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伊人歸 第2章 有商有量_莉芙小說
◈ 第1章 登門定姻

第2章 有商有量

黑壓壓的烏雲蓋住了天際,空中血紅的花瓣無序地亂飛,紛紛洒洒的血紅花如雪花般綴落。

「卿卿!!!!」此時他已慌亂無主,整個人好似僵硬了,不敢輕易靠前,她已雙眼緊閉,無任何氣息,漫天飛花散落一地,血紅的花鋪滿全身,纖細玉手不停地滴着血水,靜靜地躺在那裡。

他朝躺在那片血海的人兒,抬起沉重的步伐前去,雙手顫抖,輕輕地將眼前之人抱起,望着,「莫要走。」無力地喚着。

「誰?」急促地喚着,疾馳狂奔過去,想一探究竟,一晃間雲霧播撒開來,血海中的那對人兒被不斷襲來的烏雲蓋住,已看不清是何模樣,使勁揮散層層雲霧的力氣仍是無法剝開愈加厚重的雲霧,搓着雙眼睜開愣是沒有用。

隨即響起陣陣撕心裂肺般的哭泣聲,聲音愈加傳播開來,直至響徹天際。

突然天地間「嗡!」的一聲,血海周圍的山巒上大塊的石頭不斷向山下加速地滾去,狂風不停地拍打樹榦河流,山間河流響起抖動,好似天崩地裂了,見這般架勢的你立即轉向朝不遠處的一處房屋跑去躲避,慌忙奔跑中只見前方白霧厚重,一下便睜開了雙眼。

竹林室外鳥鳴微風徐徐,清晨一縷陽光透過窗紙照射進來,伸手去觸摸那一絲光明,驚顫的心終於平靜,也是,每晚夢裡都看見這兩人的不同場景,就像在看故事,只是久了會共情,掀開薄紗青綠帘子。

走至窗紙前推開窗戶,看着竹林低矮的草叢隨風飄搖,不禁哀嘆,「來這裡也有幾年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回去?」隨即披衣洗漱,一番樸素可心的早膳過後,走至書桌,鋪開卷帛,手執細毛筆,輕點研磨上的一汪墨水汁,對着卷帛上的南涼及周圍地勢細細查閱,霧眉遠黛,鬱鬱蔥蔥,眼睫細長如彎月般舒展,透着一雙清澈明亮的眼眸,向桌案上卷帛畫紙投去,清麗面容。

