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轉生:我覺醒了替身緋紅之王 轉生:我覺醒了替身緋紅之王第6章 變態老師在線免費閱讀_莉芙小說
◈ 轉生:我覺醒了替身緋紅之王第5章 心魘刀客在線免費閱讀

轉生:我覺醒了替身緋紅之王第6章 變態老師在線免費閱讀

李悅睜開眼,扭動了下身體,發現自己又在後備箱裏面…

與上次不同的是,身邊多了一個山河惠子。

心念一動,緋紅之王便出現在身邊。

看來是真的回到了現實。

李悅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既然這些竹下會的混混自己找死,那就不要怪他無情。

在墓志銘的未來視野下,李悅選擇了一個最優的解決方法。

只聽咚的一聲,汽車後蓋被緋紅之王暴力拆開,李悅抱起還在昏睡的山河惠子毫不猶豫地跳了出去。

同時命令緋紅之王攻擊左側車輪,然後立即返回保護他們倆平穩落地。

車上竹下會的成員們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汽車就突然失去控制朝着護欄撞去。

此時的車速已經達到了140碼,其結果便是連人帶車一起沖了出去,汽車掉入下方車道與地面摩擦爆炸燃起熊熊烈火。

李悅將昏迷的山河惠子抱到護欄邊靠着。

他知道戰鬥還沒有結束。

在汽車衝出去的時候,李悅隱約看到了一個模糊的身影先一步跳了出來。

「King Crimson!」

時間刪除發動,為了避免再次陷入夢境,李悅必須先下手為強。

在時刪的持續過程中,李悅走到了破碎的護欄處。

他看見一隻手正死死地抓住邊緣,是那個長相有些丑的少年。

此時的他身旁還漂浮着一個模樣怪異的生物,類似幽靈,面部只有一雙漆黑的眸子,沒有下半身,手臂處則是兩柄長長的彎刀。

「替身使者!」

李悅確定這就是替身。

替身使者之間會相互吸引,這句話果然沒錯,不過才一天時間,自己就遇到了如此詭異的替身。

相遇即是緣分,就先給他來個掏心掏肺吧。

李悅眸子透着無盡殺意,準備結束時刪,了結他的狗命。

卻不想這少年突然放手,朝着下方車道墜去。

自己所處位置距離下方車道起碼有十米左右的高度,從這裡掉下去最起碼也要骨折。

「他是看到我了,還是感知到了危險?」

在時間刪除發動的情況下,除李悅外的所有人,都應該是無意識的狀態。

少年反常的舉動引起李悅的懷疑,保險起見,他暫時不打算追擊。

少年下墜得很奇怪,似乎速度比正常情況慢了一些。

李悅看得很清楚,是那個幽靈模樣的替身在托着他,按照這種速度,少年應該不會受傷。

少年落地,時刪結束。

他先是迷茫地左右張望了一番,在看到後方燃燒的汽車後,急忙向著汽車衝去,也不管會不會發生二次爆炸。

幽靈模樣的替身在他身旁顯形,雙臂彎刀將車門斬斷,並從烈火中拖出一個人,是之前的紅毛混混。

「也就是說,他和其中一人關係親密,所以在時刪之前就決定下去救人了,他奇怪的動作完全是無意識行為。」李悅喃喃道。

看來對方並沒有對抗自己時間刪除的能力,李悅懸着心落下了幾分。

不過他依舊不敢掉以輕心。

下方的少年拉出來的人早已奄奄一息,火焰永遠是碳基生物無法對抗的力量。

李悅目光不移地盯着低下仰天咆哮的少年,快速思索道:

