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傅暮遲心臟狠狠一刺痛,下意識就要被她往懷裡擁。
但司雲璃躲開了他,咬着牙關非要把最後一句話說完:「最後起了一場大火,我被困在火里出不去,而你衝進來……帶走了背叛我的朋友。」
「我就那樣看着你們離開,直到消失不見……」司雲璃閉上眼,可那場景還是分毫不差的湧現在腦海里。
眼淚緊接着就控制不住的掉落了下來。
這下傅暮遲是真的愣住了。
「璃璃……這只是個夢,不是真的。」
他有些手足無措,還是忙將司雲璃給抱在了懷裡。
他寬厚的手掌在她的背脊上一下下輕撫,像是給小貓順毛一樣:「夢都是相反的,我怎麼可能捨得那樣對你?
而且司伯父司伯母也不會捨得把你送到那麼遠的地方去的。」
「別哭了,嗯?
別多想了。」
「我說你今天怎麼一直悶悶不樂,又心不在焉的,結果就是一個莫須有的夢。
還把自己真的代入進去了,連我都不理會了。」
「璃璃……」他輕聲嘆了口氣,「我可真是好冤枉。」
司雲璃聽了傅暮遲剛開始的幾句,還在心裏想:怎麼不會呢?
她嘴上說這些是夢,但其實根本就是她親身經歷過的。
她不被任何一個人在乎,不被任何一個人關心。
那些痛有多痛,只有她自己知道。
沒想到傅暮遲在火中將她拋下,司雲璃的心就疼。
可當聽到他的那一聲嘆氣時,司雲璃忽然怔住了,連眼淚也跟着停下。
眼前的這個傅暮遲和她認識的那個完全大相徑庭——他們不是一個人,她認識的傅暮遲不會這麼溫柔,不會這麼在乎她的感受,更不會這麼耐心的哄她。
像夢一樣……她看着男人背部西裝上的褶皺,不自覺的就更加收緊了手。
她不能不承認,她真的很像依賴眼前的這個傅暮遲。
夢也好,鳩佔鵲巢也好,就算日後遭到天譴也好……就讓她多享受一點傅暮遲對她的愛吧,只要多一點點,再多一點點。
終於感受到司雲璃的感情回饋,傅暮遲不着痕迹的鬆了口氣。
他慢慢將人,而後伸手用指腹擦去了她臉上的淚痕,輕聲哄道:「別哭了,我訂了你最喜歡的餐廳,求司二小姐賞個臉和我一起吃飯行嗎?」
第32章司雲璃沒想到傅暮遲說訂了她最喜歡的餐廳,竟然真的是她以前最喜歡的那家。
看來就算很多東西都變了,她和另一個自己的大部分喜好都沒變。
設計,口味,餐廳,穿衣風格……傅暮遲包下了整間餐廳,今晚只為司雲璃一個人服務。
司雲璃看着琳琅滿目的菜品,雖然不是沒吃過,但心境完全不一樣。
上一世因為兩人的戀愛沒有公開,所以傅暮遲從不帶她去各個公開場合,就算無法避免,兩人也不會一起出現。
而戀愛紀念日那樣的日子,傅暮遲更不會陪她過,他一向是給她轉一筆錢,然後讓她自己去買想要的,想吃的。
司雲璃看着此時正在幫自己切牛排的傅暮遲,心裏說不出什麼滋味。
只覺得自己像是真在做夢一樣。
可轉念又覺得自己有些可悲,傅暮遲不過是做了一個男朋友應該做的事情而已,在一段戀愛關係中,這根本算不上什麼。
只是因為她從沒得到過,只是因為他身份尊貴,所以她才竟然覺得感動。
要是換作從前的那個「司雲璃」呢?
她是不是還會因為傅暮遲切的牛排不好看而生氣?
沒能繼續想下去,傅暮遲將切好的牛排放在了司雲璃的面前。
「又想什麼呢?」
他問着,順手幫她放好刀叉,「可不能再把我當成夢裡那個傅暮遲了,不然你又生氣好幾天不理我,我去哪裡說理去?」
司雲璃回過神,輕輕搖了搖頭:「沒有……」傅暮遲看着她輕笑了下:「沒有就行,笑一個?」
司雲璃沒想到他還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她怔了怔,想垂眼當作沒聽見糊弄過去。
男人卻站起身來捏住了她的下巴,彷彿今天只要她不笑,這飯誰都別吃了的架勢。
司雲璃下意識就像按照他說的那樣做。
但又想起從前的司雲璃該有的樣子,她緩緩抬起手,將傅暮遲的手給打開了:「你當我是什麼,吃飯前還要笑一個?」
傅暮遲臉上沒出現一點怒氣,反而他笑了起來。
然後他重新坐了回去,讚許的點了點頭:「這才是我的璃璃。」
明明這也算不是什麼誇獎的話,可司雲璃還是感覺臉上一熱。
她沒再接話,垂着眼一叉子插在牛排上。
從前菜到甜點,每一道都是司雲璃喜歡吃的。
最後捧着那一盤小小的蛋糕時,她看着對面正在和公司員工打電話討論合同事項的傅暮遲,不由得有些出神。
曾經的她以為,傅暮遲不在乎和她的紀念日,不記得她的喜好,是因為他太忙了。
可現在她才知道,原來一個人只要有心,再忙也會記得愛人的一切。
注意到她的目光,傅暮遲嚴肅的神情有一瞬的溫和。
他起身走到她身邊,從衣兜里拿出一張房卡遞過去,同時捂住話筒:「你先上去休息,我這有點急事,馬上就上去陪你。」
司雲璃怔愣的看着手心的房卡,心跳不受控制的快速跳了起來。
雖然她從前和傅暮遲也不是沒有過這樣,但……但對她來說,她和這個世界的傅暮遲才第一天相處!
