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伊人歸 第9章 接連而至_莉芙小說
◈ 第8章 拜訪王府(2)

第9章 接連而至

一位侍女緩緩走了進來,朝着楚王妃行了行禮,「王妃,晚宴已備置妥當。」

望向門外,對着侍婢點了點頭,「備膳吧。」,回過頭來,看向坐在楚王身旁的韓緒千葉,「相爺,移步吧。」

言罷,轉而看你隨即拉着你一道朝外走去,像待兒媳般,「青穎,往後多來王府陪我解悶。」被這麼拉着,只能跟着走,「王妃,這於理不合。」連忙要拽開被楚王妃牽着的手。

不料對方竟一口回絕了,「哎,說這話可是見外了。」

隨即室內三人一道朝外走去

「來,坐。」楚王妃拉着你一併與她坐一排

愣在一旁坐下,瞧着這富麗堂皇的會客室

看着一排排侍婢端着茶水果實列隊有序地進來,隨即轉而向掌侍吩咐,「來一曲琴瑟。」

行了行禮,「是,王妃。」,隨即退出會客,安排侍女歌女演奏。

隨即走向正席位上旁停住,與走在一旁的相爺把手言歡,「相爺,請。」

「王爺,請。」回應推脫讓對方先坐,隨即脫鞋,坐至席位榻上,看向隨其上席榻之人,「相爺,若你我結兩姓之好,定能共宏運仕途。」

坐至下方席榻的楚琉栩,與楚王妃對面相望時不時看着進進出出的侍婢。

不到一會兒的功夫,十幾種琳琅滿目的菜色便被擺至案席上。

案席之上二人也停了交談,看向擺上的菜品。

「相爺,請。」示意對方吃席。

「王爺,請。」言笑幽容地看着對方

侍候在一旁的侍婢端起酒壺倒置酒杯中,隨即放置席案上。

接過侍婢倒好的酒水,拿起酒杯,向對席之人舉起,「相爺,請。」

連忙拿起,回敬,「王爺,請。」

見上席王爺與左相推杯換盞,收起視線轉而看向,「青穎,動筷呀。」

看向對面之人,「王兒,別光顧着吃食,多照料照料青穎。

隨即抬頭看向楚王妃身旁之人,端莊大方,明眸沁人,惠質蘭心。嘴角微笑,隨即收起,看向案席上菜品,問道,「青穎,可有喜歡的?」

看向詢問之人,恭敬地回答「謝世子抬愛,有勞世子。」

隨即看向侍候在一旁的侍女,「將千層琉璃肉端給韓緒大小姐 。」

言罷,侍女連忙井然有序地將膳食端到你的桌前

不一會兒,侍婢將坐於上席的二人周圍拉起屏障,而這一舉動則是要商要事來了。

在南涼,朝中官員大臣家中都會備着席間有小隔間,通過隔間屏障將外面的用膳開放域與用膳間隔開來,彰顯男主人的一家之主,而這一設計的也被簡漸用來當作朝中官員大臣相互拜訪,在用膳時則可以商議國事或是閑談朝中之事。而這一小隔間,則只有家中一家之主可用來用膳。

「聽聞,皇上近來在廣發皇榜尋國師?」正夾着菜肴的手停了停,看向對席的左相。

放下酒杯,夾着美味菜肴,「皇上禮重國師,太后更是求天問國運。國祚昌運攸關南涼江山基業,廣發皇榜尋任國師之人,自是馬虎不得。」

「南涼兵馬已肥,邊疆安寧,百姓安居樂業,這已是富國強兵。若廣發皇榜只為求一不知是仙還是人的仙道,黃金懸賞,怕是會動搖國庫?」

邊聽邊繼續吃着,未應楚王所言,也未發一言。

見人未應,繼續說著,「若是國庫空虛?怕是南涼定有難。」

放下碗筷,頓了頓,看向楚王,「王爺,此乃皇恩懸榜,求取國師護佑南涼,本是助南涼,怎會有難?」

「相爺,雖本王不應言及此事,但求取國師,便要這般廣發皇榜,黃金懸賞,皇上這便是置養兵於後呀。」連連擺手,滿是怨言。

「王爺為何這般揪着此事不放?養兵與求取國師並無任何干係,且此事乃皇上欽定,動搖不得。」連連否決,接着便言詞懇切地勸着,「若南涼有國師庇佑,必定護南涼百年千年萬年,此等美事,王爺怎還有異議?」

