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者的江湖第2章 溧陽雷家在線免費閱讀

武者的江湖第3章 游龍血月在線免費閱讀

柳輕寒披星戴月,直奔溧陽。直奔溧陽最大的家族,雷家。

溧陽城最大的家族非雷家莫屬。溧陽雷震遠年輕的時候靠經商起家,至於經的什麼商,做的哪路買賣,外人總看不清楚。老百姓只知道溧陽最大的一條街上,王天翼有三家布行,兩家錢莊,三家飯莊,更有些絲綢,米面,瓷器等運輸每天門庭若市,客流不斷。

大約十年前,雷震遠來到溧陽城,家丁侍女浩浩蕩蕩上百人,就從這八米見寬的城門迤邐而過,衣着鮮艷的車馬轎夫,紅木朱漆的巨大箱子,再加上雷震遠胯下那匹雄赳赳的青驄馬,讓溧陽的老百姓街頭巷尾,茶餘飯後着實的議論了半月有餘。雷震遠一進溧陽城,當天就拜訪了溧陽知府,後又將各個衙門打點妥當之後,便直接在溧陽落戶,買下了城東最大的宅子——雲霞山莊。這雲霞山莊原本是前朝大員的故鄉府邸,後因犯了事,家道中落,後人將府邸售出,維持生計。

雷震遠落戶溧陽的時候,帶着妻子和一對兒女。兒子叫做雷雲,女兒叫做雷雨,都是剛剛出生,雷夫人常年深居簡出,少有見人,故眾人知之甚少,只是聽說也是大戶人家小姐。

兩個月前,白日,雷府後花園,一片歡聲笑語。

「哥哥,我要蝴蝶,我要蝴蝶,你去幫我捉蝴蝶嘛~」雷雨嘟着嘴,一邊撒嬌一邊向雷雲喊着。

「小雨點,現在是秋天了,你看花都快謝光了,那兒有蝴蝶了,哥哥帶你捉大青蛙好不好」雷雲誇張的一蹦一跳的模仿着青蛙逗妹妹開心。

「我不要青蛙,醜死了,我要蝴蝶,我要紅娘,或者給我一個雲彩也行」雷雨抱着哥哥的脖子,一邊扭着一邊要往哥哥身上爬。

雷雲只比雷雨大兩歲,搖搖晃晃的站不穩,眼看就要摔倒了,看的後面的僕人丫鬟一陣驚呼。「少爺,小心點,這可是在水塘旁邊,可別張下去」一個年輕力壯的家丁張着胳膊努力的護在水邊。

