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趣的歷史有趣的人第三章,人和天時地利在線免費閱讀

無趣的歷史有趣的人第四章,論袈裟的未來。在線免費閱讀

關於老五對朱元璋的分析。

節氣們還有沒有不同觀點?

沒有的話,咱們開始下一個話題。

——

雨水:「額有!」

——

哦?

我就知道,只要清明一說話,你肯定會插一杠子。

說吧,你又有什麼獨特的見解?

——

雨水:「額對明朝不太了解,只知道個大概的主線。

所以額想用先秦的『商君』,來表明一下額的觀點。

商鞅,也叫衛鞅,公孫鞅,因封地在商所以自稱商鞅。

他是戰國時期的衛國人,君王的後代。

他這個『鞅』字,額粗略研究過,可能是和他的祖先有關。

因為他的祖先『康叔封』,曾任司寇一職。

而司寇在周代是主管司法和刑法的官,商鞅又是法家的忠實擁護者。

由此額也得出一個結論,鞅,是他後來改的名字。

因為這個字的本意,是套在馬脖子上的那個軟墊子。

很多農村養牲口的農民現在還這麼叫。

因為馬拉東西的話,韁繩會有一個拉扯的力,就算馬的肩胛骨再硬,也會被這韁繩給拉傷,所以古人就設計出了這麼個軟墊子,用以保護牲口的脖子。

而額估計,商鞅用『鞅』這個字做名。

第一層意思,應該是為了像祖先那樣推行法度,以法治天下。

而第二層意思,有可能是受到了李悝,吳起變法,強行以法壓人,導致了變法不能成長久。

所以他想用,鞅套在馬脖子上的方法,既讓馬快得跑,又不傷害到馬,以硬法軟治的思想,穩住底層的百姓。

一個鞅字,兩層含義。

所以額說,『鞅』這個名字,極有可能是他後改的。」

——————

呃……

老二啊!

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你這故事太學究了。

咱要以故事為核心,太突出細節就不爽了。

望你明白!

——

雨水:「啊?好吧,那額就直接講故事吧。

額反對清明說的,天時地利人和。

為什麼不能是人和天時地利?

先聲明,額不是為了反對而反對。

就拿商鞅來講,當時他投奔秦穆公的時,秦國還是一個邊陲弱國。

他一上任,就推行了的法家手段,但主要針對上層。

對下層,他採用軟着陸的方法,用徙木立信的宣傳手段,籠絡住了民心,使民眾對國家有了一種向心力。

這個向心力,就是額認為的『人和』。

秦國在有了這個『人和』之後。

『天時』也隨之浮現。

此謂先人和,後天時。

若干年後,商鞅被車裂而死,但他的變法卻留在了大秦,即使後來上位的惠文王恨他入骨,也沒有放棄他創造的商君之法。

甚至,普天之下凡用法治國者,無不出商君之構想,依法依規,依法治國。

這便是商鞅留給後人的,地利!

嗯……就到這吧,我想聽聽清明的看法,大哥讓他出來吧。」

——

嗯,好!

——————

清明:「怎麼了老二?」

——

雨水:「沒啥,你往上翻,看看額說的觀點。」

——

清明:「看了」

——

雨水:「怎麼樣,服不服?」

——

清明:「服?服什麼?

你意思是,你用了785個字,來反駁我的天時利人和的說法嗎?

前三百字,講了一堆冷知識。

還自我陶醉般的,以為研究出了什麼不得了的學術問題。

你聲稱商鞅是先人和,再天時,最後給後人留下了千年的地利福蔭。

可你有沒有想過,當時的周王室已經式微,天下諸侯伐交頻頻,亂世已然浮現。

你有沒有想過,秦穆公寬以待人,求賢若渴的大德之風?

你沒有想過,秦穆公的身邊,為何聚集了如百里奚,蹇叔,丕豹這些治世安邦的能臣?

理性的講,我不反駁你說的商鞅變法,給秦國帶來的巨變。

也不否認,商鞅之法福蔭了我華夏千年之久,到如今仍在使用。

但你不能口是心非,說不是為了反我而反我。

你的字裡行間。

都在透露着,你所謂的人和 天時 地利的合理性。

老二,咱倆沒仇,不至於這樣。

當你強行解釋一個事物的時候,事物已經不是那個事物了。

還有就是,咱答應大哥寫書是為了,讓讀者開心,咱寫的快樂。

你這樣搞,快樂嗎?讀者開心嗎?

我雖然對先秦歷史了解有限,但不論哪個朝代,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古代只是生產力不行,並不是古代人不行。

你見我什麼時候說過先秦人,不如後世人聰明?

沒有吧?

所以大哥拋出來一個題目,咱就各抒己見就行了,沒必要爭個你長我短。

最後,我把咱們的開書的初心,複述一遍。

讓讀者開心,咱寫的快樂。

二哥,共勉吧=^_^=。」

——

老五說的好哇!

認識你三十多年了,不得不說,我對你的認識還是膚淺了。

可能是咱哥們交流的少,我也認為你比我小,沒我知道的多,還把你當個孩子看。

在此,立春向你道歉,你是好樣的。

與此同時,我也感謝有這麼個契機,開了這麼一本書,讓咱們可以抒發自己的觀點。

要不然,都為了爭身體的控制權,你爭我奪,勾心鬥角。

到最後交流越來越少,被送往精神院折磨,受苦的還是咱自己。

現在咱寫了書。

每個人控制身體後。

都可以看見其他人格的見解,這不失為咱們二十四節氣的新生。

賀新生!

——————

雨水:「嗯,你倆說的額都看見了,是額狹隘了,額向五弟道歉,也向大哥道歉!以後額會就事論事,說出自己的觀點。」

——

這才對嘛!

二十四節氣要團結,不團結,四季還不得亂套了?哈哈!

明朝,咱們還得接着討論,不過題目得換一換。

這種把一個歷史人物搬出來,讓咱們自相殘殺的命題,並不符合我的初心。

說實話,這兩天我看你倆吵架,也並不開心。

估計讀者看的也亂。

不過既然咱們寫了,那就要持之以恆。

可不能着了網文的道,太監了!

相信隨着咱們質量越來越好,讀者也會越來越多。

我感覺,這就是清明說「天時」

網文這個大背景就是天時。

咱們這本書就地利。

讀者和我們就是人和。

諸位節氣們,看到我的留言,請你們閑下來的時候也幫着出謀劃策下。

看用什麼模式,讓這本書變得有趣起來。

只要不違背讀者開心,咱們快樂,這一根本初心。

什麼都可以嘗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