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伊人歸 第6章 教你規矩_莉芙小說
◈ 第5章 得跑路嘍

第6章 教你規矩

「小姐今日計劃豈不是無用了嘛,還有那易容皮也是委屈了小姐。」

「這倒不礙事。只是唯有一點不明,下午退親一事剛傳出,晚上楚王府便來人,說退親一事作廢。這其中是何原由?」

突然門「嘎」的一聲,轉身看去,只見一身披着御春寒外衣的韓緒風瑾走了進來,「門外就聽見妹妹的苦惱了,不怕有心人聽見了去。」

倒着溫茶,端着朝門前走去,「哥哥來了。」

將茶杯遞了過去,柔聲「喝些,暖和暖和。」

接過,輕抿了一口,便雙手捧着取溫,朝內室走去。

見人坐下,打量着,「哥哥還有心情戲弄我。哼!」

放下茶杯,看向坐在對面的你,「那哥哥來給妹妹解迷津的,這下不生氣了吧。」

「哦?那快給我說說唄。」一臉笑嘻嘻地看着風瑾。

「妹妹難道忘了王妃來過府上,還與妹妹說過話呢。」

「原是如此。楚世子想退親便派人偽傳王妃的話,楚王爺得知後,派人與父親說明親事。」

「不錯!一點就通。」

起身朝室外走去,「哥哥自個品茶吧。」

仰着頭看着閨中裝扮,還不忘叮囑,「早些回府。」

手裡不停地甩着出府令牌,轉過來,看着坐在室里的韓緒風瑾,「知道了!」轉身,怡然自得地向院外走去。

「小姐!」抱着疊得高高的書籍捲軸竹簡,又得追趕精力旺盛的小姐,「時辰不早了,若是被發現偷偷溜出府,大夫人又要責罰小姐了。」

「這街道上賣的書攤都被小姐買光了,要不,明日再來?」喘着氣,看着在書院門前站着的小姐。

回看了身後,「你在此地等着。」

繼續往院門裡瞄着,「奇怪?怎麼沒人?」

跨過門檻,徑直走了進去。

書閣里走出一門童,連忙招呼,「姑娘,要何書?」

徑直向門童走去「可有古卷書籍?」

「有的,姑娘隨我來。」

隨即朝書閣最裏面走去,一路上看着掛在牆上的古畫書卷,把歷朝歷代都一一記載其中,有喧鬧街市圖;有君王出征圖;有君臣共議之圖,跌落心底的心又開始沸騰起來了,心裏暗暗自喜,看來沒有白來,這南涼竟然有記載書中出現的朝代,只要把這南涼摸透了,那麼肯定可以找到回去的法子!得跑路嘍,難不成待在這裡成親?不可能。

走在前面的門童突然在一座閣樓門前停住,向閣樓上仰望,「姑娘,此地便是古卷書籍存放處。」

「多謝。」朝裏面走去,上至閣樓。

突然「嘭!」的一聲大門被關上了,站在房屋過道中間的你,瞬間雞皮疙瘩起來了,輕輕地往前走,雙手合十,閉着雙眼,心裏不停念叨,「沒事的,沒事的,只是風吹。」

突然「何人?」一聲渾厚有力且悠長的聲音傳了過來,帶着清冷寒氣。

立馬捲縮起來,使勁往有遮掩的地方挪去。嘴巴不停地念叨,「沒事的,只是風大而已。」

過了一會兒,方才的寒氣好像散了些,捂着雙眼的手慢慢張開,

只見穿着一身墨綠青衣,兩袖綉着金鳳羽翼沿至衣袖,腰間佩戴着青綠腰帶,雕着龍形綠玉緊緊地扣着腰帶,穿戴着細長至鎖骨處,精緻如金黃絲線左耳飾的男子。

無不驚嘆,怎麼這妖嬈明艷!這衣品也太好了!又往上看,光潔白皙的臉龐,透着稜角分明的冷俊;長而微卷的睫毛下,一雙烏黑深邃的眼眸,透着清冷;那濃密的眉,高挺的鼻,絕美的唇形,下唇略厚於上唇,M唇形;雙眼鳳形,眼睫細長,眉形如劍略帶柔和,不禁驚嘆,「世間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人!」都忘了方才的害怕與恐懼。

人也看清了,也沒那麼害怕了,還把人瞧了這麼久,怪尷尬的。

立馬轉身,朝四周看了看,輕哼了一聲,「嗯哼!「緩解方才的尷尬。

其實激動地怦怦跳,沒辦法,人太帥了!不敢直視。

「來此作甚?」一聲清冷渾厚且鏗鏘有力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立馬轉過身來,雙眼直盯着他看,「來尋書籍的。」

「哦?」眼眸寒光向著站在眼前的女子投去,一身綠沉無心綠相間的輕裝便衣,插着一隻歐碧色珠釵,珠釵掛着連綴,一身民間女子的裝扮。

收回在你身上矚目的眼,直徑朝閣樓外而去。

朝他身後喊,「哎,咋走了?」

只見人走遠,都不帶回頭那種,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清高冷,嘴裏不停地嘀咕,「切,把人給嚇到了,都不賠禮。」

「見過夫人!」立馬退到石子路兩旁。

「行了,快讓開!」朝着竹林室院急步走去,嘴裏不停地怒罵,「真是反了!」一路洒掃的家丁侍婢連忙後退。

突然,「嘭!」一道急促有力的推聲將院門大開,直衝正院走去,緊隨其後的管家和嬤嬤吩咐侍婢家丁將院門層層圍住,「封鎖院門!」

聽到院外的吵雜聲,放下書籍古卷,走出閱覽室,朝室外厲聲喝去,「何事?」

緩步望室外走去。只看見一群以大夫人為首的家丁侍婢烏泱泱地站在室外,將院里院外圍得水泄不通,生怕有一隻蒼蠅飛出去似的,得了,又是這樣每月都來那麼一兩回鬧。

瞧見室內出來的人驚訝住了,「怎麼在這兒?」,方才的趾高氣揚如火如荼的怒火瞬間不知往何處撒了。

站在門邊的人,扶額看站在室外的大夫人,「母親有事?」

懶得理會,直接朝屋裡進去,環視室內四周,嬤嬤帶着一行侍婢紛紛朝着內寢進去搜,其餘家丁院外站着。

接過侍婢遞來的茶水,吹了吹茶杯冒出的熱氣,又抬頭朝着門邊的人平了平方才的怒氣,苦口婆心地勸着,「往後,少過來。這青天白日的,縱是兄長,常在妹妹的閨院,成何體統?多少都會招來閑話,往後還如何議親?」

走了進來,毫無避嫌之意地說著,「母親這是哪兒的話?青穎再如何不是母親親生,但也是韓緒家的,這般說來,便是來往甚密也無妨。」

「你…!」被氣得不知該拿這兒子如何了,連茗茶心情都沒了,刷地將茶杯放在桌上,發出哐當的聲響,不再說話。

向內寢走出的嬤嬤厲聲喝問,「人呢?」

身旁的侍婢戰戰兢兢,對着大夫人搖了搖頭。

這下更怒了,朝侍候院外的丫鬟怒喝,「大小姐人呢?」

院外一群丫鬟連忙跪下,「夫人,小的不知!」

拍板怒喝,「管家,吩咐下去,去找大小姐!」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