「之前陷入夢境的時候,我和他的距離大約是三米,也就是說只要保持三米以上的距離…」

心念一動,緋紅之王顯現,直接將一節護欄掰斷。

半截護欄被緋紅之王扔出,朝着下方的少年疾射去。

眼見即將命中之時,幽靈替身出現,一刀將那半截護欄斬斷。

李悅見狀嘴角勾起奸計得逞的壞笑。

被斬斷的護欄,一節飛出不知去向,另一節則直接**了紅毛青年的腦袋,白紅混合液體緩緩流出。

「不!」少年發出怒吼。

趁他心境紊亂,另一半截護欄被緋紅之王全力扔出,力量之大竟直接突破音障,並在空中破出一道漣漪。

主人精神混亂,幽靈替身想自動防禦,然而在這種力量下卻是有心無力,最終半截護欄穿腹而過,少年倒地不起。

李悅站在原地觀察了足足數分鐘,還是不放心,繼續命令緋紅之王掰斷一節護欄,這次的靶心是少年的腦袋。

咚!少年身體抽搐了一下。

那飛出的護欄應該是直接帶着腦袋插入了地面。

李悅眯着漆黑的眸子,滿意地點了點頭。

隨後快步走到山河惠子旁邊。

看着她演技超爛還要努力裝睡的樣子,李悅不覺笑出了聲:

「行了,別裝了,這麼大的爆炸聲,豬都醒了。」

山河惠子睜開了眼睛,神色有些畏懼道:

「正雄…你…」

李悅攤手道:「如你所見,我有超能力,所以以後我們不會再缺錢,明白了嗎。」

山河惠子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那他們…」

「別管,回家。」

「噢…」

從剛剛到現在,居然一輛車都沒經過,也不知道這是運氣好還是運氣差。

要是一晚上都沒有車經過,那李悅又得徒步回家了。

大約走了五分鐘左右,從後方傳來了汽車的轟鳴聲。

李悅頓時感動不已,直接走到路中間準備使用無賴攔車法。

疾馳而來的汽車開着遠光燈,強烈的燈光刺得李悅睜不開眼。

車子並沒有停下的意思,李悅急忙閃躲。

「麻的,櫻花人真沒素質。」

像是聽到了李悅的謾罵,急剎車的聲音傳來,那輛車直接停在了路中間。

李悅看着前方的車子,心中生出一股不安的情緒。

車門打開,一個人從車中滾出,全身用毯子蓋住,看不到樣貌。

他站起身,踉踉蹌蹌地朝着李悅走來。

「應該是個酒鬼,正雄,我們離他遠點。」山河惠子扯了扯李悅的衣角,畏畏縮縮道。

李悅將山河惠子往後推了推,神情凝重道:「什麼人?裝神弄鬼。」

那人不答繼續向前。

李悅這時才看清,他的腳下不斷有鮮血滲出,而他身上的毛毯早已被血液染成了紅色。

前方的人突然加速,身前幽靈模樣的替身顯現,手上彎刀朝着李悅斬來。

李悅一把推開山河惠子,緋紅之王出現,一拳便將襲來的刀刃打偏。

「近戰力量型替身嗎?可惜,不是緋紅之王的對手。」

緋紅之王乘勝追擊,一拳打在幽靈替身的臉上,替身消失,替身使者同時受到傷害,瞬間倒地不起。

李悅走近,蹲在他身旁輕聲:

「其實,如果你不出手,我最多只是教訓他們一下,現在的一切都不會發生。」

「可是你居然想用能力置我於死地。」

「這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聽到李悅殺人誅心的話語,倒地的少年頓時顫抖不已。

李悅一把將毛毯掀開,裏面的少年已經不成人樣,肚子上一個巨大的窟窿,後腦勺幾乎陷進去一半。

如此慘狀,李悅都有些於心不忍。

「都這樣了,還想追過來複仇嗎,那人對於你而言是什麼。」

半晌,少年模糊不清的聲音傳來:「兄弟…」

「兄弟嗎?去地獄相見吧。」

李悅決定給予他最後一擊,緋紅之王顯現,手掌直奔少年心臟。

墓志銘,面前的景物開始模糊不清,李悅頓感不妙。

「King Crimson!」

「臭小鬼又想把我拉入夢境。」

李悅繞到他身後解除時刪,隨後緋紅之王以手為刀直接將他頭顱斬斷。

下一秒,李悅還是進入了夢境中。

「為什麼!」

再次醒來,李悅又回到了餐桌前,不過並不是正雄家的樣式。

「我的心魘刀客能將兩人拉入夢境。」

李悅正對面坐着的正是那個擁有替身的少年,他不緊不慢地繼續說道:

