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神:源初的歸宿第1章 最後一次的輪迴在線免費閱讀

原神:源初的歸宿第2章 初臨提瓦特在線免費閱讀

一片草地上,一個少年躺在那裡,微風拂過青草盪起陣陣漣漪,少年雙手抱頭看着天空漂浮的幾朵彩白雲不知道在想什麼。

「果然在這裡。」隨着一陣聲音傳來,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青年出現在他身邊。

「每次找不到你你都在這裡,這裡對你有什麼魔力嗎?」

少年瞥了他一眼「這個地方就這麼大,不在這裡我還能去哪?繼續回去你那小木屋?起源…你把我帶到這裡究竟是要幹什麼?」

名叫起源的青年微微笑着「我不是說過嗎?你已經死了,你的身份特殊冥界那轉生池承受不住你的靈魂,我只能讓你先待在這裡。」

少年坐起身扭頭看向起源「然後呢,教我畫符,笛子,棍法?」

起源眼裡閃過一絲異樣的目光「希洐,還記得我給你說過什麼嗎?關於那源初的故事。」

希洐盯着他「怎麼?難不成你想說我就是那轉世輪迴的時空?」

起源有點驚訝「哦?你知道了?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沒錯你就是時空,因為無聊而去輪迴的第六位源初,甚至因為靈魂太過強大導致轉生池出現了問題。」

說著,起源拿出來一個本子「我看看,第一世你轉世在一個帶有靈力的世界,雖然轉生在一個普通世家但是資質不錯,我們幾個本來以為你會一直變強然後回來,誰知道你半夜被隕石砸死了。」

起源翻了一頁「第二世,也挺倒霉的,好沒出生就被打了,第三世出生在一個王朝,這次沒被打,活下來了,不過沒有修鍊途徑,而且在你28歲的時候被滅國了,你又被抓去當黑奴了,30歲那年累死了,第四世出生就被拋棄了幸虧被一家孤兒院收養了,不然又早逝了,不對,你是18歲被車撞死的,還是英年早逝。」

希洐聽着起源就像報賬一樣講述自己的前世今生整個人都麻了「原來我點背是從幾世前就已經有了。」

過了不知道多久,起源把本子收了起來「這就是你輪迴的經歷,說實話,寫成小說估計都沒人信。」

希洐嘴角抽了抽「那接下來呢?繼續去輪迴?」

起源擺擺手「要是再讓你去輪迴估計再等個幾十萬年都回不來所以我們幾個準備幫你一把。」

「幫我?怎麼幫?」

起源想了想「其實,早在我在冥河把你撈出來的時候就已經給你重新塑造身體了,時空的法則力量與靈魂力和精神力有關,雖然你的大部分精神力在輪迴前就給封印了,不過靈魂力可沒有,所以導致每一次輪迴都會導致轉生池出現一次問題。」

希洐摸了摸下巴「原來如此轉生到異世界是這麼來的,漲芝士了。」

起源伸出右手貼在希洐額頭「接下來我會引導出少部分被你封印的精神力,然後把你送到一個世界去。」

希洐眨了眨眼「疼嗎?」

起源微微笑着「不會,這是你的力量,而且你的這副身軀強度還是很高的,雖然比不上那些真正的神明,但是已經有一半的強度了。」

說完,起源便調動力量將埋藏在希洐腦海深處的封印具現出來,同時希洐的目光變得獃滯許多。

起源看着那銀白色的光團上的五層封印饒有興趣的摸着下巴「原來如此,把自己的神器和記憶也一併封印進去了啊。」

起源手一揮最外層的封印便化作虛無,伴隨着封印的消失,一道銀白色的光芒從光團流出,緩緩流入希洐的額頭。

起源看着稍微變小了一點的光團,揮手取消的具現化。

與此同時,希洐也回過神來摸了摸額頭「感覺腦袋變靈光了,挺舒服的。」

起源嘆了口氣「都說了,這本來就是你的力量,只不過經歷這麼久需要時間適應而已。」

「當時你一共布下五層封印,第一層封印着部分法則的力量,還有一部分記憶,接下來的封印需要你的力量成長到一定限度以後自己解除了。」

說完,起源手一翻,一支猶如用玉製成的的翠綠色的笛子出現在他手中「這是我用生長在宇宙中心的玄道竹製成的笛子,一片宇宙只會長出一根,就像你聽過的金箍棒一樣,它可以根據你的意識變換形態,它的用處還有很多,這需要你自己摸索了。」

希洐從起源手裡接過笛子突然想起來這些日子起源教自己吹笛子「好傢夥,難怪你教我吹笛子,擱這兒等我呢。」

起源笑而不語沒有否認「好了,這樣一來我的任務也完成了,接下來就把你送到地方就行了。」

「這麼說你還沒告訴我我要去哪呢。」希洐擺弄着笛子,用意志把笛子變成一個吊墜,掛在脖子上。

「哦,我記得你在沒死前的世界裏很喜歡一個遊戲,反正你的力量會慢慢回來,就送你去那裡玩玩吧。」

聞言希洐有些驚喜的看着起源「提瓦特?那不是虛構的嗎?」

「呵呵,自我們誕生之時出現了無數宇宙,每個宇宙近乎無限大,在這無限大的概率中,再小的概率都會被無限放大,別說是提瓦特,就算是類似地球這種近乎完美的星球都有無數顆。」起源一邊說著一邊構建着傳送門。

希洐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那麼…是不是也存在着其他神明,就像崩壞神一樣的。」

起源回應到「你說的崩壞神我了解過,她不過是一個世界的意志具現化而已,在她的世界雀食算是神明了,不過對於我們源初來講,就像她面對她那個世界人類而已。」

「這樣啊…」

希洐再沒說什麼了心裏默默盤算着什麼。

過了許久,起源將傳送門構建好了。

「時空,不對,現在應該叫你希洐了,接下來的路還是你自己走,不過記住,隨便整,不用懼怕什麼,怎麼開心怎麼來。」

希洐嘴角抽了抽,心裏暗想「按照小說劇情來講不應該讓我別亂搞嗎。你怎麼還偏偏怪呢。」

「為什麼不能亂搞,身為源初的我們不曾被任何拘束過,以前沒有以後更沒有,只要自己開心就好了,何況這是你最後一次輪迴了。」

「該說的也說了,門也構建好了,你該走了。」說完,起源就將希洐推進門去了。

希洐進去後傳送門也隨之消失,起源看着傳送門消失的地方笑了,一副陰謀得逞的樣子「等你回來說不準還會多帶一兩個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