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真是抱歉,我沒什麼幹勁 真是抱歉,我沒什麼幹勁第8章 平冢靜的承諾在線免費閱讀_莉芙小說
◈ 真是抱歉,我沒什麼幹勁第7章 放學後在線免費閱讀

真是抱歉,我沒什麼幹勁第8章 平冢靜的承諾在線免費閱讀

田中參加完入學典禮,聽完了校長,等等一些領導的致辭,以及一位來自高三學姐霞之丘詩羽演講之後,入學典禮結束了。挺乏味無趣的,都是一些老生常談的話了。

倒是霞之丘詩羽學姐無愧才女之名,她的演講很有感染力,人又長得很好看,比那些地中海沒頭髮大腹便便的領導養眼多了。

可惜田中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坐在禮堂里,他一直低着頭打瞌睡。

晚上19:32,和太田分開以後,田中回到家中。

田中家,在千葉的一所公寓,田中父親是一名別人眼中的成功人士,婚姻美滿,事業成功。

現在在北海道自家的企業上班,所在的企業屬於日本一流的財團,在海外歐洲東南亞各地都有分公司,為全球提供了不少職業崗位。他的工作很忙,所以不怎麼回千葉。因為已經在千葉買了公寓,以及田中新惠工作的緣由,所以田中他們並沒有搬家到北海道和他居住。

田中的母親田中新惠,學歷博士,職業是一名老師。因為她從小憧憬她的母親,夢想是當老師,因此結婚以後她也沒有和大部分日本女性一樣辭職,在家當全職主婦。

「我回來了。」田中隨手將門關上,聲音一如既往的有氣無力。

「歡迎回來,歐尼醬。」田中的妹妹莉乃聽到田中回來的聲音。坐在沙發看電視的她,走到玄關迎接哥哥。

「嗯。」看着眼前的妹妹,田中應了聲。

莉乃正在讀國中三年級,莉乃長的和田中很像,一樣三無的表情,但莉乃的表情比田中豐富些。除了頭髮比田中長一些,可以說莉乃完全就是女性化的田中。雖然兩人長的很像,但性格卻截然不同。

莉乃顯然是要比田中靠譜多了,平常父母親不在家,家務活都是由莉乃負責。至於田中到現在沒有爛在家裡,得多虧了莉乃。

「哥哥,你今天回來比平常有點晚哦。」

「我和太田在外面的雜貨鋪門口待了一會,吃了點零食。」田中將鞋子放好在鞋柜上,向莉乃解釋了下,就躺在沙發上。

每次田中回家比莉乃晚,她總會擔憂問田中原因。這種感覺時常讓田中覺得他和莉乃的身份調換了,感覺他才是年幼的那一個,感覺也不錯就是了。被人照顧的感覺真好,只要承認自己的無用,心理就安逸了起來。

「太田君?又見面了嘛。」莉乃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了,『歐尼醬上個學期也提到這個名字很多遍了。可惡,竟然還有能比我和哥哥這麼親近的人。』莉乃聽到這個名字有些生氣,多少有些吃醋,雖然臉上沒什麼表情。

「嗯,是的。」田中將書包放在沙發旁的地上,躺在沙發上看着眼前正在播出的《夏目友人帳——緣結空蟬》,嘴上應了聲。

「真好呢,這個學期又和太田做同學,感覺被幸運女神眷顧了。」

陷在沙發溫暖懷抱里的田中,露出了懶洋洋的表情。

莉乃反而沒那麼高興就是了。

田中和莉乃都很喜歡《夏目友人帳》,是這部漫畫的忠實粉絲,莉乃在田中的影響下,也看了許多小說和漫畫。幾乎田中看過的漫畫,莉乃都看過。

「歐尼醬,媽媽打過電話給我,叫我們先吃飯起,她有事要晚點回來,要現在吃飯嗎?」

「嗯,是嗎?」田中聽到莉乃的話將拿起遙控器按了暫停鍵。

兩人坐在餐桌前,開始吃晚餐。兩人都是冷淡的人,加上吃飯時都不喜歡說話,所以吃飯時都很安靜。

吃完晚餐,田中感覺吃的有點撐就躺在沙發上休息,莉乃則在洗碗池前洗碗。

「歐尼醬,學校里沒有人欺負你吧。」莉乃有點擔心她哥哥,弱不禁風的,走幾步路就喘氣的人,被人欺負完全沒有反手之力。田中的體育成績好像從來沒有及過格,而且以前還經歷過那種事情,總是讓人擔心啊。