「小姐,不好了!」 聽院外喚聲傳來,將手中筆放置書桌案上,眼睫一眨,抬起頭,睜開一雙桃花雙眼向院外看去。

只見身穿青綠衣,扎着兩條麻花辮,頭戴青綠絨花,直奔竹林小院內走來的小琪。輕啟薄唇,「何事?」,退出書桌,走出書桌一方小天地,直至內室茶桌旁的椅子坐下。

氣喘吁吁地說著,「聽聞少爺在外惹事了。」

「可屬實?快速速說明事情原由。」

「少爺與其他府上的少爺在賭坊里賭博時,輸了五百兩賭坊的小二登府前來討要銀兩,此刻在大廳呢。」

連忙放下茶杯,不可置信地看站在身前的侍婢,「啊?平時哥哥都不曾賭博,今日怎會?那哥哥呢?」

「少爺被老爺罰跪祠堂。」

起身,推着站在身前的小琪往外走去,「速去大廳看看。」,

回過頭來,點着頭,「是,小姐。」,踩着院子蜿蜒的石子路直至院外,一路疾呼而去。

院子外牆的竹林葉子隨風搖曳,微風徐徐吹過站在門前着淺綠薄衣的女子,細發黑絲如瀑布般垂落至穿戴着綉着微粉桃花狀腰帶的細腰下方,臉頰兩旁細長黑髮隨風飄動。

半盞茶過去,「如何了?父親可有提到哥哥?」

「小姐,老爺叫你過去。」

「啊?」愣了愣,放下手中書卷,「父親可有說所為何事?」

兩眼閃爍着,直冒冷汗地說著,「老爺隻字未提,只是拿了些銀兩給賭坊小二。」

走出竹林內室,朝院外走去,暗想着,「父親這時不應該傳喚哥哥嗎?怎麼反倒叫我?」

走至正廳門,跨過正廳門檻,「父親。」行了行禮,回想自從那次在圖書館睡着醒來之後便到了這裡,歷史上未曾記載過的朝代。

坐於正座左下方席位上的以布帶扎着略有鬢白頭髮的韓緒千葉,輕點頭,看向上方正座之人,「青穎,快見過楚王妃。」

隨即望了過去,「參見楚王妃!」行了行禮。

看向站在正廳門內的青衣薄紗女子,明眸微距閃着熠熠之光,「免禮。」

「謝楚王妃!」起身,走至正座左下方第二席位坐下。

「青穎,再過半年便是及笄了。」轉過頭來看你,笑了笑。

繼而說著,「今日楚王妃來府上是為楚琉栩世子的親事而來。」望向上方正座之人投去得到首肯的意思,又回看了過來,「老爺與楚王爺是多年的知己好友 。」

言及至此,頓了頓,「母親尋思着,為青穎尋好人家,這不,楚世子便不錯。」

見坐在身後席位的你未發一言一語,又向對面席位的老夫人看去,「此親事不知母親如何看呢?」

見兒媳這般斡旋,立即明了楚王妃早已看上青穎丫頭,此次登門必是為了楚世子姻親而來,「此親事甚好!」

不禁自喜,「這樣一來二去,葉兒也有個照應。」

放下茶杯,慈眉笑顏看向坐於身前的兒子,韓緒千葉,「我兒千葉,覺得呢?」

轉而看向對面的大夫人,笑了笑,「母親,那此事便交由大夫人來安排。」

見自家老爺都言肯了,也隨着一起笑。

坐於正座上的楚王妃見正座下方這三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這般,便知此事成了,看來韓緒左相夫人果真是一言堂,還真是當家主母的款兒。

自然,這樣的情形那便是挑明了要將韓緒相府嫡長女嫁入楚王府的事,板上釘釘了,心裏不停地謾罵,「那楚王府世子楚琉栩都有妻了,難道讓我嫁過去當妾?好啊!欺負我沒有母親。」

連忙起身,走到坐在正座之人面前,跪了下來,「青穎謝楚王妃抬愛!」深深地叩頭。

隨即抬頭,看向正座之人,滿眼虔誠地祈求,「青穎不想嫁入王府。」

又轉而看向坐於廳座兩旁,「父親、母親,女兒還想侍奉你們,盡一盡孝道,還不想過早嫁為人婦。」

大夫人見跪在地上的她,未發一言,雙眼無神地看着,好似無奈之舉,心裏卻暗自偷樂,「還不想嫁?由不得你,能嫁入楚王府為妾已是便宜你。」

一時間廳上靜得只有廳外的鳥鳴風聲傳來,大夫人便乾咳了一聲,只見起身離席朝你走來,攙扶跪在地上的你起來,滿臉笑着,「瞧!青穎說的話。自然不是現在,而是半年年後便嫁入楚王府。」

又補上了一句,「屆時亦是你及笄之日,也算是雙喜了。」

聽這話便知,看來此事還得再使把勁,斷不能讓親事成了,不再繼續跪着,起身。

正座上之人看了你一眼,滿意地點了點頭,隨即起身,「如此,那便告辭了。」

坐於廳座兩旁韓緒左相及老夫人連忙起身送客廳外直至府門,「楚王妃慢走!」

看着一排浩浩蕩蕩的楚王府侍婢緊隨出府這一架勢,不屑一笑,行了行禮,「無事,女兒便退下了。」不待身旁大夫人回應,便朝廳外走去。

一路小跑緊跟着其旁的貼身侍婢小琪滿臉怒憤,「這大夫人欺人太甚!!!」

聽到侍婢這句話,心裏便燃起一肚子火,不停地謾罵,「怎麼說,這韓緒青穎也是正兒八經的嫡長女,生母去得早,續弦就了不起了!雖然暫時借住這具身體,但好歹也是韓緒青穎,可不能被這後母欺負了去。」

見自家小姐未發一言,焦急地拽着對方衣袖,「小姐!不會真的半年後嫁進楚王府吧?」「聽說楚琉栩世子已有正妻。小姐嫁過去?」慌了神,「怎麼辦?小姐!」

停下匆忙的腳步,看向身旁的小琪安撫着,「你小姐我還不至於這麼被別人欺負,我們先回去再說。」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