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馬鈴薯燉雞好滋味

第9章 空間的緩緩變化

看顧着何綠意的何紅玫很是詫異,「你小子幹嘛呢?這麼匆匆忙忙,做賊啊?」

已經跑遠的何明顧不上大姐的疑惑,現在沒那時間答疑解惑,只遠處匆匆傳來一句「你等我回來就知道了!」

何紅玫看着風風火火的臭小子,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算了,還是妹妹香,看,多乖巧,多安靜呀。」

何綠意:那是沒看到野的時候!

何紅玫今年10歲,平日忙於學業,家裡的事情,主要也是幫忙做點家務,其實就是打打下手,田裡地里的活計,還真不用她跟着一起。

至於何綠意,平日多跟着老何頭與何峰會,與何紅玫這個大姐接觸少之又少。

像今日這樣看娃的事,還沒有何明的次數多呢。

何紅玫也不管他了,專心看着何綠意別摔着就好,畢竟,和妹妹相處不多,也能從家裡字裡行間的閑聊中略知一二。

「聽說你是個小調皮蛋吶?幺爸和爺爺操碎了心?」何紅玫對着何綠意說道。

何綠意無辜臉,說啥呢,聽不懂哇~

紅玫做了羞羞臉的動作,剛好何綠意一爪子抓住了食指,捏捏乎乎,玩得不亦樂乎。

很快,何明把野雞帶回來了,只是該怎麼處理,犯了難。

畢竟,也沒有做過飯,最多燒燒火而已,做飯這些事情,都是大人包圓了的。

「姐,你會弄不?」何明戳戳紅玫,好像隱約記得堂姐在奶奶殺雞的時候觀看過。

「這個……我…應該……會吧?」紅玫也不確定,看會了,而手會不會,還沒有嘗試過呢。

「要不咱倆試試?」何明有些躍躍欲試,還有點兒小激動,第一次搞呢。

「行!那咱就試試。」紅玫也不是個遲疑不決的主,做好了決定就去干。

「嗯,第一步該幹啥呢?」何明撓撓頭,問着自家堂姐。

「我記得當時奶先殺雞,燒一壺開水,給雞燙毛,燙到比較軟的時候,開始褪毛,毛拔光了,點一個稻草堆,開始熏烤,雞表面都給燒一遍……然後……然後……我想不起來了。」紅玫回憶半天曾經何老太是怎麼操作的,看着挺簡單,實則步驟也不少。