「以其中一人的心結為基石,來構築夢境,基石者在夢境中死亡,另一個也不會倖免。」

李悅此時的眉頭都快擰成了死結,他盯着少年淡漠的眼睛說道:

「所以你以自身為基石構築夢境,你想和我同歸於盡!你明明已經被我殺死了!」

少年點了點頭。

「飯做好了,為了招待虎太的同學,我可是特意做的香煎秋刀魚,快嘗嘗吧。」

一中年婦女從廚房走出,手裡端着菜板,上面是兩碗秋刀魚。

李悅無視這個女人,繼續盯着少年說道:

「想法很美好但是無用,我給你科普一下,替身使者死亡,替身同樣會消失,你腦袋搬家還剩幾秒的意識?你徹底死亡後我只會回到現實。」

名為虎太的少年搖了搖頭,淡淡道:

「一般情況確實是這樣,不過我的心魘刀客有第二種能力。」

「我將其稱之為:夢魘詛咒。」

「當我在自己構築的夢境中死亡後,便會將夢魘詛咒下到你身上,我的替身還有夢境中的媽媽,會在夢境和現實對你分別展開追殺。」

李悅咽了下口水,強裝鎮定道:「追殺?他們在你死後又能留存多久呢,到最後一樣是我贏!」

虎太不再理會李悅,而是轉頭看向了他的母親:

「說了多少次,我不喜歡吃魚。」

虎太的母親聽到這句話後啟動了狂躁模式,她一把拎起虎太,怒吼道:

「你這麼跟我說話,你怎麼敢這麼跟我說話?」

「我生你養你伺候你,你就是這麼報答我的?」

「該死的小畜生,養不熟的狼!」

虎太面無表情,他已經接受了自己的命運。

「怎麼不說話?啊?是不是又想殺我一次?」

「又想殺了你的母親是吧,該死的畜牲。」

「下地獄吧!」

虎太的母親面容扭曲,抓起桌上筷子直接**了虎太的眼睛。

慘叫聲傳來。

李悅就在一旁坐着,絲毫沒有阻止的意思,甚至連看都沒有看一眼,他在考慮接下來該怎麼辦。

料理完虎太的中年婦女,猛地轉頭對着李悅道:

「是不是你!是你把我家虎太教壞了!」

「我家虎太以前明明很乖的。」

「一定是你!所以請你也下地獄吧!」

她邊嚎叫着邊向李悅衝來。

此時的李悅正處於一種神奇的狀態,他的腦中出現了兩種視角,一種是夢境的,一種是現實的。

夢境中的李悅起身一腳將女人踹飛,然後奪門而逃。

現實中的李悅後退了幾步,遠離虎太的屍體。

屍體上出現一團黑霧,黑霧逐漸成形,慢慢地變成了心魘刀客的模樣。

只不過這個心魘刀客渾身呈紅色,應該是豪華加強版。

兩邊世界互不干擾,恰如其分。

心魘刀客成形後開始以一種詭異的速度朝李悅攻來。

「King Crimson!」

速度這種東西對於擁有墓志銘的李悅而言,毫無卵用。

心魘刀客的利刃穿過李悅的身體,如同划過空氣。

李悅不慌不忙走到了它的身後解除時刪,旁邊緋紅之王以手為刀直接斬下,心魘刀客瞬間一分為二。

李悅覺得還不夠保險,再次命令緋紅之王攻擊變為兩半的心魘刀客,一陣狂暴的連續拳後,心魘刀客回歸了黑霧形態。

黑霧沒有安靜多久便再次躁動起來。

「無法用正常手段消滅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應該有一定的時間限制。」

李悅掏出手機,看了眼時間:5:30。

這種有一定目標性的自動型替身肯定有着某種限制,結合以替身使者死亡為代價發動,李悅覺得最有可能的限制便是時間。

現實這邊李悅並不擔心,有緋紅之王這樣近戰無敵的替身,任它復活多少次都無法威脅到自己。

關鍵還是夢境那邊,夢境中的虎太媽已經開始徹底瘋狂!