司雲璃有些心神不寧,又怕傅暮遲看出自己的異常,只能硬着頭皮點點頭,然後往電梯走。
房間在頂樓,電梯屏幕上的數字每跳動一次,司雲璃的心就越不安一分。
終於「叮」一聲,電梯到達。
門緩緩向兩邊打開,司雲璃一腳踏出去,卻被鋪天蓋地的黑暗給嚇住。
為什麼沒有燈?
她猶豫着要不要走出去,就在這時,突然燈光大亮!
司雲璃嚇了一跳,整個人下意識閉上眼往後縮。
卻聽見什麼磕在地上的聲音。
「璃璃。」
男人嗓音響起。
司雲璃茫然睜開眼,只見本該還在樓下餐廳打電話的傅暮遲此時正單膝跪在她的面前。
他將手中的紅玫瑰花束放在一旁,然後打開了絲絨盒的蓋子。
璀璨的鑽石在燈光下熠熠生輝。
同時傅暮遲語氣堅定的開口:「璃璃,嫁給我吧。」
第33章就在幾秒之前,司雲璃還在因為即將要發生的事而不安。
現在她就被突如其來發生的一切給驚得大腦一片空白了。
不止大腦,此時此刻她的表情也是一片空白。
她一瞬不瞬的看着傅暮遲,似乎連呼吸都給忘記。
發生什麼了?
傅暮遲剛才說什麼?
他說……嫁給他?
是,沒錯,他單膝跪在地上,周圍都是玫瑰花瓣,他手裡還拿着鑽戒,在這樣的情境下,他還能說出什麼別的話來?
那麼就不是幻聽……傅暮遲真的向她求婚了!
不,他想求婚的人不是她。
是從前的那個司雲璃,是曾經的那個司雲璃。
是她鳩佔鵲巢,她不能接受傅暮遲的求婚。
司雲璃張了張嘴,還沒發出聲音,她腦海里率先響起一個聲音。
那個聲音在大聲的喊:「接受他的求婚,接受呀,除了你沒人知道這世界上還有另外一個司雲璃,你就是她,她就是你,傅暮遲愛的就是你!」
「只要你不說,傅暮遲會永遠這樣愛你,難道你不愛這樣滿眼全是你的傅暮遲嗎?」
「這是你夢寐以求的生活,不是嗎?
所有人都愛你,所有人都在乎你,只要答應他的求婚,你就能永遠和傅暮遲在一起了。」
不……不是這樣的。
她不是傅暮遲想求婚的那個司雲璃,她不能這樣做。
司雲璃拼盡了全力在和腦海中的那個聲音爭鬥。
時間似乎過去了很久,但其實也只剛過去了半分鐘。
而傅暮遲看着她的面色一點點難看,頓時從地上站了起來:「璃璃,你怎麼了?」
他伸出手想要去握她的手臂。
很奇怪,司雲璃此刻的思緒都擰成一團,卻還是準確無誤的避開了他的手。
她一步步往後退,瞳孔顫抖着,聲音也發抖:「別……先不要碰我,讓我靜一靜。」
直到她的背脊靠上早已關合上的電梯門,她才像是溺水的人終於抓到一塊可以依靠的木板般深深呼吸了好幾下。
傅暮遲不知道她怎麼了,她說不要碰她,他就真的乖乖站在原地沒動。
但是他看向她的目光里滿是擔心:「璃璃,是不是我太突然了,你還沒想好?
要是你沒想好,今天的事就當做不算數了,我們以後再說行嗎?」
聞言,司雲璃的目光稍稍清明了一些。
可她想的卻是,傅暮遲怎麼能對她這麼好?
一般求婚被拒絕,不該是惱怒或者是難過的嗎?
為什麼他直到這個時候,還能顧及她的感受,還能那麼溫柔的對待她?
他就那麼喜歡她……不,他那麼喜歡的人是曾經的那個司雲璃。
不是她,不是她。
見司雲璃不說話,傅暮遲內心更加緊張焦急,他不知道自己是哪一步做錯了。
他下意識往前踏了一步:「璃璃,別倚着那個電梯門好不好?
那裡很危險,你不同意我就當這次沒有求過,下次,下次我一定準備一場你更喜歡的求婚。」
「我只是想你畢業了,想可以永遠照顧你,如果你……」司雲璃終於開口:「對不起。」
傅暮遲狠狠愣在原地。
還沒反應過來,只見司雲璃抬起通紅的眼:「對不起,我不是你愛的那個司雲璃……對不起。」
話音落下的那一瞬間,她身後的電梯門倏然打開。
她轉身逃進電梯,而後門在傅暮遲茫然的眼神中緩緩合上。
第34章電梯到達一樓,司雲璃逃也似地踉踉蹌蹌的離開了酒店大樓。
外面天色早已漆黑,街邊路燈一盞一盞亮起。
司雲璃失魂落魄的順着路往前走,昏黃的燈光將她腳下的影子拉長又捏扁。
而她腦海里只迴響着剛才傅暮遲的神情和目光。
她知道,他一定不會就這樣置之不理,他一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