「呢?」水流聲有些大,田中聽的不是很準確。於是莉乃調小了水龍頭,再一次問道。

「放心好啦,這個世界還是好人多的。」

田中聽到手機有振動,打開了手機。

沒有就好,真是令人擔心啊。莉乃小聲呢喃了幾句。莉乃洗好碗,將碗筷全部歸回原位,將廚房收拾好。

抬頭看着躺在沙發的哥哥。現在的哥哥真好啊,容易讓人產生保護欲,以前的哥哥也不錯。在田中看不到的地方,莉乃的嘴角掛起淺淺的微笑。

莉乃身上因為做完家務出了一些汗,感覺不太舒服,就打算去沐浴。「歐尼醬,我去洗澡了。」莉乃看着躺在沙發的田中應了聲。於是拿着換洗衣服走進浴室。

田中打開Line群發現他的國中同學發來信息。

【福部里志發來一條信息請接受。】

田中點開這個紅點,看起福部發來的信息。

福部里志是田中在鏑矢中學的好友,當初田中剛轉到鏑矢中學讀書時。多虧有這個熱情的傢伙,才沒有遭受孤立和針對。也不能說完全沒有,田中的性格還是很惡劣的,只是沒有受到很大的影響。

他這種性格,天生就懶得交朋友。他的理念是朋友不在多在於精,人的一生有兩三個真心的朋友就足夠了,無需去刻意迎合其他人。再加上田中來讀書時,班上的圈子已經固定了,很難插入新人。

在日本,沒有朋友很容易被人欺負,造成校園欺凌事件。就這樣在福部的幫助下兩人成為了好友。初中有福部,高中有太田,無論在何時都能遇到這樣性格好的人他還真是一個幸運兒。

後來,田中通過福部認識了折木奉太郎和伊原摩耶花。折木和田中兩人在某種意義上很相似,所以很快就熟悉了。初中的時候就是因為這兩個人,經常借書給田中看,這才讓田中產生寫小說的想法。

四人在國中是很好的朋友,之後田中高中來千葉讀高中了,四人一起見面的機會才逐漸減少了,假期時還是經常見面。

然後田中收到了好友的電話。

「大文學家,開學怎麼樣。」福部笑嘻嘻的問道。

「還行吧,不算太糟。福部,你呢,怎麼樣?」田中想了想今天沒有什麼事情發生,沒有漫畫里偶遇美少女情節,也沒有碰到麻煩事情。很符合田中想要的生活,他滿意的回了句。

「好敷衍啊,田中你的回答,就不具體點說發生了什麼嗎。我的高中生活挺好的。依舊在總務委員會和手工部任職。」

田中的回答一如既往的潦草,但想了想田中的性格又覺得本是如此才對。『為什麼我身邊的朋友都是這種慵懶的人。』福部在心裏憤憤的吐槽到。

「真是大忙人。那折木呢。」田中打趣了一句,開始關注另一位友人情況。

「你為什麼不自己問他,而是問我。就這麼確信我知道他的情況。」

「他這種節能主義者,有時比我還懶。看到我的信息,肯定覺得沒必要回我的信息,將我晾在一邊。交朋友這麼麻煩,剛開學肯定也沒有交到什麼新的朋友。在這個基礎上,你這個老同學老朋友絕對是最了解他情況的人,所以直接問你啊。雖然我覺得沒必要問他的情況,他肯定是和平常一樣,每天重複他的節能生活,但還是姑且問一下。」

「你這是在自我介紹吧,說的很有道理。不過你說錯了。他加入社團了。」

「不會吧!他這種節能主義竟然會加入社團。」田中的心裏滿是驚訝。

「是的,他今天加入了古典文學部,雖然當時他和我說的時候我也是不相信的,信奉節能的他竟然加入社團了。不過你沒資格說他吧,你比他還懶。」

「古典文學部,是他姐姐逼他入社的吧。」他無視了後面一句話。瞎說什麼大實話。田中以前聽到奉太郎提到過他姐姐折木供惠以前加入的社團是古典文學部,稍微想了下其中的關係就明白了。

