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古埃及,法老咋瘋狂迷戀我?全文 第10章_莉芙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莫莉正要向他討要自己的背包,但話到嘴邊,突然反應過來。

自己之前不是準備去找阿里亞嗎?

怎麼這會兒又在這少年的旁邊?

又看了看自己手背上的哈拉汁,再看看少年手腕上同樣的痕迹。頓時,陷入了無比的尷尬。

且不說自己怎麼和他相遇的。

又或者,他是來找自己興師問罪的。

自己躺在他手腕上睡著了還留了人家一手腕的哈喇子是怎麼回事?

「啊,那個,對,我認得你,你,你就是那天的那個祭司吧?」莫莉一邊說著一邊不好意思地往後面站了站。

祭司?少年心想,她把他當成神廟的祭司了?

不過自己也沒理由向她解釋,她說是祭司,那就是祭司好了。

少年嘴角微揚,輕輕點了點頭。

他笑得那麼溫柔,莫莉才想到自己剛剛怎麼就躺在他懷裡了?遂又紅着臉問道

「剛剛,那個,不好意思啊?我怎麼睡著了?」眼神還瞟了瞟少年的手腕。

少年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手腕上,竟然有着一攤黏黏的液體。

他立即用他身上的高級絲質棉麻衣袍擦了擦,動作從容,但又帶着一點生氣。

他決定和這個女人開個玩笑。

「看看那邊。」少年手指向遠處的灌木。

莫莉順着少年的手指看去,

「那是一株灌木。」

「再仔細看。」

莫莉定睛聚焦了一會兒,原來灌木下有一對情侶。

「那是人家在約會。」

「再仔細看。」

莫莉繼續看了看,此時,他們倆的衣物散落四周,在月色的照耀下,兩人的胴體若隱若現。

這場面簡直讓莫莉驚掉了下巴。

她只是多喝了幾杯味道嘗起來甘甜可口的古埃及啤酒而已。

聯想到自己剛剛躺在他的臂膀里,難道,她與他,發生了不可描述的事?

尷尬,太尷尬了。

不過這少年也算是古埃及的美少年了,好像……自己也不是很吃虧?

哎,先不管誰吃虧了,睡了古代埃及祭司,是不是得玩完?

祭司是神明的僕人,必須保持身心純潔。

要是失了身,不是他玩完,就是自己玩完。

以前看過一個電視節目,說古埃及有個女祭司因為與法老相愛,失了身,最終她為了保全法老的名聲,選擇了自盡。

若真是這樣,莫莉看了看身着華服的少年,很顯然是自己玩完。

少年見莫莉本來臉上消退地差不多的紅暈,比之前更紅了,再見她臉上複雜的表情,便知道她已經想到那裡去了。

便補充道:

「你想到哪兒去了?我,怎麼可能隨便和女人睡?」

本來面紅耳赤的莫莉,聽到後,如釋重負,立即說:

「真的嗎。那太好了。這下,不用死了。」

「什麼死不死?」

「我說……嗯,沒什麼。」意識到剛才只是自己想偏了,莫莉覺得沒必要繼續說下去。

「下次一個人注意點,要不是碰上我,你這會兒可指不定在哪個小樹林里呢。」

莫莉仔細聽着少年的這句話,終於想起自己酒醉前本想去找阿里亞,因為她發覺老是有人在時不時地瞄向自己。

然後就在自己起身的時候,好像有一個陌生男人的臉湊了過來。

莫莉一哆嗦,自己好像又誤會了他?

「看樣子,是你,救了我?」

少年見這個女人終於開了竅,露出了一個得意的笑容。

「謝謝。」

莫莉突然想起自己的背包還在他那裡,索性直接點。

「啊,那個,你能把我的東西還給我嗎?」

「你是說那個奇怪的包嗎?」

「對,對,對。」

「你先告訴我,你是不是姦細?」少年用認真的表情詢問着莫莉,雖然他從來沒見過這麼笨的姦細。

「姦細?我怎麼會是姦細。我是貿易商人。」

「商人?」

「對,只是,我的商隊,在渡過尼羅河的時候,被搶劫了。只有我,活了下來。」莫莉順口編了個理由,一邊說著,一邊抽泣着,表現出很難過的樣子。

她已經決定,就順着巴斯特長官的話,咬定自己是貿易商人。

反正那些商人已經死了,真是沒有什麼解釋比這個更完美無瑕了。

莫莉見少年聽了後,陷入了沉思,所以,他應該是信了?

「那你住在哪兒?」良久,少年突然開口說道。

莫莉告訴了少年她住在尼羅河畔,隨後用手指了指阿里亞家的方向。

少年本想再多與莫莉說幾句話,身邊的侍衛湊在他耳邊低語了兩句。他知道,是時候回去了。

看着少年與侍衛離去的背影,莫莉感嘆道:

「好險。」

再看了看自己手背的已經干去的印記:

「好尷尬。」

……

這時候,遠遠地,另一堆篝火傳來爭吵的聲音,循聲過去,在另一堆篝火邊,莫莉找到了阿里亞。

這小子居然和另一個少年扭打了起來。

這少年莫莉見過,是阿里亞的玩伴之一。

「你說,是不是你,是不是你?」阿里亞將少年按在沙地上,憤怒地吼着。

那少年雖然處於劣勢,但也不認輸:「沒錯,阿里亞,你就一輩子當一個採蓮人吧。」

少年的這句話顯然惹怒了阿里亞,阿里亞一拳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左臉上。

圍觀的人驚呼起來,阿里亞沒有停下他憤怒的嘶吼。

這還是莫莉第一次看阿里亞發這麼大的怒火。

兩個男孩之間的對峙,莫莉決定先搞清楚發生了什麼。

她看到鄰居庫娜婆婆也在這堆篝火旁,遂坐到了庫娜婆婆的身旁:

「阿里亞怎麼了?」

「哎,阿里亞是個可憐的孩子。父親本來是一名勇敢的士兵,卻在一場戰爭中失去了生命,他的母親對父親相思過度,一個月後,也被發現死在了尼羅河裡。」

「沒有了父親的庇護和穩定的經濟,阿里亞從生活過得不錯的孩子一下子變成了一個孤兒。他本來可以憑藉父親的關係在十二歲時成為王家侍衛候選人,可是他的名額卻被那個男孩頂替了。」

「這對於一個有遠大志向的男孩無疑是毀滅性的。」

看着憤怒的阿里亞,莫莉的內心也替他鳴不平,公道的天平,從來都不會偏向弱者。即使阿里亞的父親赫赫戰功,直至犧牲,卻也抵不過人走茶涼,後代被金錢買去前程的命運。

莫莉很想再繼續追問巴斯特長官為什麼不幫助阿里亞?那個長官看起來和阿里亞很熟。

但她想了想,為什麼要依靠巴斯特長官來幫呢?

而且,除了她穿越而來的第一天見到了那個巴斯特長官,一個月過去了,巴斯特長官再也沒有出現過。

既然上天安排自己第一個遇見了阿里亞,而阿里亞也遇見了自己,那麼自己作為一個現代人,理應幫助阿里亞。

想到這裡,莫莉便開始盤算如何幫阿里亞奪回屬於他的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