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自人間漫浪,與你平生事第3章 多希望一個擁抱就是永恆在線免費閱讀

我自人間漫浪,與你平生事第4章 愛需要共擔命運在線免費閱讀

「爺爺,你看到徐長卿去哪兒了嗎?」許白薇放學一到家就急切的尋人。

「家裡沒得人,你們今天啷個沒一起回來喃?」 許爺爺看着焦頭爛額的孫女兒,試探的問詢到:「吵架啦?」

許白薇覺得委屈又心疼,但拿那木頭沒辦法,遇事就悶着,什麼也不說。

回想起這幾天的彆扭,一會兒說要離開,一會兒又說自己沒人要惹人心疼,合著到最後折磨的就是自己。

「沒有,算了,我還要寫作業呢!」許白薇不想讓爺爺擔心,也沒力氣認真扯謊,胡亂敷衍了一句進屋了。

一進房間,不受控的大腦讓早上曖昧尷尬的場景不斷回放。而現在那人受打擊玩兒失蹤,自己卻一無所知,許白薇的眼睛唰的一下紅了。

思緒飛遠,她無力的癱倒在床上,憤恨的決定等徐長卿心情好了的時候,絕對要冷戰!冷戰!

叮叮叮~,電話響了!許白薇猛的坐起,是徐長卿打來的,剛才的豪言壯語不復存在,她立馬接通了電話。

「喂,薇薇,你到家了嗎?」徐長卿的聲音嘶啞,順着電流傳來不怎麼聽得清,他強忍着小心清了清嗓子,說道:「我今天有點事兒,對不起啊,應該提前跟你說的。」

「沒事兒,我到家了,別擔心。」 許白薇提着的心終於放下了,微微提了下嘴角。

「嗯,我先掛了。」

「等一下!那個你今天怎······」 話出口一半,許白薇停住了,生怕重新揭開他的傷疤。

「今天怎麼?」

「沒有,那你今晚上還回家嗎?」

「當然回家了,不然露宿荒郊啊。」徐長卿嘴角微不可察的勾了勾,陰翳一下子破開,輕笑起來。像冬日裏飄飛的柳絮,像春天潤澤的雨水,破開冰冷落在心上,聽的許白薇耳朵痒痒的。

「好,給你留晚飯!拜拜!」許白薇激動的掛了電話,傻氣的抱着手機抿嘴笑倒在床上。嘴裏念叨着「回家!哈哈哈」,覺得不過癮還欣喜的翻滾了幾圈,差點撞在桌角才罷休。

高三的時間分秒都珍貴,學習、考試、排名每時每刻催促着人埋頭。今天要公布二次模擬高考試卷的成績了,雖然大家平時高喊着「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但還是焦急的打轉,是不是派兩個先鋒去辦公室探探情報。

「成績出來了!」宋清硯作為消息偵察兵,高三一班最大『顯眼包兒』,首當其衝到辦公室打探,告訴大家這個消息。

許白薇從成堆的書本中艱難抬頭,迷糊的望了望四周,拉上高冰:「寶寶,看成績去不?」

「別,我數學導數第二問才寫一半呢,打斷了得從頭開始算了。」高冰表示比起成績更愛數學,簡直是沒有天理。

「嗯,我叫徐長卿陪我吧。」說完站起身回頭,眉頭皺了皺,小聲埋怨:「居然敢不等我,讓我瞅瞅這回誰第一!哼!」

許白薇滿懷期待的看向辦公室門口的年級排名榜,高高踮腳扶着旁邊同學直指着第一的位置看去。

『果然如此,本姑娘一雪前恥重回巔峰,美哉美哉!』 想到這兒,許白薇後知後覺,吐槽自己臉面不要,太過高傲,不好意思的臉紅了。馬上微微瞥了眼四周,又趁別人不注意再開心的晃晃腦袋,算是明白什麼叫『春風得意馬蹄疾』。

嗯,第一許白薇;第二,宋清硯,嚯~牛;第三,齊琪;第四,高冰~寶寶厲害;第五······

越看越不對勁,許白薇剛才高漲的激情瞬間垮塌。心裏疑惑,徐長卿這木頭平時沒跌出過前三啊,被奪舍啦?這人呢!

她一路向下瀏覽,在人堆里慌忙翻找徐長卿的名字。越急心越糟,終於在二十一名的位置對上了,是徐長卿。

許白薇是個要強的人,每次考試只要輸給徐長卿,她總要裝模作樣生悶氣,為難為難他才過癮。可如今自己贏了,為什麼也沒那麼快樂呢?

她希望他們一樣好,甚至徐長卿比她自己好些也無所謂了。

身邊有的同學鬼哭狼嚎勵志創造奇蹟,有的激動亢奮打算再接再厲。許白薇心揪着往回走,抬頭一霎那間,一切的吵鬧與雜亂的人群好像都消失了,她對上了徐長卿泛紅微濕的雙眼。

就這樣看着,她忘記先前對他的埋怨與爭論,只記得好久沒看見他欲伸又放的手,強忍不住的偷笑,靈動又青春的回眸。

徐長卿彷彿是打開了許久的封印,眼淚奪眶而出,大顆大顆的砸在地上。

許白薇剋制不住的手伸向他的臉,在即將觸碰的瞬間,他倉皇的低下頭,意料之中——要跑。

「別動!」許白薇早知道他這個膽小鬼又要走,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的臂彎,一把扯住。

「我——」徐長卿剛要開口,看見許白薇擔心又心疼的盯着他,瞬間啞言。

許白薇看他扭捏的樣子就來氣,但沒出息不捨得吼 ,「不會說話閉嘴,咱曠課吧!」

「什麼?」徐長卿被這沒來由的一嗓子驚住,呆楞在原地。

「算了,你站着別動,我去請假。」 回歸理智,許白薇最終還是做個好孩子,依章辦事!

不一會兒,許白薇拿着兩張假條、又拉着摸不清狀況的徐長卿走出校門。

一路上許白薇面無表情不說話,另一個不知所措的四處亂瞟。二十多分鐘,他們走到了經常採藥的山腳下。

「薇薇,有什麼話你說吧,我聽着。」徐長卿邊走邊做心理建設,奈何手一直被許白薇握着,又不能掙開,半晌才敢說話。

終於意識到自己魯莽的拽着別人走了這麼久,許白薇不自然的鬆開稍微發汗的手,向前邁了一步才說:「你最近發生什麼了?情緒不對,成績還下滑了,告訴我好不好,我很擔心你。」

徐長卿抿着嘴,不吱聲。

「徐長卿,我們約定過不會互相隱瞞的,對不對?」

還是不吭聲。

「馬上高考了,你知不知道!」

依舊沒有回應······

氣不打一出來的許白薇轉過身,卻發現徐長卿蹲在地上,雙手環抱着膝蓋,肩膀還在微微發抖,看着可憐又難過。

她邁上前一把摟住了他,輕輕的拍着他的背,感受到懷裡人的放鬆,許白薇摟的更緊了些。

多希望這就是永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