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月醉暖宿寒 月醉暖宿寒第2章 搏鬥魔狼在線免費閱讀_莉芙小說
◈ 月醉暖宿寒第1章 絕處逢生在線免費閱讀

月醉暖宿寒第2章 搏鬥魔狼在線免費閱讀

縹緲大陸

斯奇聖國

庫亞威城邦附近的懸崖處

「啊,好痛啊,姐姐,我要堅持不住了,拉我上去吧,這裡沒有木靈果。」只見一少女在懸崖邊,兩隻手扒着崖邊看着已經鬆動的石頭,不敢亂動。

「妹妹啊,這裡當然沒有木靈果,我也沒有受傷,你還是太天真了啊。」

看着臉色變得猙獰的樂醉瑤,少女一臉不敢置信,「姐姐,為什麼,我們是好姐妹啊。」

「誰跟你是好姐妹,你只不過是樂家的養女而已。「

「怎,怎麼可能,爹爹和哥哥都對我很好呢,爹爹在為我找功法,還有哥哥,哥哥也在塔爾學院藏書閣幫我尋找呢,我不是養女的。」

「哼,你手上戴的那隻納戒就是最好的證明,那可是七品納戒,整個斯奇聖國都不一定能尋到一隻,若不是認主,早就是我的了。

你一個修為只能在靈者一階不能寸進的廢物,不配擁有這麼好的納戒。」樂醉凝眼中閃爍着嫉妒與狠毒。

少女在懸着的身體聞言彷彿受刺激般不停的微微瑟瑟發抖,淚珠簌簌從眼眶滑落。

「妹妹,今日你必死無疑,姐姐我就告訴你吧,少城主只是因為你的實力和你嫡支身份才和你這廢物虛與委蛇的,和他情投意合的人是我,妹妹,你不若猜猜,他知道你是樂家養女時的情形吧,哈哈哈。」

樂醉凝看着瘋狂的樂醉瑤和樂醉瑤身後無視這一切的自己的貼身丫鬟香兒,絕美的臉上慘白一片。

樂醉瑤笑夠了,一腳踹向樂醉凝扒着的石頭,一雙絕望的眸子消失在懸崖處。

「凝兒啊,不要記恨我,要怪就怪大伯不該給你和甫哥哥訂婚。」

樂醉瑤看着漆黑的崖底,帶着人轉身離去。

痛!

腦袋疼痛欲裂,身體也如卡車碾壓過的痛,非常難受!

卷翹的睫毛微顫,緩緩睜開,清澈水潤的大眼中一片迷離,入目的是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的那種。

她皺了皺鼻子,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血腥味。

待視力適應後,她觀察着看着眼前茂盛的叢林,身下嶙峋的岩石分散在樹木附近,她有些迷茫。

「這裡是哪裡?」

她可是二十一世紀全球第一隱世家族培養出來的第一殺手,不是正在執行任務的關鍵階段,被自己的搭檔刺傷了嗎?怎麼會在這裡。

一陣陣疼痛再次襲來,腦袋像是要爆炸一般,樂醉凝右手扶着頭,咬牙忍耐,承受着痛意。一盞茶之後,疼痛消失,豆大的掛在額頭。

樂醉凝這時發現腦海中多了一段記憶,她讀取着多出來的記憶,慢慢接納消化。

身體原主的記憶和體驗彷彿刻在她心間,雖然原主年紀尚小,但是突然間遭受背叛的無盡痛苦和得知自己一直相信的人卻一直在騙自己的窒息感讓樂醉凝感同身受。

慢慢睜開眼,樂醉凝釋然一笑,原來自己穿越了,而且還是以實力為尊、魔獸縱橫的世界。

巧合的是小女孩的名字也叫樂醉凝,十二歲,是庫亞威城邦有名的廢物、樂家的養女。

樂醉凝看着天空中清冷的彎月,一抹狠戾的笑意在林中飄蕩,「從今日開始,我便是樂家養女樂醉凝,你遭受到的背叛欺辱,我來為你報仇。」

樂醉凝是縹緲大陸下三國斯奇聖國,庫亞威城邦樂家家主樂槿陽的養女,也是庫亞威城邦人人都知道的廢柴,因為她是混沌屬性。

縹緲大陸,是一片地貌遼闊無邊,空氣中充滿靈氣之地,就如呼吸的空氣一樣,人人都可以修鍊,修鍊也與人類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

