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秦朗顯然被懟蒙了,思索片刻後緩和了語氣:

「小梁我這是看重你才讓你帶她,畢竟別人哪有你讓我放心。在我心裏你可是未來的策劃部部長。」

「嗝」我打了個飽嗝,「秦總,有水嗎,餅吃多了有點噎人。」

「小梁,我知道你有不滿,但是宋沁沁有上進的心我們應該鼓勵她,給她一個機會。」

拜託,剛才是誰說公司不養閑人了。這是職場不是學校,憑什麼我要幫她收拾爛攤子,世界皆你媽嗎。

「秦總,我帶不了,我在公司這麼多年,大大小小的策劃案做了不知道多少,可沒有一次的人比她難帶,您另請高明吧。」

既然打定主意要遠離宋沁沁,我就不能做她往上爬的墊腳石。

見我油鹽不進秦朗失了與我周旋的耐心:

「梁安安,我現在以你上司的身份命令你必須教會宋沁沁,否則你就捲鋪蓋捲走人。」

我正準備反駁卻被宋沁沁打斷:

「秦總,都怪我沒用,既然梁姐不願意帶我那就算了吧。我一個人也能行。」

遠離宋沁沁的台階遞了過來,我自然要抓住機會。

忽略她的茶言茶語我直接沖秦朗道:

「既然宋小姐如此有信心那我就恭候好消息了。」

秦朗也沒想到她會有這麼大的口氣,但不知道他哪根弦不對居然同意了,

最後拍板這次由宋沁沁先自己摸索,策劃部部長做最後的修改。

見事情解決了,我抬腳往外走。

剛出門口宋沁沁就喊住了我:

「梁姐,多謝你的栽培,我絕不會辜負秦總的期望。」

看着信心滿滿的她我真的很好奇,誰給她的勇氣,天真的近乎愚蠢。

下午的時候我約了一位客戶下午茶,

對方疑惑道:

「小梁可是難得得空,眼看這競標快開始了,今天怎麼不忙着標書的事了?」

「瞧您說的,我最近可閑了,這不得給公司的新鮮血液一個發展的機會嘛!」

對方聽完聲音都帶了幾分顫音:

「小梁啊,厚道!競標結束後咱們再約下午茶!」

「聽您的!」說罷我就掛了電話。

刀子遞出去了,就看對方接不接得住了!

這次宋沁沁負責的這項業務雖說金額不大,

可後續的發展前景非常好,

眾多公司都虎視眈眈做了不知道幾手準備,只有秦朗這個為愛降智的傻叉才會讓一個初出茅廬的實習生獨自負責。

雖說他是公司總裁,可如果其他董事知道他如此胡來他倆的下場怕是不會好。

公司沒有不透風的牆,很快大家就知道宋沁沁作為一個新來的實習生就能讓我吃癟。

秦朗為了敲打我,將我手裡的不少業務也分給了其他人,公司里議論紛紛,大家都等着看我笑話。

然而此舉正中我下懷,工作內容少了,工資照舊,誰是大怨種我笑而不語,太無聊了我順手從某寶下單了一套考公套書。

每天卡點上下班,其他時間就瘋狂刷題,日子開心的呢。

競標的前一天秦朗把我叫到辦公室:

「明天的競標你跟着宋沁沁去,有什麼不懂得你提點些,不要丟了公司的人」

「秦總,這策劃案前前後後都是人家自己完成的,我這臨時過去豈不是搶了人家的功勞,好說不好聽啊。」

憑我多年來的經驗,我深覺宋沁沁這次要搞事情,這種時候參合進去簡直是自討苦吃,何況我明天還有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