見左相這般言之鑿鑿地站定擁護,應貴人所託辦之事怕是不能成了,可若只言獻策,又挑不出錯來,汗顏地說著,「相爺哪兒的話,本王只是為皇上分憂,皇上登基不過三年,到底是新帝,還需我等老臣費些心。先皇臨終託付我等老臣輔佐新帝,更得多多費心。」

扶須,回首憶往昔,不禁讚歎,「王爺,皇上居東宮時,便是殺伐果斷,睿智無雙,多次掌大軍凱旋而歸,不到十年間,便已將南涼的疆域版圖從小國變成如今的大國,九州大地,盡收眼底。政績也不落下,政事議局便是一語中的,人中龍鳳。登基不過三年,南涼便已是一片向好,百姓安居樂業,邊疆安寧,富國強兵。這不正是皇上的政績?」說完不忘誇讚一番,畢竟這是南涼曾經的穹極太子,現如今的南涼皇,這位太子誕辰之日,便是萬物復蘇,御駕親征大軍凱旋之日,此等吉兆,自是家喻戶曉,加之這位太子自一路到登基為新帝,政績碩果累累,百姓不愛戴,他國聞風喪膽。

一場宴席盡興過後,侍婢連忙收拾案席上的殘渣剩飯,隔間已拉開。

「相爺,那便這般定了。」把手言歡,放聲開懷,叫人看了,便都要恭賀。

「自然。多謝王爺不嫌下官平布出身,與韓緒結兩姓之好。」

「平布之衣,入仕宏圖,居相位,帝之肱骨。豈有嫌貧之言?」

「豈敢?王爺抬舉了。」隨其起身,穿好鞋,隨身旁之人一道走下席塌。

見狀,站在你身旁的楚王妃拉着你,依依不捨似地交代着,「青穎,無事便來王府。」

行了行禮,「是,王妃。」

「母親聽說了嗎?」

「紫清,何事?」見莽撞跑來的紫清,撫摸着女兒臉頰,細細地等待着下文。

一把將扶在自己額頭上的手拿開,滿臉怒怨,「今日父親從王府回來後,告知祖母,韓緒青穎嫁入楚王府為世子妃!」

雙孔瞠目,滿是詫異,「什麼?那賤胚子嫁入楚王府,居然是世子妃!怎會?」

連忙搖頭,不聽地自我辯解,「此事不可聽信他人傳言,待母親前去問問老夫人。」

又聯想到楚世子已有妻的傳言,停下要去找老夫人的步伐,「世子妃?」冷笑一聲,「豈是那賤胚子能肖想的。」

冷冷地瞥了一眼院外,好似就像韓緒相府嫡長女便站那處般任她數落,「縱然楚王府沒有世子妃,那也輪不到那賤胚子。」

接着,回看站在身旁的女兒,連連稱讚,「我家紫清,詩詞歌賦琴棋書畫也未曾落於那賤胚子,相貌自勝過她。」

「母親在說什麼?孩兒可是聽見了。」只見自家兒子緩步而來,滿是歡喜地看着,畢竟這位在上京也是家喻戶曉,加之又任刑部一職,又替自己掙了臉面,相府也有顏面,雖說不是韓緒家族血脈,可也是自己名上的兒子,怎能不喜歡。

「聽見又如何。告知你父親嗎?」不咸不淡地說著,又繼續替紫清打理裝扮。

見人就那樣杵在那兒,放下手中的珠釵,看向韓緒風瑾,「如今還有這閒情逸緻。自己妹妹也快及笄,怎不為母親籌劃籌劃?」

走了過去,「這世子妃之位豈是韓緒青穎可坐享其成的,他人怎會拱手讓之?」 接過侍婢遞來的茶水,抿了一口,便遞給侍婢,繼續說著,「現下,得看朝中官員可有其意的,如若有,母親之意不可讓父親知了去。」

木愣了下,將侍婢都清退出去,走到韓緒風瑾的跟前,「我兒此言何意?為何不讓你父親知母親之意?」

看了大夫人一眼,「母親可知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原是此意。那我兒的籌劃可與母親細細說來,參透參透?」

