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勤勞的拔草工

第5章 滿月啦

何綠意的嬰兒時期,便在吃了睡,睡了吃,哦,還有表面睡覺,實則在空間拔草中度過。

日曆一天一天撕下,家長里短,雞毛蒜皮,是生活的真諦。

當然,暫時和咱主人公沒啥關係,畢竟誰會和一個小北鼻斤斤計較呢!

就算要,也得長大了以後,才能該打打,該罵罵嘛。

冬華的坐月子平淡的過去,妯娌也沒有多說什麼,同為女人,何必互相為難……是可能滴!

樹大分枝,一大家子,各自成家立業,怎麼會沒有矛盾扯皮的事情呢?

今天你多做了我少做了,好處你多拿了我少拿了,都是矛盾的源頭。

十根手指尚有長短,更何況人心,也不見心臟在身體中間,不偏不倚呀!

總有受寵的,不受寵的,當然,何家人做的還行,畢竟,家徒四壁,也沒有什麼可以圖謀的,想要什麼,都得自己去奮鬥。

現成的,房子和傢具?農村的,誰稀罕,都嚮往着進城,成為一個城市戶口呢!當個城裡人,多體面,多光鮮!多有面子!

走在村裡,腰桿都挺得直直的。

哦,不過要是何綠意知道了他們的想法,只會嗤之以鼻,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何綠意一直覺得,農村挺好,有錢的話就更好了,天天聞着新鮮的空氣,沒有那麼多空氣污染,汽車尾氣,多好。

哪怕是一根草,都比尾氣強。

城市有啥好,可能就是生活便利,工作方便,當個工人在當時可牛逼了。

但是住在狹小的房子里,真的就很好嗎?只能說,還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罷了,各人的選擇,自己承受就好。

何綠意算着,自己媽要出月子了,自己也要滿月了,時間過得真慢吶,拔草也拔了快一個月了,也挺煩的。

不過除了拔草,也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可以做了,也算一件打發無聊時間的好事吧!嗐,有件事做就行了,要求不能那麼多。貪心了不好。

「哦,今天又該拔草了,趕緊繼續,天天沉浸拔草,也看看自己到底拔了多少了。今天去匯總一下吧。」

何綠意近一個月來的作息是這樣的:早上八點醒,乾飯,玩半個小時,裝睡開始拔草;拔草三小時,也就是十一點半,繼續乾飯,再發獃半小時,睡三小時,餓了,乾飯;拉了,換尿布;折騰一番,老爸何峰會包干一條龍(擦屁屁、洗屁屁、換尿布、洗尿布、收尿布……)

吃飽喝足繼續發獃,繼續幹活,到晚上八點,睡覺,一覺到天亮(沒有常規的夜奶,對自己爹媽好點,是個懂事乖寶寶),再一次八點醒來,重複又重複。

至於拔了幾根草,何綠意表示,「我也沒數哇,布吉島吖~」

那便今天開始數一數叭。

「啊,從農曆大年初一開始,不,那天累了,沒拔草,從初二開始,一直到農曆一月廿八,一、二、三、四、……、二十六、二十七,一共是27天,一天拔5根草,那就是135根草……哇……怎木才這麼點哇……太讓娃傷心啦!」

過於傷心,以至於真的哭出來了,使的一番兵荒馬亂,各出奇招哄娃的啼笑皆非的畫面,就此誕生了!

不說經典的做鬼臉,已經不夠逗小孩的把戲了,論新型逗小孩的法子,當屬從喜好出發,沒錯,直擊痛點最有效。

只見,最有帶娃經驗的老大,何家長孫女,備受重男輕女思想荼害的何紅玫小姑娘,扯了一根狗尾巴草,遞給何綠意這小嬰兒,何綠意頓時,喜笑顏開!

捏着根狗尾巴草,何綠意還挺激動,畢竟終於可以自己爪爪蹂躪小草啦!

在短暫回神被家人哄好,乖寶寶便不哭泣了,安安靜靜下來,家人的注意力也不全在何綠意身上以後,何綠意再一次沉浸在偉大的拔草事業中。

通過計算,知道拔了135根草,其實也只是個約數拔了,也不可能天天堅持只拔五根草呀!

雜草叢生的地里,細小的,粗壯的,互相纏繞的,交織在一起,想想也不可能一根一根來,不過嘛,雖然是雜草,這生命力是真的強悍呀。

何綠意嘿呦、嘿呦地拔了半天,吃奶的勁兒都出來了,才拔掉那麼一兩根,看來,哪怕是雜草,空間里的雜草,也不一般吶!

何綠意想着,肯定能派上用場吧?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用上了呢!

整整齊齊堆在一旁,「這也太奇怪了吧?我不是已經給拔掉了,都不在土壤里了,為什麼還能有如此強盛的生機啊?連葉片都沒有乾枯發黃。」

搞不懂是什麼原理,何綠意暫時擱置一邊,拔草最重要,或者,清理出一小塊空地出來就好,種點菜什麼的。

剩下的雜草,便留下吧,說是雜草,可能就是何綠意並不識貨呢!說不定是什麼寶貴的天材地寶呢!

「空間出品,並非凡品!肯定有它的道理,算了就清理三分之一出來,剩下的全留着吧。」

幸運的是,拔掉135根草,距離三分之一也不遠了。

「大概,也許,再拔個十幾二十根?」

何綠意看着眼前的土地,有些許苦惱,三分之一的地並不算多,該如何規劃才能最大利用呢!

「這空間還能升級不?不會就一直是這麼大吧?為啥沒有空間的使用說明啊?到底能不能升級?苦惱啊~」撓撓稀疏幾根頭髮的腦袋,何綠意一臉懵逼。

看過那麼多空間文,小說女主的空間不是裝滿了物資,便是靈泉水多多,或者有使用說明,有的還有好多前任主人留下來的財富,自己的呢,就除了滿地的不知名的「雜草」和「疑似」靈泉水的小水坑,啥都沒有。

哪怕一個小茅草房也可以啊!就是光禿禿的,能夠活動的範圍也很有限,也就八分地多了一條五六厘米寬的狹小路徑罷了。

更多的,沒有了,是否可以升級,未知。

「嗐,不能貪心,不能貪心,有個空間挺不錯的了,可不能抱怨,萬一老天給我收回去呢!」何綠意嘟嘟囔囔念着。

轉身抬頭望天,大聲發誓,「那啥,老天爺爺,剛剛不是我說的,啥都沒說,什麼也沒有發生哈!」

繼續幹活了,何綠意也不想多拔了,既然不平凡的草,那就再拔個10根就好,湊個整,也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土地了。

接下來,就看怎麼弄點種子了。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