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晚梨陸明庭免費》 第3章

《夏晚梨陸明庭免費》 第1章

夏晚梨怔了怔:「為什麼要說對不起?」他剛剛明明維護了她。陸明庭看向遠處巍峨蜿蜒的群山,眸中也染上了一抹黛色。…《夏晚梨陸明庭免費》第3章免費試讀夏晚梨怔了怔:「為什麼要說對不起?」他剛剛明明維護了她。陸明庭看向遠處巍峨蜿蜒的群山,眸中也染上了一抹黛色。他吐出一口濁氣,望向她的眼眸:「是我的原因,讓你遭受這些非議。孩子的事,我會跟大家說明,是因為我們暫時不想要。這一年多,是我沒能顧好家庭,冷落了你,你怨我是應該的。」他頓了頓,開口已是有些艱澀:「我自然比誰都想要你過得好。只是,如果你的選擇是杜雲升的話,我還是希望你考慮清楚。他……並非良人。」他的眼神,目光灼灼,毫無閃躲,甚至有些隱忍和痛楚隱藏在其中。他提到了杜雲升。那個上輩子所有人眼中的她的姘頭。夏晚梨想要開口解釋,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她知道,陸明庭向來是長情又專一的人,以致在與她離婚後的十幾年,一直都是獨身一人。他說的話,是那樣坦蕩又處處替她着想。可是就是這樣一個人,不要她了。原本以為自己重生回到還沒有釀成大錯的時候,可以摒棄一切,和他重新開始,彌補兩人錯過的這麼多年。可是,從她醒過來開始,一切似乎都與自己想的不一樣。就像你信心滿滿地奔赴考場,才發現進錯了考場一般。想到這,夏晚梨的眼中蓄滿了眼淚。她抓着他的雙臂,仰頭望向他:「不是的,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晚梨!」就在這時,院子外響起了一道女聲,打斷了夏晚梨的話。來人中等身材,穿着淺藍色的布衣,比起西南這邊大多數女人的黑黃色皮膚,她的膚色要淺一些。微厚的嘴唇和圓潤的鼻頭,讓人看起來有種敦厚的感覺,只是眼中偶爾溢出的精光,有種善於算計的意味。這是夏晚梨上輩子從小到大的玩伴和好朋友,比她先嫁到溪水村的王翠芬。想起過去的種種,夏晚梨的眼神染上了仇恨的光芒。她還沒找她算賬,她倒自己趕上門來了!她放開陸明庭,迎上了徑自推院門而入的王翠芬,咬着牙應了聲:「嗯。」王翠芬對夏晚梨笑了笑,拉過她的手:「我見院門開着,就自己進來了。」說著,往她身後的望了望,笑容擴大:「明庭回來了呀。」陸明庭神色淡漠,點了點頭,對夏晚梨道:「你們聊,我去砍些柴回來。」然後轉身就拿着工具出了門。王翠芬知道陸明庭素來是冷清的樣子,但如今這般才打個招呼就走的,還是第一次。心裏頓時有些不得勁起來。對於她的觸碰,夏晚梨不動聲色地掙開來,淡聲道:「你找我有事嗎?」王翠芬臉上極力掩飾的失落,她可是全看在了眼裡。夏晚梨可嘆自己過去那麼多年,竟然一點都沒有察覺,反倒對她掏心掏肺。她在離開溪水村後,聽母親說起王翠芬對陸明庭的種種討好和接近,才明白原來她對陸明庭存了那樣齷齪的心思。怪不得,她當初費了那麼大的勁要拆散他們。當初是她傻,錯把豺狼當作忠犬。如今重活一世,她絕不會再讓王翠芬如願!王翠芬看着空了的手心,只當是夏晚梨又在耍脾氣,說道:「我剛回來聽說了你家的事,就想着過來看看。」心裏面卻是可惜,因為回了趟娘家,錯過了潘月桂大罵夏晚梨的場面。夏晚梨看着她偽善的笑臉,只恨得想要撲上去將它撕爛掉!她垂下眼眸:「進屋去吧。」說著,便率先進了屋,王翠芬站在身後,撇了撇嘴,跟了上去。一坐下,她就道:「今天是為了離婚的事吧?陸明庭同意了嗎?」夏晚梨看着緊盯着自己的王翠芬,心裏冷笑一聲,裝作不經意道:「我不想和他離婚了。」「那怎麼行?」王翠芬一聽,就急得站了起來。意識到自己的反應太過,又坐了下來。拉過她的手,像是苦口婆心般:「晚梨,你傻呀!這陸明庭為了那個破工作,整天不在家,讓你獨守空房,這不是糟踐人嗎?還有,他大伯那一大家子,整天弄的什麼糟心事。」說著,她靠近她,一臉曖昧:「你不離婚,杜雲升怎麼辦?」聞言,夏晚梨眼底的恨意更濃。當初要不是她和杜雲升的刻意引誘,並哄騙她見面,也不會被人抓個正着,以此直接導致了她和陸明庭離婚。杜雲升那個自私自利的人,倒打一耙說是她勾引的他。而給他們望風的王翠芬,卻化身正義使者來指責她,說自己好言相勸,可她依舊要偷人。直到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蠢得徹底。只是,一步錯,步步錯,不僅自己客死異鄉,陸明庭也英年早逝。夏晚梨撫了撫衣袖,才道:「我與他本就沒有些什麼,往後這些話,可不要再說了。而且你這樣,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存了什麼心思呢。」由始至終,她和杜雲升之間,頂多只能跟曖昧搭上邊。而所有的謠言,都源於王翠芬的一張嘴。夏晚梨的話,驚得王翠芬背後冒起了冷汗。明明是神色淡淡的樣子,但總覺得有幾分陌生。而且照她的反應,是覺察到什麼了?往日自己攛掇她和杜雲升的事情,她雖不說特別熱乎,可也絕不是這樣冷漠的表現才對。總之,夏晚梨她太不對勁了。王翠芬端詳着她的臉,企圖從她的表情中發現些什麼。怎知,細微的蹙眉反倒泄露了自己的不安。於是,她只好皺起眉頭,裝作有些受傷的樣子:「我知道你是嫌我啰嗦了。我這做姐妹的,見你年紀輕輕就要守活寡,替你心疼罷了。人家杜雲升家裡是首都的,將來回去也是遲早的事。你若跟了他,不就也成了城裡人嗎?反正,橫豎都比現在強。」王翠芬說得快要把自己給感動了,可是夏晚梨眼觀口鼻地聽着,就是不吭聲。她知道不可操之過急,便站起身:「好了,我也要回去做飯了。這些事情,你好好想想。咱倆這麼多年的交情,我說的也都是為你好。」說著,便出了門。看着王翠芬的背影,夏晚梨眼裡諷刺的意味漸濃。王翠芬,你和杜雲升欠我的,我們一點一點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