「母親,兒已點明了。太透,則易讓人聽了去,倒折了母親聲譽。怎可好了去。」

坐在一旁的韓緒紫清聽這話,便坐不住了,對着韓緒風瑾一通埋怨,「哥哥怎可這般說詞?紫清可是哥哥嫡親妹妹,怎可因尚不可知這些瑣碎之事誤妹妹一生!」撒潑打滾的架勢立馬來了。

見一旁的大夫人也不勸導紫清,韓緒風瑾便是厲聲呵斥,「胡鬧!朝堂局勢豈是瑣碎之事。母親還是好好說紫清。」毫無耐心可言,府里能讓他精心耐心地對待的,也只有韓緒青穎了。若不是他是隨大夫人一同進相府,憑他這般待着相府的嫡長女,怕都以為是一母同胞所生。

「青穎倒是比你聰穎,你怎能與她相提並論。」冷不丁地說著,絲毫不留情面。

坐着的韓緒紫清『刷』地一下站起來,哭啼地認錯,「哥哥!妹妹錯了。」

接着便開始自怨自艾起來,「可女子,應是嫁狗逐狗雞隨雞。」一把抹過臉頰上的淚花,抽泣地說著,「哥哥不願為妹妹籌劃便罷了,還拿妹妹與那賤胚子相比。」

「嗚嗚………」

回眼一瞥站着的紫清,「妹妹無需這樣可憐天見,哥哥只是說說罷了。」

「且寬心,哥哥定為妹妹好好謀劃。」

見韓緒風瑾這樣發話了,連連稱讚,「兄妹之間應和睦,守望互助。」

瞧着從王府的小姐,就一直坐在那兒,都坐了一下午了,雖有三個時辰在看書,可一聲不啃的,是不尋常,「小姐,可是有何事?」

「無事,就是有些煩悶。」

「小姐煩悶什麼?今日之事嗎?」

仍不見小姐回應,又說些貼己的話來,「小姐都快是世子妃了。外面都在傳呢,連府里也都在悄悄地傳呢。小姐有什麼可煩悶的呢。」

起身,又看向窗外的竹葉,一氣呵成,「是呀。都快是世子妃了,也沒什麼可煩的了。」可就是油然而生,竟不知為何?每每都會夢見那個人。

見小姐還是不應,一下拉住對方的衣袖,拽着不停地安慰,「未曾想,老爺竟為小姐尋這麼好的夫家,看來老爺還是很疼小姐的。還是世子妃呢。」生怕自家小姐還是悶着,繼續說著,「這可是抬高小姐身份呢。」

未曾理會,思緒陷入夢憶,「卿卿……..等我!」。絞勁腦汁地想,這不斷在夢裡出現的人,到底與自己有什麼關係,怎麼頻頻出現呢?靈機一動,莫不是和我來這裡有關?不禁暗喜,要真是這樣,那我回去有望了。又想到,現在自己藉助這具身體的主人,到底和自己有沒有關係?這具身體的主人又去了哪裡?如果真可以回得去,那這具身體咋辦?

思緒跳了回來,拉着小琪急切地說著,「小琪!快給我說說,以前的我是怎樣的?」

「啊!小姐又忘記了?」看來,又得從頭說起了,因為一般小姐這樣問了,那便是小姐又忘了些什麼,自小姐那次落水醒來後,便是忘了府里一切,連老爺夫人他們都不認識了,可是過了一個多月,小姐才慢慢將府里上上下下的人都認識了。

但又細細想了想,小姐問的,自己未必知道,「小姐!說實在的,小琪也沒什麼好說的。」

「啊?為何?」

「小琪剛來府上時只有五六歲,只知道小姐乃為前大夫人所生。」

「現大夫人是先大夫人逝世後才續的。」

扶額地看着小琪,「這我當然知道了。你常在我耳邊告訴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好了,不問了,退下吧。」掀開掛帘,朝書閣而去。

翻開根據自己的腦海記憶,在卷帛上描畫出來的世界地理,仔細地瞧着,「這南涼怎麼尋不到?」一邊對着古籍上的地名查着,「奇怪?難道是地殼板塊運動的原因,所以在現代就找不到南涼?」

她這樣子,遠看就像一副美人閱書閣圖,靜坐書閣,看盡書海,書香氣息撲滿全身,一身青蘿綠衣,頭戴珠釵綠簪,綠簪間飄着一條綴滿乳白圓珠,與光影交錯發出點點閃光,好似星空中不斷熠熠閃爍的星點。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