫莉也不好多問。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莫莉主動承擔起家務事務,她洗衣服,做飯,將這個小屋打掃得乾乾淨淨。

尼羅河上的睡蓮開得正艷,伴着尼羅河的水流聲,日出日落,婦女們有的在河邊清洗衣物,有的頂着水罐前來打水,男人們白天在外勞作,傍晚各家各戶都燃起了寥寥炊煙。

莫莉深知,自己,作為一個語言不通的異國人,要想在奴隸制度下的古埃及活下來,首先得學會他們的語言。

每天早晨,莫莉都坐在院子的石板桌旁,專註地翻看手中的筆記。她用心地記錄下了一些常用詞彙和短語,一邊默默地念着,一邊試圖用正確的發音說出來。

阿里亞則好奇地陪着她練習,他在莫莉發音不準確時會指出來,然後慢慢教她正確的發音。

因為他的幫助,莫莉的古埃及語學習進展神速。莫莉和阿里亞之間的交流也逐漸變得自如。

在阿里亞的引導下,莫莉開始融入到這個古埃及的生活中,日常交流不再困難,莫莉也明白了自己是穿越到了古埃及的十八王朝,少年法老圖坦卡蒙當政時期。

對於穿越,莫莉的內心其實也比較複雜。一方面自己是個埃及迷,能親自見證書里的東西自然也是比較興奮的。但另一方面,在這個陌生的世界,她知道自己必須要謹慎行事,盡量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考慮到自己是在神廟中穿越而來的,第一件事,還是想試試能不能穿越回去。

「你知道距離底比斯最近的神廟,哪個神廟裡有阿努比斯雕像嗎?」

「姐姐說的是亡靈祭所吧?那是有貴族死去,家人去為他們禱告的地方。」

「那,能帶我去嗎?」

「能,但是平日的時候不能。」

「平日的時候不能?」

「對,那是因為,神廟是神聖的地方,除了貴族祭奠亡靈,普通人,只有在重大節慶的時候,才能進去。」

「那,距離最近的重要的節慶是什麼時候呢?」

阿里亞心裏計算了一會兒,隨即說道:

「嗯,下個月,就是城中的奧帕特節了」

「也就是,一個月後,我就能去神廟了嗎?」

「是的。」阿里亞見莫莉若有所思的樣子,隨後又接着問道:「姐姐是有要緊的事去神廟嗎?」

莫莉點了點頭:「是啊,非常重要的事。」

「其實,奧帕特節前一天,我可以帶你去。」作為尼羅河畔的守蓮人,阿里亞要在活動之前向各大神廟獻上蓮花。

「真的嗎?那太好了,謝謝你,阿里亞。」

「不用謝,莫莉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