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元洲以南,斷龍崖上,日月神教。

一座龐大精美的建築,在鬼氣森森的崖壁上拔地而起,與之相對應的是,崖下的累累白骨,和血淋淋的人頭……

後殿。

夜北玄被雙腿的疼痛,刺激的醒了過來,緩緩地睜開眼睛……

「我這是在哪裡?」

丰神俊逸的臉頰透露着迷茫,如星般的雙眸四處打量,見到門外的兩個身影,他知道自己被軟禁了。

想起昨天在大殿上發生的事情,夜北玄就是一陣的苦笑。

「我是真給穿越者大軍丟臉啊,居然落得這種下場。」看着自己已經沒有行動能力的雙腿,夜北玄自嘲的笑了笑。

沒錯,他夜北玄穿越過來已經有二十年了,一開始還有點懵逼,不過隨後他就展現出了極強的天賦神通!

從小就是大人口中,別人家的孩子。

十七歲一手創立了日月神教,經過三年的發展,已經成為了元洲第一大黑暗勢力。

他不僅是元洲最年輕的教主,修為更是達到了至尊境界,真正的立於萬萬人之上!

可就在他極度意氣風發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被下了往生蠱。

往生蠱生性兇殘,以吞噬宿主的生命力為生,直到將宿主吸幹才肯罷休。

可以說中了這種蠱,那就離死不遠了。

蠱蟲雖然厲害,但是下蠱也極其困難。

必須是宿主完全處於一种放松狀態,蠱蟲在以氣入體,而且必須連續氣息入體一年時間,中途不能斷一天。

所以能下蠱之人,必然是他極其親近之人,而符合這些條件的人,只有一個。

那就是他的師妹,花間裳。

事實也確實如此,就在昨天,花間裳直接在大殿攤牌,以夜北玄被下往生蠱,修為盡散為由,將教主之位取而代之。

而最令夜北玄沒想到的是,平時柔柔弱弱,就給他做做飯,洗洗衣服的師妹,居然也是一名至尊強者!

花間裳一上位,就將夜北玄那一派的人全部就地誅殺!人頭掛在斷龍崖……

而他夜北玄也被打斷雙腿,囚禁於此。

想到這裡,夜北玄心情開始變得憤怒,他千算萬算,可還是沒算到會在自家師妹身上翻了車。

他夜北玄作為上一任魔教教主,可以稱得上是殺人無數,可對於自己唯一的小師妹,還是格外寵溺的。

他實在想不明白,花間裳為什麼要這麼做。

就在此時。

鎏金鳳舞大門,突然被從外面打開,夜北玄只覺一陣香風襲來……

一個極為苗條的身影,在陽光的照射下若隱若現,一襲隱秘的黑紗,罩在乳白色裡衣上面,顯得異常誘惑。

來人長的極其美艷!世間話語不能形容其半分,眼角的美人痣更是點睛之筆,天上仙子,也不過如此。

穿着冰蟬**的纖細玉腿,在乳白色裙擺里若隱若現,腳下並沒有穿鞋,每一步下去,都會有一個金色蓮花虛影將其拖住。

玉足抬起之時,金色蓮花虛影又會慢慢的散去,如此往複……

可是即便如此美人仙子,夜北玄也僅僅只是看了一眼,就把視線挪開了。

因為這人正是奪走他一切的人———花間裳

「你來幹什麼?殺了我?」夜北玄語氣冰冷的說道。

話音落地。花間裳原地頓了一下,金色瞳孔微微張開,有些不知所措。隨後不知是想到了什麼,又恢復了表情。

「師兄。我怎麼會殺你呢,你可是我最愛的人,為了你,我寧可去死。」花間裳輕輕坐在夜北玄身旁。

玉手緩緩撫上夜北玄如刀刻般的側臉,神色儘是溫柔。

夜北玄有些懵逼,看到那絕美容顏上的溫柔,和昨天大殿上的她,差別猶如天塹。

「我如今已經落在你的手裡,體內還有往生蠱,修為全無,雙腿也廢了,你又何必惺惺作態?」夜北玄一撇頭,再次說道。

花間裳神情淡然,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

「師兄。你如果乖乖的,好好聽我的話,那麼往生蠱你就不用擔心,我自會搜刮天材地寶給你服用。」

隨後花間裳仙顏一凝:「但是如果師兄不聽話,還是和以前一樣的話,那麼我就會殺了師兄,等師兄二世輪迴,不管等多久我都等,在此之前,我會和師兄的屍體在一起,永遠不會分離……」

夜北玄聽着聽着,只覺得汗毛直豎!

看着越說臉色越紅,眼睛彷彿在流水一般的花間裳,他突然明白。

這不就是上一世的病嬌嗎?

難怪要殺光自己一派的人,因為自己這個老色批培養的人,全特麽是漂亮女人!各種類型的都有。

以前就覺得花間裳見到自己一派的人,就會變得冷漠,感情原因在這啊?

突然。

花間裳伸出纖纖玉手,將夜北玄整個抱住:「師兄……師兄……不要拒絕我,我已經忍耐太久了……」

一股股幽香直鑽鼻腔,看着逐漸放大的絕世容顏,夜北玄一把將花間裳給按住了。

花間裳表情逐漸開始變得黑了起來,眼神死寂,彷彿下一秒就要爆發。

可即便是這樣,夜北玄依舊不為所動。

讓他去吻一個剛剛奪走了自己一切的女人?不好意思,他做不到。

「師兄。你體內的蠱蟲咬的你很疼吧?需不需要這個?」花間裳眼神逐漸變得冰冷,可是語氣還是不變。

隨即從乳白色衣袖裡拿出一盒煉製過的天材地寶,在夜北玄面前晃了晃。

往生蠱是吸食宿主生命力為生,但是如果宿主體內有天材地寶,那麼往生蠱就會先去吸食天材地寶。

換句話說。

只要有源源不斷的天材地寶,那麼夜北玄就可以一直活下去。

不過即便是這樣,夜北玄也沒有屈服。

花間裳為什麼給他下往生蠱,他已經完全懂了。

如果自己離開了她,那麼他就會失去天材地寶的來源,從而去死,所以自己想要活下去,就只能依附於花間裳。

可他夜北玄錚錚鐵骨,寧可站着死,也絕不苟活,又怎麼可能真的如了花間裳的願?

正準備一把將花間裳推開,腦中卻傳來了一道機械提示音。

【叮。】

【恭喜宿主綁定:安撫病嬌系統】(系統佔比非常非常少,基本沒有。只是為了前期接觸女主,提供一個動力。)

【只要宿主安撫、滿足病嬌的想法,從而躲過致命危機的時候,系統就會提供一個選項盲盒如:(資源盲盒、功法盲盒、血脈盲盒、兵器盲盒……)以此類推。】

【綁定病嬌。】

【姓名:花間裳】

【修為:尊者初期】

【身份:日月神教教主】

【好感度:爆表表!】

腦中語音還未說完,夜北玄就撥開花間裳的玉手。

在花間裳憤怒又漸漸疑惑的眼神中,夜北玄直接扣住花間裳精緻的青絲,一把拉到近前……

下一秒。

只覺得香甜滑膩入口,呼吸急促下,感覺五臟六腑都充滿了這股香氣。

【境界:搬血、洞天、化靈、封侯、銘紋、虛神、尊者、半聖、大聖、歸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