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滿月啦

第6章 終於可以外出了

何綠意剛出生幾天,冬華就為女兒取好了名字,看着女兒總是喜歡望着牆上那幅青山綠水的打印畫,看來是真的很喜歡自然風光了。

「乖寶,這麼喜歡那幅畫呀?看到什麼了呀?是樹還是花呀?」

冬華逗弄着自家女兒,小孩子,尤其是嬰兒時期,真的最好玩的時候了,稍稍一逗弄,便笑得心都融化了。

何峰會正在洗尿布,看着女兒的無齒笑容,也跟着會心一笑,「媳婦兒,咱給女兒取什麼名字啊?」

「嗯,讓我想想哈,我看着她每天都喜歡盯着那幅畫,可能是喜歡綠色?還有里的的山山水水,雖然我也不懂,但是也聽說什麼水墨畫啥的,那叫個啥玩意兒?」

「那叫寫意、留白。」何峰會看着自家沒文化的媳婦兒,趕緊提醒道。

「什麼寫意?啥子留白哦!我不懂那玩意兒,不當吃不當喝的。」冬華為人實在、踏實,確實理解不了什麼陽春白雪、花里胡哨的玩意兒。

「好吧,咱不是討論給閨女取名字嗎?怎麼又說到這裡了。」何峰會對於自己老婆的歪歪扭扭,早已經習慣,提醒着正事要緊,取名字是大事呀!

「哦,對!看我這豬腦子,果然是一孕傻三年。」冬華憨憨一笑,有些懊惱。

「嗯,老三,你說取什麼好呢?」冬華實在是苦惱,沒啥文化,能想到的實在局限。

搞了半天,最後還要自己來?何峰會以為自己老婆早就想好了呢!是他抱的期望太高,想太多。

「剛剛你說咱閨女喜歡盯着青山綠水畫,那就稍稍詩意點吧。何綠意怎麼樣?」

「感覺很普通嘛?有啥寓意啊?」冬華覺得不怎麼樣,聽着一點也不稀奇。

「何綠意,綠水蒼蒼,意蘊濃濃。」何峰會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但是冥冥中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閨女應該取這個名字。

「哦,聽不懂說的啥。」冬華表示,你是個文化人,沒得文化的自己,傷不起。

「那問問閨女,看她喜歡不嘛。」何峰會想着,怎麼也得問問當事人的想法噻,雖然當事人是個連話都不會說的奶娃娃。

「也對,乖寶,爸爸給你取了個大名,叫何綠意,喜不喜歡呀!」

何綠意表示,挺好,畢竟上輩子就叫這個名字,要突然改了,也不習慣,但是確實小北鼻不會說話,那怎麼表達?

哦,會笑會哭,還會動呀。

想法不過一瞬間,聽到自家親媽的問話,何綠意笑得口水都流出來了,手腳亂晃:滿意,真的很滿意。滿意極了!

「媳婦兒,閨女笑了,看來是真的很開心,很滿意這個名字。」何峰會頓時成就感滿滿,自己取得名字,閨女這麼喜歡,證明還是挺有起名天賦的嘛!

冬華噗嗤一下,忍不住笑出聲來,看着丈夫的模樣,有點向女兒奴的趨勢發展了。

這能算有女萬事足么?

「嘿~你可別笑,女兒這是喜歡我呢!肯定滿意地不得了才會這麼開心。」何峰會被自家老婆這麼一笑,有些惱羞成怒。

「是是是,你說的都對!」冬華吱聲應和,再笑下去,丈夫就要惱了。

真的是太可愛了,一個大老爺們兒,這樣的小表情,哈哈。

何綠意:冷冷的狗糧往臉上拍!我做錯了什麼,讓我一個小嬰兒在這裡吃爹媽的狗糧,我摔(ノ=Д=)ノ┻━┻

看着自家爹媽正熱火朝天的氣氛,算了,不掙扎了,何綠意覺得,還是睡覺最實在了。

……

名字已定,何綠意的戶口也上了,在她拔草、吃奶、睡覺無限循環中,何綠意度過了滿月。

一般來說,滿月也要請客,邀請親朋好友來聚聚,但是想着都住的遠,家裡也並不殷實,來來回回也不是很方便,乾脆自家人吃個飯就行了,等周歲的時候,再廣邀親戚們吃酒,沾沾喜氣。

邀請歸邀請,來不來,就是人家的事了,也不強求。

農村嘛,哪怕再窮,該有的人情往來,還是要有的。

何綠意的大伯,可是鄉村置辦酒席的一把好手,哪家有喜有喪,開席請他准沒問題,就是脾氣不好。

自家需要辦酒席,直接自家人上就是,何綠意的周歲酒,便是如此,不過也是後話了,滿月,自家隨便吃點就好。

比較近的,倒是可以請着一起來吃點,比如說,就隔着幾米路的二爺家。

何老頭與二爺是堂兄弟,何老頭屬於暴躁類、窩裡橫的那種,二爺便是屬於窩囊一類,人送外號「二倆誇」,就是說幹活拖拖拉拉,類似爛泥扶不上牆之類的意思。

和二爺比,二爺的媳婦兒人稱「炫菠蘿」,就是幹活賊麻溜的那種,愛八卦,愛管閑事的那種。

一天和其他七大姑八大姨湊在一起家長里短,哪家結婚,哪家離婚,生兒生女,生不出孩子,她們的小道消息最靈通。

俗稱的八卦小分隊,豎著耳朵聽她們八卦,能夠聽到很多勁爆的消息。

何老太就不一樣了,時常獨來獨往,難以融入其中,尤其是何老太與堂二奶奶之間的愛恨情仇,可以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兩人之間解不開的恩恩怨怨。

這是何綠意上輩子得到的一些消息,說實話,要論八卦哪家強,堂二奶奶佔大頭。

上輩子,何綠意二十幾歲,自家奶奶沒怎麼催婚,二奶奶卻是同何綠意說了好幾次了,真的是牛逼plus!

至於這輩子,尚未接觸,不可置否,都還年輕着呢!可能,大概,更強悍!吧?

何綠意:我還是個奶娃娃,啥也不知道,啥也不清楚。

說實話,滿月對於何綠意來說,沒啥特別,經歷了後世過年氛圍都越發淡薄的時候,什麼儀式感,節日,對何綠意來說,都是再平淡不過的普通日子。

大人想着慶祝一番,何綠意一心想種地,奈何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要工具沒工具,要種子沒種子,難吶!愁啊!

從出生到現在,何綠意出門的日子屈指可數,偶爾被老爸抱出去放放風便很快回來,啥也沒看清楚。

「看來只能等到再大一點再說了。還好家裡雖窮,飯還是吃的起的,不然就更愁了。」何綠意慶幸着,家徒四壁起碼沒真的只剩西北風了。

雖然吃不飽,但是對付一下,還是能夠滿足條件的,說是如此,能吃好的,誰不願意吃好的呢!

還是得想想辦法改善家裡的條件才行。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