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張奕走出了家門,外面一片祥和的景象,充滿了人間的歡欣與愜意。

不少家長帶着自己的孩子,在小區的廣場上玩樂,臉上充滿了幸福的微笑。

可是張奕知道,再過一個月,這一切都會化為泡影。

他快步走出了小區,距離小區不遠就有一家米其林三星的西餐廳。

吃上一頓飯起碼得花上五六千,過去張奕一直捨不得進去吃飯。

不過現在他可是毫不在乎了。

死而復生,必須要好好慶祝一番!

走進餐廳之後,張奕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然後把上面最貴的菜全都點了一遍,又要了一瓶拉菲莊園的紅酒。

這一套下來,五萬塊錢就花了下去。

就連餐廳裏面的服務員看着張奕都眼神曖昧,覺得他肯定是一個有錢的富二代。

否則的話,普通人怎麼會一頓飯吃那麼貴的東西?

張奕可不管別人怎麼想,等到一桌子美味大餐端上來之後,就開始大口的往肚子裏面塞。

或許是因為經歷了六個月的寒冰末世,此時的他吃到這種美味的東西,感動的都快要流出了眼淚。

所以他的吃相也變得有些兇猛,引得周圍的食客議論紛紛。

張奕才不管他們。

要知道,在末日來臨之後,人們甚至可以為了一包泡麵跪下來磕頭。

等到那個時候,所有的文明與道德都會化作泡影。

就在張奕在餐廳裏面吃着東西的時候,窗外路過的一個女子卻停下了腳步。

那是一個長發飄飄,妝容精緻,穿着古馳高跟鞋的女子。

正是前世害死了張奕的方雨晴。

而她旁邊,還跟着她的好閨蜜林彩寧。

兩個人路過米其林三星餐廳的時候,都會忍不住多看兩眼。

對於這種高奢侈的場所,二人的心中一直都非常渴望。

無奈手中的資金不允許她們到這種地方揮霍。

但是這絲毫不妨礙她們用巡視的目光看向裏面。

或許就能夠發現那個優質的富二代,可以讓她們釣凱子。

結果,方雨晴卻驚訝的發現張奕在裏面,面前擺了一大桌子頂級的食物。

「那不是張奕嗎?他怎麼會有錢在這裡吃飯?」

方雨晴驚訝的說道。

林彩寧也是詫異的捂着嘴,「張奕,他原來這麼有錢的嗎?」

說話的時候,她眼神有些曖昧的看了方雨晴一眼,然後笑道:「雨晴,你可真是好福氣啊!追你的那個舔狗,原來是個隱形的富二代。」

「你看他那一桌子東西,起碼得五六萬。普通人誰能一頓飯吃這麼貴的東西啊!」

林彩寧的語氣之中有些羨慕。

因為她知道,張奕追求方雨晴已經有半年了。

不過方雨晴一直都在吊著張奕,並沒有拒絕,但是也沒有答應。

方雨晴是個十足的拜金女,她一直覺得自己可以嫁給一個優質的富二代,做少奶奶。

但是對於張奕這個在天海市有車有房的小資,她又捨不得放棄。

所以一直以來,方雨晴都是把張奕當做備胎。

不過今天見到張奕竟然能一人獨享數萬元的豪華大餐,不禁讓方雨晴開始產生了懷疑。

「難道說張奕其實是個隱形富二代?」

方雨晴托着下巴開始思考。

她越想越覺得有這種可能性。

「對了,電視劇中不是經常有這種人嗎?」

「明明自己很有錢,但是為了尋找真愛,所以假裝自己只是個普通人。」

方雨晴說的自己都信了,她的眼睛亮了起來。

萬一那是真的,自己可就省去了很大的功夫。

畢竟張奕一直在追求她,她覺得自己只要點點頭,張奕立刻就會向她求婚。

林彩寧也在一邊勸道:「雨晴,我們進去找張奕吧!」

其實她是盯上了那一桌子好吃的。

這可是米其林三星的餐廳啊,裏面的大餐普通人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嘗到。

方雨晴猶豫了一下,卻搖了搖頭說道:「這樣不好吧!容易讓他覺得我是個拜金的女人。」

「這樣吧,我們在外面等着,假裝跟他是偶然遇到的。」

方雨晴可不是傻子,她不會為了一頓飯而放低自己的姿態。

就算張奕真的很有錢,她也要擺出女神的風範來。

只有那樣,將來兩個人在一起了,她才可以好好的控制住張奕,讓他繼續做她的舔狗。

於是兩個人就在餐廳不遠處躲了起來,等待着張奕出來。

張奕吃了一個多小時,幸福滿滿的摸了摸自己圓滾滾的肚子。

接下來,他打算去附近的超市買點物資回去。

雖然他有極大的把握,從沃爾瑪倉庫搬運物資回來,但是小心駛得萬年船。

還是提前備一些物資為好,免得出現什麼意外。

畢竟他是挨過餓的人,不能夠容許任何意外發生。

張奕痛快的結賬,在服務員殷勤的笑容中走出了餐廳的大門。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張奕,這麼巧啊!」

張奕扭頭一看,赫然是方雨晴與林彩寧兩個人。

方雨晴伸手將自己的頭髮攏到耳後,故意露出自己白皙的脖頸和粉色的耳垂。

張奕心中冷笑不已,這樣的套路,是綠茶經典的招數。

要的就是不經意間讓男人心動。

方雨晴這個頂級綠茶+白蓮花,自然是深諳此道。

只可惜,如今的張奕已經不是曾經那個單純的舔狗了。

畢竟就在不久之前,他可是被這個女人害得失去性命,她甚至還要打斷自己的肋骨熬湯喝!

想到這裡,張奕的目光忽然變得有些陰冷,那是**裸的殺意。

反正再過不久就是末世了,即便是殺了她也不會存在任何問題。

方雨晴被張奕看的也是遍體生寒,緊張的說道:「張奕……你……你怎了?」

張奕很快收斂了自己的目光,淡淡的說道:「沒什麼,我認錯人了。」

他忽然改變了主意。

讓這個女人就這麼死,實在是太便宜她了。

倒不如讓她體驗一番末日的絕望之後,再用手段玩死她。

以有心算無心,張奕有足夠的時間準備,再加上有重生前的記憶,有一百種方法讓她痛苦的死去。

所以現在,反倒是用不着收拾她。

現在最關鍵的,是要打造一座最安全的避難所,讓自己能夠在末世當中安全舒適的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