「哥哥,背我~」雷雨忽閃着烏黑的大眼睛,黏在雷雲身上不肯下來。

「哥哥背着你跑」說完雷雲背着雷雨沿着花園的小徑晃晃悠悠,深一腳淺一腳的跑起來。而雷雨也不害怕,俯在雷雲身上哈哈的笑着,「駕駕駕,哥哥快點跑」

兩兄妹玩的不亦樂乎,紅撲撲,汗津津的一雙小臉蛋,看的後面的僕人丫鬟不禁跟着樂了起來。此時午飯的鐘聲響起,悠長的穿過層層院落,回蕩在雲霞山莊的庭院閣樓之中。

「吃飯啦,少爺,小姐,吃飯啦」

「我還沒玩夠呢,我要再玩一會~」雷雨撒着嬌。

「去吃飯了,不然父親該生氣了」雷雲勸着。「妹妹乖,哥哥下午給你抓蛐蛐玩」

雷雨聽完這才勉強同意,雷雲趕緊牽起妹妹的手,拖着她向飯廳走去。兄妹倆蹦蹦跳跳的穿過花園,繞過長廊,進了飯廳。只見父親雷震遠和母親已經坐在那裡等着她們呢。

「父親,母親」雷雲垂手的站在桌前恭敬的問候了父母。而雷雨則一股腦滾到了母親的懷裡。

「娘,哥哥說給我捉蛐蛐~」

「呵呵,乖寶寶,你哥哥最疼你了。你就算是給他要個月亮,他都能想辦法給你摘。」

「娘,你說笑了~父親總跟我說,以後我跟小雨點要相互照顧一輩子,咱們一家人,都得開開心心的」

「不錯,」雷震遠笑着看着他的妻子,他眼前的這個婦人,是他的摯愛,也是他的貴人。他落魄的時候,認識了她。那時候她風姿卓越,白衣飄飄,柳眉杏眼,溫和可親。而他呢?一身布衣,相貌平平。可是她還是選擇了他,她愛他的溫存,愛他諄諄君子的儒雅,也愛他雖出入寒舍,卻不卑不亢的神情。是她給了他一個家,而不是他給她的。

「快來吃飯,雨兒,不要纏着母親」雷震遠滿眼含笑看着女兒,然後又對雷雲說道「雲兒,趕緊坐下吃飯,今天做了你愛吃松鼠桂魚,是專門叫德清源的大廚上門做的,我記得你說過你愛吃他家的這道菜」

「謝謝父親,」雷雲雖然只有八歲,可是言談舉止,彬彬有禮,一看便是教導有方,大戶風範。一家人在飯桌上其樂融融,閑談家常。

雷夫人抱着雷雨,對雷震遠說道「相公,下個月可是知府大人兒子的大婚?不知道賀禮相公準備的怎麼樣了。」

「我已經差人備下黃金一千兩,一對鴛鴦和田玉佩,還有一尊送子觀音,綢緞等等,想來應該夠了」

「相公,你說的這些確實已經面面俱到,但是,妾身想,我們在沭陽多蒙知府大人護佑,此次知府大人的公子大婚,理應再多盡心些」

「那夫人如何打算?」

「妾身上個月已經着人去天山採購了獨峰雪蓮,東西雖然貴,但是卻是世間罕有,能治百病。有了這個做賀禮,曹大人一定滿意」

「夫人派人去了天山?」

雷震遠神情一震,繼而又緩和下來,笑着說「夫人所說極是,如此甚好,傳言這獨峰雪蓮乃是天山最高峰上所開,吸收天地靈氣,冰雪傲霜,其花蘊含浩渺效期,能救人於生死,確實是一份厚禮。有夫人這樣的賢內助,晚生真是三生有幸。」說完,嬉笑着拱手行禮。雷夫人粉面微紅,「討厭,快些吃飯吧」

雷雲,雷雨看着父親母親這樣一來一往,都抿着嘴笑起來。飯桌上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其樂融融。只有雷震遠偶爾失神,若有所思的樣。而這一切,也被細心的雷夫人看到了眼裡。

夜深,人靜。雷震遠坐在檀木雕花圓桌前,守着一盞高台三杈銅燈,手裡端着一杯茶,正兀自出神。此時雷夫人慢慢的走了過來。

「相公,今日午間提到天山,你神情微變,可是與那件事有關?」

「確實有那件事有關,但是你也不必多問,無論怎樣,我都會保你平安」

「相公,那件事如果來了,可以請曹大人幫忙解決,畢竟是官家出面」

「這。。。。娘子無需操心,我會處理好的」

「相公為人,自不必說,若是只有你我二人,生死同命,自然心甘情願。只是如今有了孩子,總要為他們考慮周全」

「不錯,但是,也可能是為夫多慮了」

燭光搖曳中,雷震遠看着妻子溫順秀麗的面孔,不覺間神情一晃,不由得捉住了妻子的手將她拉到身邊。「娘子。。」另一隻手摟住妻子纖細的腰肢。「相公。。」雷震遠輕輕撫摸着妻子光滑的後頸,猛的把她抱了起來,放到床上。

