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因着覺醒的原因,我總算找到了一個看起來很不錯卻有大雷的項目,最終秦朗拍板定下這個項目,並由我牽頭帶着宋沁沁做。

畢竟是重點項目,部門其他的人擠破頭都不能進,卻白白便宜了宋沁沁,大家敢怒不敢言,因此她的日子越發的難過。

項目不斷的推進,一切都很順利,一個月後秦朗在確定無誤後讓宋沁沁簽上了名字。

並且承諾我只等項目結束就可以晉陞我為部長。

但我壓根就不在乎,反正一個月後我就會離開這裡。

但是如果這個項目出現問題,被追究的最終責任人就會是宋沁沁,秦朗的責任也跑不了,而我卻可以全身而退。

我緊張而又興奮的等待着這一天的到來。

終於,這個項目的工地下面挖出了大量具有研究價值的古墓群,公司本想瞞而不報,但我早已匿名通知了媒體。

古墓一經發現就引來了各媒體的爭相報道,吸引了眾多的考古專家前來研究,

最終省**發話要求暫停施工等待發掘,項目被迫無限期停工。

但是公司已經投了大量資金進去,導致資金鏈斷裂,董事會震怒,這次秦朗別說保宋沁沁,他自身都難保。

不過我還是低估了秦朗的無恥程度,他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在了我和宋沁沁的身上,認為我沒有做好調查就接手項目,導致公司出現巨大損失。

看來在利益面前,秦朗和宋沁沁也沒有經受住考驗。

最終我和宋沁沁被開除,而秦朗為了給宋沁沁出氣對我發出行業封殺。

我能怎麼辦呢,我當然是開開心心的收拾東西,然後一紙訴狀將他們送上了仲裁庭。

期間秦朗聯繫過我一次,不過他不是找我協商的,而是威脅我讓我撤銷仲裁,否則就讓我在秦市待不下去。

我直接掛了電話並順手拉黑了他,只等仲裁開庭。

好好的休整了半個月後我去了新單位報到,沒錯,經過半年時間,我上岸了省稅務局公務員。

我明知秦市是秦朗的地盤,自然不會考慮到秦市工作。

第一天上班局長就將我叫到了辦公室詳細的詢問了我之前在秦氏的工作內容。

我心知這些東西在我來之前他們已經了解的一清二楚,如今恐怕是有些其他安排。

果不其然,一番鋪墊後局長安排我跟着部門領導跟進他們重點摸排一個公司稅務情況,正是我前東家秦氏集團。

根據舉報,秦氏集團在秦市隻手遮天,偷稅漏稅嚴重,因此省稅務局高度重視,已經安排了檢查小組暗訪。

這是我萬萬沒想到的,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親眼見見秦朗看到我的表情了。

經過半個月的摸排走訪,局裡已經掌握不少證據,。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早上,我跟着組長進入了秦市集團的大門,只不過我先一步去見了秦朗。

來來往往的公司里大家都對我面露嘲諷,甚至在秦朗辦公室門口攔住了我。

昔日的同事不屑的看着我:「梁小姐,要見秦總可是需要預約的,不知道你有預約嗎?」

「預約?笑話,還不快點讓秦朗出來,誤了事你可擔不起責!」我可不慣着她,直接懟了過去。

「你……,秦總早,梁安安她沒有預約就想硬闖。」呵,原來是一個告狀精。

秦朗從辦公室出來看到我似乎有些意外,但還是一臉的倨傲:

「梁安安,你長本事了,還敢去仲裁,我告訴你,沒有我的允許,誰敢用你就是和我秦氏作對,我讓他吃不了兜着走!」

「當然,如果你跪在宋沁沁面前給她道歉,再磕三個響頭,我可以考慮要不要放過你!」

「呵,秦總,讓您失望了,我不僅找到工作了,待遇還比這好,我的上司就在財務等着您呢!」說罷我轉身就走!

「好好好,我到要看看誰的膽子這麼大,敢和我作對!」盛怒的秦朗並沒有發現異常,可正常的公司拜訪怎麼會直接去財務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