「那要不這樣,我去灶里燒水,姐,你看哪裡有大盆,用來裝野雞,不過,還需要放血不?」又一次遇到不確定的地方。

「這個,這野雞不是已經死了嘛,應該……不用吧!」紅玫也不清楚,管它呢,就不放血了。

「那行吧,我燒水去了,咱倆分工,燒好水再一起來拔毛吧。」說罷,轉身朝着灶房走去。

何家是典型的青磚瓦房,據說當時老何頭分家的時候,不知道哪裡來的路子,弄了一批青磚,修建了如今的平房。

房屋布局很簡單,長長的堂屋,左右各兩個房間,挨着大門口的左邊是何老二——何峰福夫妻的房間,右邊便是何峰會——也就是何老三夫妻的房間。

說白了就是何綠意爹媽和二伯家的房間,一左一右。

何峰會夫妻房間的後面,便是老何頭夫婦的屋子,連接中一個大倉庫,也可以說是雜物房,放着各類工具:扁條、背簍、蘿篼、鋤頭……反正農家該有的都有。

裏面還包含着一個糧倉,專門用來放糧食的地方,關的嚴嚴實實,防止耗子偷吃。

何老二屋子的後面也算一個雜物房,裏面放着米缸等等,雞鴨鵝下的蛋,也放在了這個屋子裡,同樣連着一個離間,是專門圍雞鴨的地方。

白天,雞鴨鵝讓它們自由活動,田裡地間,自己捉蟲吃,間隔喂些紅薯與糠混合的鴨食雞食;夜裡,這裡便是它們的歸宿。

堂屋後面有一間房,這裡便是灶房,壘了長長的灶台,兩邊是相通的,都可以燒火,一邊常常做飯用,一邊專門用作煮豬食,兩不耽誤。

在房屋兩邊,是豬圈,各養了兩頭豬。農家一年到頭,吃肉便靠養的豬了,一般年關殺一頭,其他都賣掉換錢。

便是如此,一年到頭,辛苦萬分,也換不了幾個錢,只能說,農家自給自足,吃的都是自家種的,養的。

……

何明走進灶屋裡,往鍋里舀了幾瓢水,鍋蓋就不蓋了,純鐵的鍋蓋,太實成,8歲多的娃提不動。

灶口旁壘了很多柴火,何明常常發火,倒也熟能生巧。

拿起一盒火柴,一蹭,火花燃起,抓一把稻草,加點棒柴,大火熊熊燃起。

火挺大,不蓋鍋蓋的話,燒開水需要更長的時間了。

堂屋裡,紅玫已不見身影,應該是找大盆去了,好燙雞用。

何綠意再次坐回了竹椅中,安安靜靜地看着哥哥姐姐的忙碌,百無聊賴,漸漸犯困起來,興奮過頭,便是困意來襲。

當紅玫找到合適的大盆,吭哧吭哧提溜出來放在屋檐下,瞧見睡熟的何綠意,輕巧地抱起,放在床上,低聲呢喃,「好好睡吧,晚上就有好吃的啦。」

等着何明燒好水後,兩個半大不小的孩子開始忙碌起來,拔毛費了一段時間,兩個人,忙碌了半天,終於搞定了這一環節。

接下來便是烤雞了。何明噔噔噔地跑進去灶房拿出火柴盒,紅玫去草垛下扯出一堆稻草,倆人找了個地方,開始點火,倆人一雞頭、一雞腳,提着,360度無死角旋轉烤,這一步是為了烤掉那些細小的絨毛,還有什麼淋巴之類的。

一番折騰下來,倆小孩兒都大汗淋漓,沒辦法,畢竟是大夏天,還燒着火,可不是熱的人不行。

搞完這一步,接下來該幹嘛,倆人懵了,「要不,咱等奶他們回來再說?」何明哪怕精神再亢奮一小伙,這麼折騰下來也遭不住了,更不要說紅玫一個女孩子。

「行吧。」達成一致目標,會心一笑。

時間過得很快,折騰到現在,已經是下午六點鐘的時候,夏日裏,日長夜短,七八點的樣子天才黑,距離下農活也不遠了。

沒多久,何老太等人都迎着夕陽緩緩歸家,聽到家裡發生的事情,不免目瞪口呆,不過一個下午而已,搞了一隻野雞還大半的處理給完成了。

整得大人們不知該開心還是該先揍一頓不聽話的小孩,還是處理好雞先。

何峰會也好久沒嘗到雞味兒了,他媽把家裡的幾隻雞看得如此之重,平常也只能望梅止渴,終於有機會可以大快朵頤,可不能錯過。

「媽,咱先把雞處理吧,家裡好久沒有葷腥了,這不是正好嘛!」

吃雞要緊,何老太暫時揭過,何老頭也饞,礙於長輩的面子,不好說出口罷了。

「老婆子,先做飯,累了一天了。」不久,終於吃上了香噴噴的馬鈴薯燉雞,還燒了個雞湯,何綠意被母親抱着,只能看着眼饞,喝點湯過過癮就得了。

看着大家吃的狼吞虎咽的模樣,何綠意被饞的,快哭了~

「你還小,不能多吃,嘗嘗味就行了。」冬華看着女兒實饞,還是給了一小塊雞肉,慢慢磨着吃吧!

一頓晚飯,大家意猶未盡,紛紛感嘆,「要是天天能這麼吃就好了。」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