他以前去奉太郎家借書的時候碰到過他的姐姐。他的姐姐好恐怖,見識過她手段的田中和福部都明白奉太郎為什麼會加入社團。田中看到他的姐姐都會渾身顫抖,太恐怖了,不敢回想。

「這個我就不知道呢,反正他不是很樂意的樣子。」

電話那頭傳來幸災樂禍的聲音。

「那伊原摩耶花呢,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她加入了漫畫研究會。我們沒有在一起,她現在應該在家裡。」福部裝作沒聽懂的話,語氣依舊笑嘻嘻的。

「哦,是嘛~這麼關心她。」田中敷衍回道。『這傢伙還在找借口啊。都高中了還沒接受伊原。』

「田中你打算加入社團嗎?」

福部不打算在她身上多說什麼,直接轉移了話題。

「沒想法,沒有適合我的社團。即使有,我也不可能加入,我還是繼續當回家部吧。」

「那你就這樣一直爛在了無生趣的高中里吧。」

「不也挺好的。」

電話那頭的福部沉默了。

「歐尼醬,去洗澡了,你的睡衣我放在浴室里的。」莉乃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對田中說了句。浴室里冒出一股熱氣。

「哦,好的。」

「福部,我去洗澡了,之後再聊,拜拜。」田中聽到妹妹的話,應了莉乃一句,掛了電話將手機放在茶几上,走向浴室。

「好,拜。」福部將手機放在桌上,躺在床上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泡澡好舒服啊。好想沉浸在這該死的溫柔當中。』泡在浴缸里的他臉上露出舒服放鬆的表情。

田中一直有個想法,想一直泡在這浴缸里,不過田中所學的知識讓他放棄了這個美好的想法。田中在浴缸里泡了十分鐘,才起身沖洗身體。

拿着花灑沖洗身體時,田中摸着手腕上一道兩厘米的傷疤。

每次看到這個傷疤,他總是會奇怪這是什麼時候受傷的,但卻有關的記憶一點都沒有。下意思會忽略掉這個傷口,這個傷疤彷彿就像憑空產生的。所以田中就下意識認為是無意之中刮傷的。雖然這個傷疤有點奇怪,但想不出來個所以然來,就放棄了思考。

他洗完澡回到自己房間,拿着之前還沒看完的小說——東野圭吾的成名作《放學後》。莉乃也回到了自己房間,大概是在忙着自己的事情。

田中的房間非常簡約。一個書桌,一個書架,一張床,一台電腦,一個衣櫃。牆面上貼着一張熱愛生命四個字的海報,不知道是誰貼的,田中感覺醜醜的,但懶得撕下來,就放任在那裡了。

電腦是田中用來寫小說的,他的小說就是依靠這部電腦完成的,很多資料都是網上搜索的。

書櫃里全都是田中的寶貝,他花了很多錢買來的名著、詩集、小說以及漫畫,他所擁有的小說和漫畫書架已經擺不下了,床下面還有三個箱子裝着他的書。書桌上擺着兩個手辦——夏目貴志和貓咪老師。

田中靜靜的坐在書桌前看着書,只剩一半的內容了,他打算今天看完來着。看書時,母親進來了一趟,送來了一杯泡好的牛奶,田中不太喜歡喝牛奶,但是母親沉重的愛他不得不承受。

看完書後,他去琴房練了會肖邦的曲子,他有每天練半個小時或一個小時琴的習慣,這是以前學琴時一直保留到現在的行為。當然房間里的隔音效果很好,主要是琴房足夠大,能夠把聲音阻隔在這個房間里。

然後寫了今天的日記。田中有着每天寫日記的習慣,日記記錄自己生活日常的筆墨很少,更多是寫一些對今天所見所聞的感悟。如果沒經歷什麼事情,田中就不寫日記。他的兩篇日記記錄時間常常隔着十幾天。

這個行為主要是為了寫作積累素材,養成他對於每件事情的思考。往往每件小事情背後總會有大事發生,有見微知著的能力,是很必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