夢境中,只見虎太媽雙持菜刀對着李悅窮追猛趕。

「都是你,害死我家虎太,你必須償命!站住!」

面對如此兇殘的女人,李悅哪敢停下,即便自己早已滿身傷痕,氣喘吁吁,他從來都沒想過自己有一天竟然會被一個中年大媽逼到這種境地。

誰知道夢境里還有體力這種東西,關鍵這玩意不講邏輯,自己是有限體力,對面卻是無限體力。

夢境中的李悅可以說是毫無反抗的餘地。

「不行,呼~呼~馬上就要被追上了。」

「得想想辦法。」

「這個夢境是以虎太心結為基石創建的,夢境還在持續,說明虎太並沒有完全死亡,或者說完全消失,這個夢境中的所有事物,包括他的母親都是他記憶所化。」

「也就是說,這裡的一切其實都是他的內心。」

「有了!」

李悅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拖延時間的方法:嘴遁!

他大聲喊道:

「虎太!」

「其實,我能看得出來,你的母親很愛你。」

「你其實也很愛你的母親,對嗎?」

在後方追趕的女人聞言停下了腳步,她面容猙獰,狂笑道:「哈哈哈!哈哈!你居然說他愛我?」

「你知道這個畜牲是怎麼殺死我的嗎?」

有效果!李悅心中狂喜,決定繼續胡說八道:

「不管做了什麼,母子之間的愛是不會減少的。」

「你們之間的矛盾只是來源於不被理解。」

「母親不理解青春期孩子的煩惱,孩子不理解母親成人世界的艱辛。」

「就是這種不理解,才導致悲劇的發生。」

「你理解過自己的母親嗎,虎太!」

女人手中菜刀哐當落地喃喃道:

「理解過嗎…」

李悅持續的嘴遁終於是讓她暫時停了下來,自己果然沒有猜錯,夢境中的母親不過是虎太扮演的,她的存在完全是基於虎太對他母親的愧疚。

現實世界

李悅已經把這個加強版的心魘刀客打碎幾十次了。

它的賴皮程度完全不亞於夢境中的虎太媽。

瞟了一眼手機,時間:5:59。

前方的黑霧再次凝聚成形。

「King Crimson!」

已經不知是多少次時刪了,這半個小時的時間起碼被自己跳躍了一半。

正準備結束時刪攻擊的李悅發覺了這次不同之處,心魘刀客在慢慢消散…

再次望向手機,時間6:00。

夢境中。

在李悅瘋狂的嘴遁下,虎太媽或者說虎太本人已經是淚流滿面,懊悔莫及。

「真的嗎?母親真的會原諒我嗎?」

察覺到現實世界消散的夢魘刀客,李悅深吸一口氣,大聲吼道:

「當然不會!你這個弱智!」

「他媽的,世上居然有你這種弒母的畜牲。」

「你早該死了,別說你媽了,就是我看到你那張衰臉都會忍不住揍你。」

「你應該慶幸你媽沒在你出生的時候就把你扔進垃圾桶。」

「人渣!」

一口氣罵完,李悅心中暢快無比,兩隻手瘋狂地對着虎太媽比中指。

「你找死!找死!找死!」

前方的虎太媽面容猙獰可怖,如惡鬼出籠,以超越人類的速度持刀砍向李悅。

李悅鎮定自若,任憑菜刀迎面砍來。

菜刀還未落下,畫面突然一轉,李悅回到了現實。

時間6:01。

無論是夢境的虎太媽還是現實中的替身,都隨着清晨第一縷陽光的出現而消散…

ps:心魘刀客

近戰力量型替身

面板:力量B

速度B

範圍E

持續力B

精密度C

成長性C

能力1心魘夢境:以人的心結為基石,將人拉入夢境中,如果在夢境中死亡現實中同樣也會死亡。此能力只能在午夜十二點到清晨六點之間使用。

能力2夢魘詛咒:以替身使者自身死亡為代價發動的詛咒,受該能力影響的人將會在夢境與現實中同時受到追殺。此能力只能在午夜十二點到清晨六點之間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