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自人間漫浪,與你平生事第2章 未宣之於口的秘密在線免費閱讀

我自人間漫浪,與你平生事第3章 多希望一個擁抱就是永恆在線免費閱讀

小鎮上的高中離家裡很遠,常常天蒙蒙亮就要出門。

許白薇作為一個藥學上的天才,自稱沒有一棵草可以逃過她的法眼,但卻敗給了早起。

「到底為什麼要上學啊!」許白薇的偶像包袱全無,呲牙咧嘴的坐起身來,眼神迷離。她如樹懶一般的慢慢轉頭,向外望了望,猛的倒下繼續沉沉睡了過去。

徐長卿熟練的裝好了兩人份的早餐,聽到房間里沒動靜,開啟了早起叫醒服務。

咚咚咚,「白薇,再不醒我就進來了啊!聽到沒!」徐長卿程序化的念叨早已毫無效用,對方表示已產生「耐藥性」。

「知道了,已經起了」

過去了三秒,隱隱又傳來了一聲悶悶的聲音:「穿衣服,馬上出來!」

「還在被子里呢,再不起我進來了啊。」

這麼一說,許白薇的倔脾氣上來了,自以為小聲地抗議,「那你進來唄,反正就是不起。」

徐長卿表示自己寵的自己承擔,想生氣又覺得可愛的打緊,輕輕推門進去叫人了。

聽到他真進來了,許白薇自覺理虧,自己的錯還犯倔,慢慢的縮進了被子里。

徐長卿故意冷了語氣,由上而下看着蜷縮在床上的糰子,憋笑低聲說道:「賴床還有理了,忘了上次咱倆因為你遲到的事兒了,嗯?」

半晌,傳來了軟軟的一聲:「現在道歉來得及嗎?我馬上起,對不起嘛。」

好久沒見過露出肚皮的小刺蝟了,徐長卿不說話,只靜靜的站着不動。被子里的人沒感受到動靜,以為人走了,微微探了探頭,扭頭向上一看,正好對視上了。

房間里暖黃的燈光襯的許白薇更加乖巧溫柔。白凈的鵝蛋臉,彎彎的眉毛下一雙惑人的桃花眼,卻由於剛睡醒蒙上一層水霧,向上獃獃的望着他,平白多添了些可憐無辜來。

徐長卿想他一定是着魔了,才會在平平無奇的早晨有想瘋狂親自己發小的衝動。

許白薇也沒好太多,突如其來的對望讓對方都愣住了。

終究受不了這場對視的博弈,好半天反應過來,兩人隨即迅速轉移了視線。

早春的黎明還有些冷,萬物都靜悄悄的睡着,卻有兩個年輕的靈魂迅速生長愛的血肉。房間里的老舊時鐘滴答滴答的不停奔走,應和着兩個砰砰砰飛速跳動的心,交織糾纏,像是要掙脫束縛揉在一起。

「要遲到了,快起吧,我先出去了!」徐長卿雙手握緊,光速轉身想溜走。突然想到忘了什麼,又猛的轉回來,剛好踩在了許白薇的拖鞋上。一個趔趄,順勢的倒在了許白薇的身上。

簡直要命了,他在幹嘛。許白薇攤牌她大條的神經受到了挑戰,差點斷線。憑藉最後一絲存在的理智出手:「那個,氣得人仰馬翻不至於哈。」她尷尬的別過頭,僵硬的嘴角憋出幾個字,:「我先淺淺起個床唄。哈哈。」

說完許白薇又後悔了,自己這張笨嘴在幹什麼,人一輩子也不太長對吧,好想找個地洞啊!

徐長卿根本沒聽清她在說什麼,慌忙帶着紅的和龍蝦一樣的臉飛出了房間。這下倒好,本想捉弄到別人,還把自己搭進去了。

上學路上,兩人一路默契的沒說話,硬是把手裡的一根玉米盤包漿了才吃完。許白薇不合時宜的想,可憐的玉米啊!

時光飛速而逝,數學、物理、生物夾雜着稍顯輕鬆的語文佔據了學生上午的全部精力。

午飯後,整個校園都陷入了午睡的氛圍中。偶然有嘩啦嘩啦的翻書聲,回頭小聲嬉笑打鬧,排除班主任藏在門後的那隻眼睛的話還是很美好的。

許白薇正和閨蜜高冰激動暢談着心動idol的絕美名場面,突然感應到了什麼,伸長脖子瞄向窗外。

徐長卿斜對着窗戶站着,神情不同往常。許白薇苦於角度沒法看見對面是什麼牛鬼蛇神,讓好脾氣的小竹馬戾氣橫衝直撞。

她擔心的看見他不斷張合的嘴奮力駁斥着什麼,面色鐵青,言到盡頭嘴唇好像還在發抖。

倆人僵持了一段時間,徐長卿緊皺着眉頭,眼裡無法遏制的怒火死盯着對面的人,好一會兒,終於無奈的卸了力,蹲在了地上。

許白薇心裏籠罩了層疑雲,最近徐長卿都怪怪的,一問起就岔開話題,天南海北胡扯。

做了一番心理鬥爭,她終於忍不住了,也不管外面是不是老師,徑直朝門外沖,留下一臉懵逼的高冰。

「喲喲喲,還說不喜歡呢,看這着急忙慌的,談戀愛就是不一樣!」高冰作為最佳損友真誠的腹誹着自己閨蜜。目送許白薇毫不畏懼的背影,翹嘴點了點頭。

等到許白薇跌跌撞撞的出來,走廊上已空無一人。她茫然的環顧四周,突如其來的一陣穿堂風讓她縮了縮脖子,喃喃道:「哎,又錯過了……」

就這樣一個下午,徐長卿都沒再回教室。

每個課間,只要望向徐長卿的課桌,許白薇都感覺一陣心悸,希望與失望交替消耗着神經,不安煩悶沉沉的壓向她。

直到放學,全班空蕩蕩了,許白薇緩緩拿出手機,打開了聊天界面:」徐長卿,你中午怎麼了?」覺得太直接,刪掉了……

「徐長卿,你還在學校嗎?我在教室等你?」萬一不在呢,多此一舉。又刪掉了……

「徐長卿,我擔心——」,消息最終還是沒發出去。

停留的聊天草稿,不確定的心動,還未宣之於口的感情。許白薇奮力追趕着,唯恐這十八年的相知相伴淹沒在這個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