「哥哥,哥哥,我要蛐蛐」雷雨半夜又開始糾纏雷雲了。「小雨點,你要是不好好睡覺,回頭父親母親罵哦」雷雲可不想半夜又偷偷跑出去瘋。

「我要蛐蛐!」雷雨一邊說一邊推着身邊的雷雲。

「唉,」雷雲心裏暗自嘆了口氣,「那哥哥帶你把它捉回來,但是不可以貪玩,回來扣在碗底,明天再玩」

兄妹倆偷偷的爬起了床,像往常一樣,偷偷溜過外屋僕人的睡床,躡手躡腳的跑到了外面。月亮不時遮掩在雲彩的後面,地上忽明忽暗,庭院里假山花草,黑乎乎的隱藏在黑暗裡,隨着月光的明滅,若隱若現。雷雲領着雷雨跑到小假山附近。

「小雨點,你別出聲,這裡就有一個蛐蛐,剛才還叫了兩聲」雷雲指着一塊碎石堆。「哥哥給你捉過來」

雷雲一邊說一邊躡手躡腳的靠近過去,輕輕的翻動石頭,忽然一個小黑影倏地下從縫隙里竄了出來。雷雲緊接着上前一步,彎腰探手一扣,便將那物扣在手心裏。雷雲起身笑着對雷雨說「看」,緊接着變戲法似的伸出右手,拇指食指之間,竟捏着一個綠色的大肚子蟈蟈。

月亮忽然又隱進了厚厚的雲層里,雲雷眼睛在黑暗裡閃閃發著銀光,像是猛獸夜行的眼睛,又像兩個碩大的螢火蟲,竟赫然是一雙夜眼。

「哥哥好厲害,」雷雨一邊跳一邊叫着,伸手去接雷雲手裡的蟈蟈。

「我幫你拿,小雨點先跟我回去睡覺,明天再玩好嗎?」

「不要,我就要,我也可以捉一隻」雷雨說完,又假山上跑了兩步,蹲下伸手就去翻一塊石頭。

「不好!小心」雷雲眼睛看得清楚,石塊旁邊正遊走過一條灰色的毒蛇,毒蛇受到雷雨的驚嚇,正要反身攻擊。雷雲想都沒想,一下撲了上去,雙手一把抓住毒蛇的身子扔向一邊,而毒蛇在被抓的瞬間,也一口咬住了雷雲的手腕。

雷雲慢慢從地上爬起起來,左手只覺得腫脹,進而頭暈目眩,呼吸都有些困難。他努力得保持着清醒,把雷雨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確認沒事了,剛想伸手摸摸雷雨的頭,卻一頭栽倒在地上,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哇」雷雨此時才從驚駭中清醒過來,大哭起來。她驚恐的看着看着躺在地上動也不動的哥哥,恐懼緊緊的抓住了她,她嘶聲裂肺的哭喊「哥哥,哥哥,哇~」

院里瞬時燈火通明,人們慌慌張張的從門裡衝出來,湧向這座小小的假山。

翌日,雷雲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疲倦,噁心,還有些胸悶的感覺,胸口似乎有一塊石頭緊緊得壓着自己。雷雲向下看去,只看見一個秀氣的小臉蛋,正閉着眼睛呼呼得睡着,小鼻涕淌**一大片被褥。雷雲看着可愛的雷雨,忍不住從被褥中伸出手輕輕的撫摸着雷雨的頭髮。陽光透過窗子落下來,暖暖的,雷雲忽然很欣慰,有些這樣的家庭,這樣的父母,妹妹。他輕輕拍着雷雨的頭髮,又疲憊的睡著了。

雷雲受到的蛇毒並不嚴重,在家裡慢慢調養着,這段期間,雷雨天天都陪在雷雲床前,今天給他講故事,明天又給他表演翻花繩,還用顫巍巍的小手喂他粥喝,結果撒的雷雲被子上濕乎乎一大片,兄妹倆親密的分分鐘都不想分開。

雷雲身體康復的那一天,雷震遠高興的擺了一大桌酒菜,全家人歡歡喜喜的吃了頓飯,飯桌上,雷震遠又把全家的僕人丫鬟通通賞賜了個遍,全府上下,無不笑顏逐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