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離婚前,大佬的小嬌妻殺瘋了時雨厲宴霆 第4章_莉芙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時雨好不容易擺脫了記者,拿起礦泉水連喝幾大口。

「徐助,厲宴霆呢?他回家了嗎?」

剛一上車,時雨就迫不及待地問。

徐助的手機就在這時鈴鈴鈴響了起來。

「徐助,總裁又發病了。鎮定劑已經注射到最大安全劑量了,還是控制不住。」

「夏醫生,怎麼回事?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

「好像是總裁看到了卧室裏面的什麼相片……」

徐助掃了一眼身旁的時雨。

接受到一記眼刀,時雨縮了縮脖子。

上一世,厲宴霆也是在這個時候發病的,但她之前從來沒關心過為什麼。

「鎮定劑不能再注射了。先熏一些安神的香,我立馬回去。」

……

時雨和徐助趕到的時候,夏醫生正在地下室門口,急得團團轉。

時雨隱隱聽到幾聲嘶吼隔着門傳出來,還有鐵鏈叮叮噹噹的聲音。

徐助上前去向夏醫生詢問情況,時雨卻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時小姐,你不能進去,太危險了!」

「總裁現在不認得你!」

時雨仿若沒有聽見。

比起厲宴霆為她做的,這點危險根本不值一提。

她只想趕快見到厲宴霆。

……

地牢里光線昏暗,空氣中瀰漫著鐵鏽和腐爛的味道。

「滾出去!」

男人渾身肌肉緊繃,四肢和脖子都被鎖住。

手銬在掙扎之下已經嵌進肉里,血肉模糊。

時雨小心翼翼地走近。只見厲宴霆雙目猩紅,頭髮被汗水沾濕,一縷一縷地黏在額頭上。

看見她,彷彿野獸看見了獵物一般,猛地向她撲過來。

「厲宴霆,是我。」

心疼壓倒了恐懼。時雨的指尖輕輕撫摸着男人瘦削的臉頰。

冰涼的觸感讓男人一時忘記了動作。

時雨捧着他的臉,緩緩吻上他乾裂的嘴唇。

口齒中傳來甘甜的味道,厲宴霆瞬間渾身僵硬,周身的戾氣褪去不少。

時雨笨拙地舔舐着他的薄唇,一點一點地,試圖與他交流。

嘗到了甜頭,厲宴霆突然化被動為主動,用力吻了回去。

與其說是吻,不如說是啃噬。

時雨一開始還能努力回應,後面節節敗退,只能無力地攀着他的肩頭。

後腦被他的大手禁錮,時雨被迫仰起頭,承受他的瘋狂,疼出生理性的眼淚。

口腔中傳來血腥的味道,混着時雨的淚水,鹹鹹的。

男人眼中的混沌漸漸退去。

待看清楚眼前的人後,狹長的眼眸中閃過一絲錯愕。

「唔~」

脫離了禁錮,時雨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鮮的空氣。

「出去。」

厲宴霆的聲音冷冰冰的,不帶一絲溫情,彷彿剛才的激烈擁吻完全沒有發生過。

「厲宴霆,你好了?我去給你叫醫生。」

……

厲宴霆靠着牆,高大的身影寫滿了疲憊與落寞。

剛剛有一瞬間,差點又要對她心軟。

舌尖留戀地舔着唇角,那裡還殘留着她的香甜。

意識到自己的動作,厲宴霆自虐地繃緊手臂。

手銬嵌進手腕又深了一分,鮮血流淌進他的掌心。

可是腦海里小姑娘沉醉擁吻的畫面還是揮之不去。

「總……總裁,我替您把手銬摘了吧。」

徐助被自家總裁的樣子嚇到了。

時雨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夏醫生給厲宴霆測了心率,血壓,包紮手腕上的傷口。

時雨突然覺得自己好沒用。

一個念頭在她腦海里生根發芽。

「指標一切正常,以後要注意穩定情緒。」

夏醫生看着垂頭站在那的時雨,意有所指地說:

「一些容易引起情緒波動的人和事,還是遠離為好。」

厲宴霆抬頭甩冷冷地掃了他一眼:

「舌頭太多餘的話,我可以幫你割掉。」

夏醫生嘆了口氣。

沒見過這麼不配合的病人。

厲宴霆看了一眼垂頭喪氣的時雨。

「你還站着幹嘛?」

時雨愣了一會兒,才意識到這話是問她。

「我……」她囁嚅道,「我擔心你……還有,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厲宴霆掃了一眼,徐助就識趣地拉着夏醫生出了門,還貼心地把門給帶上。

「厲宴霆,我想抱抱你。」

小姑娘身上獨特的奶香味鑽進鼻腔,厲宴霆頓時渾身僵硬,精壯的手臂上青筋暴起,喉結上下動了動。

強行壓**內的火。

「說吧,這次又是為了什麼?」

時雨沒反應過來:「什麼為了什麼?」

厲宴霆掐着她的下巴,強迫她抬起頭來。

「上次,因為我與唐氏集團取消合作,你在我的車上做手腳,讓油箱爆炸。」

「上上次,就因為我把他趕出去,你把我引進布滿炸彈的倉庫。」

「時雨,為了唐啟峰那個混蛋,你還有什麼做不出來的?」

厲宴霆手下微微用力,時雨疼得眼淚都出來了。

「不是的,你聽我說……」

上輩子的自己確實做過很多混賬的事,時雨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你哭什麼?!」

嘴上這麼說著,手上的力道到底還是鬆了。

「你就這麼愛他?可以為他殺了我,甚至殺了你自己?」

一想到她站在天台邊緣搖搖欲墜的樣子,厲宴霆的怒火就遏制不住。

硬生生撇過臉不去看她,生怕自己衝動之下又弄傷了她。

「時雨,我還是那句話。」

「想要離婚,除非我死。」

時雨伸手扯着他的衣袖。

「厲宴霆,這次我是真的想跟你好。」

「我再也不去見唐啟峰那個混蛋了。之前都是我錯了……」

「我現在才知道,你才是對我最好的人……」

「從今天起,我會好好補償你……」

「呵,又來這一套。」

厲宴霆冷笑一聲:「時雨,你覺得我還會信你?」

「這次又想玩什麼把戲?」

「還是說,那個野男人不要你,你又想起我來了?」

「時雨,在你眼裡我厲宴霆是什麼?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丟掉?」

「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說……」

時雨心裏着急,乾脆豁出去了。

直接摟過厲宴霆的脖子,踮起腳,吻了上去。

厲宴霆身形一頓,然後開始抗拒。

時雨用力扳着他的脖頸,整個人幾乎掛在他身上,嘴唇不依不饒地貼着他的薄唇。

「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