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張奕方雨晴末日小說筆趣閣 第5章_莉芙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張奕三個人推着三大車物資回到了小區。

一路上,許多鄰居都看到了這一幕,都不禁議論了起來。

張奕也不怕被人看到,倒不如說他有意而為之。

如果只是想要苟住一條性命的話,他完全可以變賣所有的資產,然後跑到荒無人煙的地方修建一個牢不可破的堡壘。

可是那樣的話,他如何報復上一世把他活活剁碎的鄰居們呢?

不殺光那些人,張奕的心病就永遠無法消失。

所以他選擇留在這個小區,以另一種殘酷的方式去報復所有虧欠他的人!

張奕在超市購物的時候,就已經有一些鄰居看到了。

而且方雨晴和林彩寧之後也肯定會把這件事情傳出去。

躲躲藏藏是沒有絲毫意義的。

他甚至已經預料到了末日的時候,會有不少人試圖衝進他家裡搶東西。

這一切,他都是切實經歷過的。

不過他還並不害怕,因為這一世,他會提前做好準備。

就是要讓那些人看得見,卻吃不着,最後只能氣個半死。

張奕和方雨晴他們住在一棟公寓樓。

因為張奕在沃爾瑪的倉庫做管理,所以鄰居們經常托他幫忙買折價的東西。

故而大家都認識張奕。

看到張奕他們三個人買了那麼多東西回來,一個帶着孫子出來玩的大媽走過來。

她看着推車裏面那些吃的,還有新鮮的牛羊肉,頓時有些心動。

「小張啊,你們怎麼帶了那麼多東西回來。是不是倉庫裏面處理的。」

「這麼多你們也用不完,要不然給鄰居們分點?」

這是在業委會上班的林大媽,平日里仗着自己在小區有點權力,就經常對鄰居們指指點點,拿自己當領導。

過去還常常讓張奕幫她買便宜的折價貨物,性格極為愛佔小便宜。

而在前世,她也靠着胡攪蠻纏,從張奕這裡討要過一些吃的。

可當所有鄰居衝到張奕家搶劫的時候,她非但沒有阻止,反而表現的比年輕人還有勁。

方雨晴和林彩寧也不想招惹這個女人,連忙說道:「這些東西都是張奕買的,我們只是幫他送回來而已。」

林大媽的眼睛立刻望向張奕,笑眯眯的說道:「小張啊,看樣子這些是你們倉庫的東西。分給林大媽一點怎麼樣?」

她說話的時候,她那個孫子小虎已經爬上一輛手推車,伸手就掏出一盒巧克力。

別看他人小,但是眼睛歹毒的很,那一盒進口巧克力超市裡賣二百多。

張奕二話不說,劈手就把東西搶了回來。

然後他冷冷的對林大媽說道:「不好意思,這些東西我自己留着吃呢!」

反正馬上就是末日了,他現在連客套一下都懶得做了。

林大媽臉色驟然一變,「你……」

張奕這麼不給她這位小區領導面子,讓她非常生氣。

尤其是她孫子小虎,被張奕扒拉開之後,更是哭鬧着要吃巧克力。

甚至指着張奕,一臉憎惡的罵道:「你這個壞蛋,快把巧克力還給我!要不然我打死你!」

張奕冷冷的望着他,沉聲說道:「再說一句我扇你的嘴!」

林小虎被張奕嚇住了,「哇!」的一聲就大哭了起來,坐在地上開始撒潑打滾。

林大媽趕緊去哄孫子,然後氣憤的責備起張奕來。

「你多大個人了,怎麼還跟小孩子計較?」

「不就是一盒巧克力嗎?送給孩子吃怎麼了?」

「要不然你就給他一盒巧克力吧!算是我買的,回頭我就把錢給你。當誰想占你便宜是的!」

張奕卻是嘴角一撇。

現在都是移動支付了,付錢無比的方便。

她說什麼回頭給錢,顯然就是想要賴賬。

「我說了,這是我自己吃的。想吃自己去超市買去!」

張奕冷笑了一聲,然後招呼方雨晴和林彩寧就走。

他們前腳剛走,後面就傳來林大媽的大罵聲。

張奕充耳不聞。

林大媽的兒子和兒媳婦在外面工作,就她一個人在家帶孫子。

平日里老太婆買菜都是只買一天的。

所以末日來臨之後,他們家的物資是最先耗完的。

當初,張奕心軟幫助了他們,可這一世沒有了張奕的幫助,這不道德的老太婆跟她那個調皮的孫子小虎能活十天都算是奇蹟。

張奕才不想跟屍體鬧彆扭。

也不是他心狠,而是那一天來臨之後,人人光是顧好自己就很艱難了。

其他人的死活,自然是得在他後面。

等到把三車的物資都推回家中,張奕就讓她們離開了。

「張奕,別忘了要請客哦!」

方雨晴沖張奕俏皮的眨了下眼睛。

可是張奕看到之後,只感覺內心一陣反胃。

他敷衍了一下。

兩個女人本來還打算留下來,尋找張奕是隱形富二代的蛛絲馬跡。

但是看到張奕一副沒心思招待她們的樣子,兩人只好先行離開。

她們走之後,張奕打開了自己的異空間,然後把東西都收了進去。

準備觀察一下,這些物資放在空間之中會不會有什麼變化。

做完這些,天色已經很晚了。

張奕沒有急着休息,而是拿出紙筆來,詳細策划了一下接下來一個月的準備工作。

雖然他平日里很懶散,但是為了活着,人總是能夠爆發出足夠的潛能。

「想要在末日過的舒服,首先要搞定食物問題,這個好解決。」

「除了我日常採買的東西,其他的都可以從倉庫當中取。不過這個不能着急,要先做好調查。」

「而且要在末日之前幾天再收取,避免引起別人的注意。要是被抓起來,在班房裡肯定熬不過幾天。」

張奕在本子上寫下了「食物」二字,在後面打了一個勾。

「然後是取暖。」

