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之戰神王妃有點颯第1 章 重生在線免費閱讀

重生之戰神王妃有點颯第 2章 被蕭辰帆買走在線免費閱讀

「月奴,你助我成事,居功甚偉,可有什麼心愿,朕全部滿足於你。」

北冥國新皇蕭辰帆站在太和殿之上,目光灼灼的看向那明晃晃的龍椅說道。

「陛下,月奴沒有什麼心愿,只想陪伴君側,不求名分。」

月奴聞言立馬跪在了地上,抬頭看向蕭辰帆,不再掩飾自己眼底的愛意。

沒錯她愛他,哪怕知道自己配不上他,但是仍在他將自己從那勾欄院里救出來的時候,自己就無可救藥的愛上了他。

「你真的願意陪在朕的身邊不求名分?」

蕭辰帆走到了月奴的面前,抬起了她的下巴,四目相對問道。

不得不說,她生的極美,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黛,美目含情,只需一眼便可讓人淪陷。

難怪蕭逸軒為了救她的性命甘願放棄皇位。

不過……一個已經被人玩爛了的破鞋,也配留在朕的身邊?

「願意,月奴不求名分,可以為奴為婢。」

月奴認真的點點頭,她自知自己配不上蕭辰帆,怎敢要求名分。

「可是朕不願意,朕的月奴怎能沒有名分的陪在朕的身邊?沒有你朕怎能登得這帝位,等朕的根基穩定下來,朕便迎你入宮。」

蕭辰帆眼含愛意的將月奴扶起,攬入了懷中,隨即眼中的愛意消失,殺意盡顯。

「好!」

月奴感動不已。

後來新帝登基,同時封丞相之女也就是他之前的王妃王燕婷為後,舉國同慶。

……

富麗堂皇的宮殿,映入眼帘的紅燭和喜字。

蕭辰帆果然兌現了自己的諾言,不但迎月奴入宮,還給了她明媒正娶的妻子該走的禮儀。

此時的月奴正一身火紅的嫁衣端坐在床上,滿心歡喜的等待着她愛的人。

突然大紅蓋頭被人揭開,月奴猝不及防的迎上了蕭辰帆那雙深邃的眼睛。

蕭辰帆也被月奴那驚心動魄的美貌所驚艷。

一雙美目帶着剎那的驚慌失措,像一隻受驚的小鹿,一雙紅唇讓人垂涎欲滴,讓人忍不住一親芳澤。

看着這樣的月奴,蕭辰帆甚至感覺就這樣殺了她有些可惜。

「陛下。」月奴輕聲開口,言語間滿是柔情。

「月奴,我們喝杯交杯酒吧。」

蕭辰帆微微一笑,拿起了酒杯遞給了月奴。

「好。」月奴滿心歡喜的接過了酒杯,輕輕跟蕭辰帆碰了一下,一飲而盡。

蕭辰帆看着月奴一飲而盡已經空了的酒杯,嘴角的冷笑不斷的擴大,眼中的愛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狠厲。

「陛下?」月奴看着蕭辰帆沒有喝下的交杯酒有些疑惑的問。

但是她隨即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這酒有毒?」

月奴痛苦的捂住了肚子,跪坐在了地上,抬頭看向蕭辰帆。

「沒錯,你滿心歡喜入宮之時就是你的上路之日。」

蕭辰帆冷笑一聲,冰冷的開口。

「為什麼?」

月奴不甘心的問。

「為什麼?你以為就憑你這個勾欄院出身,被人玩爛了的賤人我會要?

你竟然還有臉敢開口說要陪在我的身邊?看見你我就覺得噁心。

也就是蕭逸軒那個蠢貨,才會為了救你的命甘願放棄皇位投降,落的個五馬分屍的下場。」

蕭辰帆嫌惡的看了一眼月奴,冷冷的開口,告訴她事情本來的真相。

「你說什麼?蕭逸軒不是被你軟禁在了皇家別院嗎?」

月奴猛的抬起了頭,伸手攥住了蕭辰帆的衣角問道,眼神中滿是驚愕。

「你可真是天真,我豈會容忍自己最大的威脅存活於世。皇家別院里留下的應該只剩他的屍骨了吧,或者連他的屍骨都不剩。」

蕭辰帆像看一個傻子一樣看向月奴,真是個蠢貨,幾句花言巧語就可以為自己賣命。

月奴聽完,終於承受不住吐出了一大口的鮮血,她痛苦的閉上了眼睛,終究是自己害了他。

月奴臨倒下之前看着這滿目的紅色,自嘲的笑了笑:「為了要我的命,你還真是煞費苦心布置這宮殿了。」

「那是當然,畢竟要不是我以你命威脅他,我又怎會奪得這皇位?月奴,你配的上這樣的排場。」

蕭辰帆哈哈大笑了起來,蕭逸軒你一生什麼都比我強有什麼用,最後還不是落的這樣的下場。

「蕭辰帆要是有來世,我發誓定要讓你受盡我跟蕭逸軒所有的苦楚,讓你生不如死。我一定會將你從這至高無上的位置拉下來,讓你墜進無盡的深淵。」

月奴聲嘶力竭的喊道,要是蕭辰帆只殺她一人,是她識人不清,是她活該。

可是他居然利用自己將蕭逸軒迫害至死,她不甘心啊。

「好啊,我就等你來世向我復仇。」

蕭辰帆最後連個眼神都不願給月奴,扔下了這句話,就轉身離開了。

最終她還是敵不過毒藥的侵襲,緩緩倒在了地上。

臨死前她恍惚間看見了蕭逸軒那俊美無儔的臉,他仍溫柔的笑着看向自己。

「對不起!」

她抬起手拼盡了最後一絲力氣想要摸向他,最終無力的放下,緩緩的閉上了眼睛,眼角滑落了一滴淚。

——

「這個不錯。」

「我要這個了。」

勾欄院的地下交易市場人聲嘈雜,大家就像買賣物品一樣對籠子裏面的人評頭論足。

三教九流全部齊聚於此,做着這世間最骯髒的交易。

月奴,不,此時她還叫慕容雪。

她閉上了眼睛,感受着周圍的一切。

是的,她重生了,回到了五年前蕭辰帆還未將她買走的時候。

得知自己重生之後的慕容雪久久沒有回神,身體有些顫抖。

老天有眼,讓自己重回五年前,這一次她一定要將蕭辰帆拉進地獄,自己和蕭逸軒所承受的一切,自己要加倍的施加在他的身上。

嘶,正在慕容雪閉着眼正在消化自己重生的事情的時候,頭髮突然被人從籠子外面被人扯住。

「臭婊子,心真大,都已經淪為奴隸被人買賣了,居然還在此處睡覺。」

人牙子看見慕容雪正在閉目養神,一把扯住了她的頭髮,嫌棄的說道。

慕容雪猛的抬頭,眼神冰冷的看向人牙子。

前世常年在暗衛訓練營,經過了無數殺戮養成的氣場,使她周身充斥着來自於地獄的殺氣。

人牙子看着慕容雪的眼神,不自覺的鬆開了手,從腳底升起了一股寒意。

「看什麼看,要不是你生了一副好皮囊能賣個好價錢,爺早就辦了你了。他媽的!」

片刻之後,人牙子才反應了過來,自己竟然被這個女人用一個眼神震懾住了,於是罵罵嘞嘞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