修鍊從靈徒道引氣入體為開始,晉陞為靈者後需檢測靈力屬性,按照對應屬性的功法修鍊才能晉陞,否則,一輩子也無法突破靈者一階。

靈力屬性分為常見的金木水火土,變異屬性風雷冰。功法也分為凡、靈、玄、天、仙五個階別,每個階別又分為低中高三級,仙階更是幾乎絕跡,千萬年來,未有聽聞仙階功法出世的消息。

武技也是發揮實力的重要加持,等級如功法一樣,一般流傳的都是凡階武技,而更高階的武技都是由大家族,大宗門,大勢力把持,還有就是可以從大能隕落時留下的傳承之墟獲取。

在所有靈力屬性中還有一種特殊的屬性,就是混沌屬性。

混沌屬性萬年難得一遇,凡是混沌屬性修鍊起來皆為天才,可修習八種屬性的武技,並且修鍊速度是常人的數倍不止,所以,有人將之稱為天才屬性。

但盛極必衰是永恆的道理,混沌屬性也有它的弊處,不然也不會被稱為廢柴屬性。

因為混沌屬性的人萬年難遇一個,所以功法少之又少,即使有,也會被人毀掉或者秘密藏起來,誰都不想世上多一個和自己搶奪資源的妖孽天才。

沒有功法就無法修鍊,只能停留在靈者一階這個等級,無法寸進。

樂醉凝便這既天才又廢柴的屬性。

養父樂怕樂醉凝隨自己去闖傳承之墟太過危險,就和有意結親的城主歐陽天定下了樂醉凝與歐陽甫的婚約,自己則獨自去尋找混沌屬性可修鍊功法,三年來音訊全無。

樂家則交給了弟弟樂槿鉉打理,而樂醉瑤就是樂槿鉉千寵百疼的獨女。

自從樂槿陽走後,二嬸和樂醉瑤就對她百般刁難,二叔則是假裝不知,但樂醉凝是個善良到傻的,一直把二叔一家當作親人,怕父兄為難,一直處處退讓,以為自己退讓就能一家人和和睦睦。

這次則被樂醉瑤哄騙,以自己受傷為由騙樂醉凝來到懸崖摘取木靈果,結果被推落懸崖致死。

「欺辱我都,背叛我的,都洗乾淨脖子給我等着吧,賬要一筆筆算清楚才好。」少女眼神閃過冷冽。

「嗷嗚,」

一聲聲狼嚎傳來,樂醉凝慢慢坐起來,看着自己無力垂落的左胳膊,她知道是脫臼了。

「嘖,太弱了,靈者一階不夠看啊,還是需要儘快提升實力。」右手抓住左胳膊,「喀拉」一聲,快速接上了左胳膊,活動左胳膊時,瞥見左手食指上戴着一枚黑色納戒。

「這個應該就是樂醉瑤說的七品納戒了吧。」

「嗷嗚,嗷嗚嗚」來不及仔細觀察,越來越近的狼嚎聲傳來,樂醉凝直起身,環顧四周,只找到一節樹枝作為武器。

如今她身體多處受傷,靈力所剩無幾,無法快速奔跑,只能背水一戰,她堂堂隱世家族培養出來的頂尖殺手,一般的魔獸,她是不懼的,但現在有傷在身,不得不小心,小命為上。

樂醉凝全身戒備,觀察着聲音傳出來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