「到了末日之後,能源供應極為短缺,空調很快就沒辦法用了。」

「那麼,就得使用最簡單的方法。壁爐是首選!」

壁爐和火炕的原理差不多,都是採用原始的方法來取暖。

歐洲的冬天溫度特別低,都是採用這種方式度過漫漫寒冬。

「這樣的話就得把屋子重新裝修一遍,最好加上絕緣隔熱層。」

提起裝修,張奕想到了前世自己家被人破門而入,不禁心中一緊。

「還需要把我家打造成一個無法攻破的鋼鐵堡壘。」

「首先是全面加裝厚鋼板或者合金材料,起碼得能抵擋得住一般的爆破。」

末日來臨之後,人們為了生存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必須要做好完全的準備。

不能夠拿生命安全開玩笑,張奕已經品嘗過一次死亡的滋味了,絕不願意再體驗第二次。

安全屋的問題也好解決。

天海市有專門為權貴做安保工作的安保公司。

其中就有打造安全房的服務。

張奕記得前世看過新聞,說國外曾經有頂級大富豪打造了一座超級堡壘,甚至可以抵擋小型H武器的攻擊。

「再然後,是藥品。我必須防止自己生病無法醫治。」

「沃爾瑪的倉庫當中有許多常用的藥物,可以治療感冒、發燒之類的小病。但是這些遠遠不夠。」

「寒武風暴起碼持續幾十年,我要做好萬全的準備。」

還好張奕在天海市的人脈比較不錯。

畢竟是做倉儲管理的,他也認識一些醫院倉儲的工作人員。

只要能夠給得出足夠多的錢,無論什麼葯都能搞得到。

這些問題得到了解決之後,張奕用手中的圓珠筆在本子上敲了敲。

「接下來,還有最後一個問題需要解決了。」

他的目光變得銳利了起來。

「那就是武器!」

末日來臨,人性喪失,為了搶奪物資而發生的戰鬥隨處可見。

人命如草芥,想要活着,就必須擁有足夠的武力。

張奕並不是什麼格鬥高手,但是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只需要準備的武器足夠強,就不用擔心這種問題。

「開山刀、撬棍和開山斧很好搞到。」

「弓弩、氣槍和複合弓也有渠道。」

「但是最厲害的,當然還是美式居合。這個玩意,在國內只有通過黑市才有辦法獲得了。」

「出國去搞?也不現實,外面人生地不熟的,出去一趟來回就得好多天。我沒有國外的持槍證,也不可能去武器店買。」

張奕摸了摸下巴,這個問題暫時還沒有辦法搞定。

但是他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只要肯花錢,應該會有門路搞定。

他花了三個小時,制定了完美的方案,然後才痛快的洗了個熱水澡,然後躺在自己舒服的床上睡了過去。

……

第二天一早,張奕從床上爬了起來。

一晚上他睡的並不算好,其間因為做噩夢驚醒了幾次。

醒來之後,發現自己還躺在家裡溫暖舒適的大床上,這才長長鬆了一口氣。

末日那段時間對他的心靈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為了避免重蹈覆轍,張奕更加堅定了決心,一定要做好萬全的準備!

張奕起床之後,給自己做了頓早飯。

然後打開異空間,查看扔進裏面的物資的變化。

讓他欣喜的是,放了一個晚上的肉類和水果、蔬菜,竟然絲毫沒有變化。

肉類短時間看不出來什麼,可是水果跟蔬菜過夜之後就容易不新鮮了。

然而放入異空間之後,那些水果與蔬菜就跟昨天剛買的時候一樣。

「我的異空間是獨立於這個世界之外的,或許時間變化的規則也有不同。」

「有可能是時間流速更慢,甚至是靜止的。這可是個天大的好消息!」

「這樣一來,我可以毫無顧忌的往裏面放各種各樣的東西了。」

不過,當張奕查看放進去的幾條魚時,卻發現它們都死了。

死了之後栩栩如生,也並沒有出現變質。

張奕摸着下巴,又懂了一些異空間的使用規則。

「活物無法放進去,或者說放進去之後也不能長時間生存。看樣子我自己住進去的想法不太實際了。」

這也不是什麼大問題,異空間裏面白茫茫一片,哪比得上張奕自己家舒服。

只要能夠往裏面放東西就好。

這麼一想,張奕的腦海中出現了許許多多的東西。

既然可以保存鮮肉和蔬菜、水果,那麼做好的飯菜又怎麼樣?

張奕雖然自己會做飯,但是終究比起專業的大廚差距還是不小的。

以後只能靠自己做飯,對他來說早晚都會膩的。

於是,張奕立刻打電話,給天海市最大的五星級酒店。

「您好,這裡是洪福天下大酒店。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您的嗎?」

張奕立刻說道:「我家裏面要邀請客人,大擺三天三夜的流水席。所以需要預訂500桌飯菜!」

電話那頭也是吃了一驚。

500桌飯菜,就是他們做也得做上好久。

而且他們是五星級酒店,一桌酒席最便宜的也得三四千。

500桌下去,那可就是100多萬!

服務員不敢自作主張,連忙說道:「請您稍等,我去請示一下我們經理。」

過了一會兒,另一個人接過了電話。

「先生您好,我是鴻福大酒店的經理陳定方。不知道您如何稱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