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接連而至

第9章 接連而至(2)

一身茗浮花色和銀魚霜色的相間外衣的韓緒風瑾,手扶琴,兩袖撇開,十指在琴絲上不停點撥,音律悠揚,發出陣陣的婉轉悅耳之聲,琴案上兩邊擺放的花盆栽,鳥兒盤旋,蝴蝶翩翩起舞。

「青穎妹妹來了。」放下手中的扶琴,起身親迎。

「哥哥近來可有空?」

「有,怎會沒有呢。」端着茶水走至你身旁,「喝吧。」遞了過來。

「可是有事找哥哥?」

接過茶水,抿了抿,便又遞了回去。一把拉住韓緒風瑾的衣袖,兩眼打轉地看着對方,「….就是想問下哥哥,最近可有什麼有趣的玩意。」

見人未回應,頓了頓,抿着嘴,一副可憐巴巴地看着韓緒風瑾,「整天待在府里悶得慌。」

看向身旁之人,嘴角微揚,笑了笑,「原是悶得慌呀。」便將拉着自己衣袖的手輕輕拿開,隨即轉身,將茶杯放回茶案上。

轉過身來,走到她跟前,「今日要去郊外。要去嗎?」

言罷,衣袖又被拽上了,這下是她兩隻芊芊玉手,方才還是一隻,嘴裏不停地說著,「遛馬?可是哥哥,妹妹自從失憶後就不會騎馬了。」

撅着嘴,眉眼微緊,「這可如何是好呢?」

看她這古靈精怪的樣子,忍不住地朝她打趣,「這倒不是難事。多摔幾跤就會了。」

「哼!」立馬甩開方才拉着韓緒風瑾的雙手,扭頭看向一邊,將人晾着。

雙手搭在她肩膀上,將人拉過身來,低頭輕聲哄着,「怎麼,生氣了?與你說笑的,親自教你。可好?」

眼巴巴地朝着另一頭看去,嘴裏嘟囔着,「當真?」

「當真。」輕聲應着。「莫怒了。」安慰着你,輕輕滑過鼻翼。

連連應着,「就知道哥哥最好了。今日何時啟程?」拽着韓緒風瑾的衣袖,連連催着。

「就現在,走吧。」

興緻沖沖地跑出韓緒風瑾的房門,「出去玩嘍!」

望那漸行漸遠的倩影,輕聲一笑,若是這樣也好,惟願,汝一世繁華無憂。

見人不到一會的功夫,就跑到院外,一路疾馳狂奔,連忙吩咐,「快跟上你家小姐。」

「哥哥快點!我們牽馬去。」轉過頭來,滿臉洋溢着笑容,急促催着身後的韓緒風瑾。

馬棚處

看了下馬匹,「我不會騎馬,就讓哥哥來挑馬匹吧。」

望着馬棚里的馬,怯怯地說著,「要不,我就不去了吧。」

見她這樣,又想逃了,又不想去了,打趣地說著,「有的人,說是出去遊玩。結果,一看竟要騎馬出行!巧了,那人不會騎馬,便又對相約之人反悔了。」

一聽這話,這不是在說自己嘛,連忙說著,「得了,去。不就是騎馬,本姑娘,一日便學會了。」說完輕哼一聲地回懟過去。

「好,說好了,今日一日內學會騎馬。」連忙堵住你方才說出的海口,生怕你反悔似的。

「哥哥與你同騎一匹馬,如何?」看着她這樣可憐巴巴地樣子,像是自己欺負了她似的,只能以教她騎馬作罷,免得待會又哭啼了,到那時定是又要好多東西才哄好這小妮子。

輕點着頭,「好啊!!!就知道哥哥最好了。」一把挽起對方的臂膀,使勁地拽着。

「那哥哥去挑馬吧。」連忙推着身旁的人朝馬廄跑去,畢竟這人平時走路都是慢吞吞的,不催一催,便可以做到如老頭般行腳不便似地走着,恐怕到了,再到京郊外,那時怕是已是黃昏了,雖是誇大了些,但自己就是受不了慢吞吞的。

「不用。」朝着馬夫看去,「去,把雪玲牽過來。」

站在一旁的小琪激動地拽着你的手,「小姐!那可是少爺最寶貝的馬兒。」

不一會兒,雪玲被牽了過來,「少爺。」將馬韁繩遞了過去。

接過韁繩,踩着馬蹄上馬,「來吧。」伸着手,朝向你。

可是自己上不去,只能怯怯地站着,「哥哥快扶我上馬。」朝着馬背上的韓緒風瑾喚着。

只得下馬,將這小妮子扶上馬,「抓穩,坐好了。」

接過手掌心,踩着馬鐙,上了馬背,坐在前方,「走咯。」

「坐好,且看好我是如何馭馬的。」說完便揮着韁繩,「駕!」朝着門外駛去。

與他一起坐在馬背上,兩眼直視前方,緊緊地盯着疾跑的馬,沿街走巷,緩緩走出京城大門,不一會兒,「駕!」韁繩一揮,馬便狂奔了起來。

扭着頭,「哥哥!我們去哪裡呀?對了,哥哥不是說與好友們一起嗎?」髮絲也隨之一道飄落在身後的韓緒風瑾冷俊的臉上。

「怎麼沒看見他們呢?或是與他們在哪裡匯合?」一路疾風而過,滿是被風拂過的臉頰,略微清冷,長袍衣袖隨風飛揚,『呼!』地發出聲響起來。

「稍後再去尋他們,不急。」駕着馬韁繩,指揮馬兒往前跑。

「好吧……」興緻怯怯地應着。

「哇!!!好美」從馬背上下來,站在花海叢中,滿眼星光熠熠地看這漫山遍野的花紅柳綠,眼裡的灰塵暗淡好似一瞬間消失殆盡了。

「哥哥看這花美極了,故摘來。此花戴在青穎頭上,定會好看許多。」伸出手遞給你

見你未接,便將簪花替你簪上,看着你頭上的簪花連連稱讚,「甚是好看。」

「真的好看嗎?」兩眼直看韓緒風瑾,摸着頭上戴的簪花。

「好看。」滿眼如獲至寶般看着你,「妹妹本是沉魚落雁,自然無需這些俗物添飾。」

「哥哥!我去其他地方看看。」說著便騎上馬,溜出大吉,朝其他方向狂奔跑去。

「小心些,莫要急。」對着才學會半點馭馬的你叮囑。

駕着馬,「知道了,哥哥快去與好友好好玩吧。」揮着韁繩,「駕!」朝着一片密林方向駕駛而去,絲毫忘了自己是個路痴,或是說自己本來就沒有真正韓緒青穎的記憶,又怎會清楚這些山巒地勢。

下一章
更多推薦: 不少都攜家帶口 會議室的大門菜市場 顧劍微微驚訝 給我上眼藥 陸含宜陸令筠是什麼小說 顧璨在哪裡 從我手裡奪過那瓶 晚星予你宋晚星身世 陸含宜陸令筠是什麼小說 眸中寒意逼人 晚星予你宋晚星身世 個要飯的算卦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