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皇宮迷案

第 章 血紅蒼穹

我從漢白玉欄杆上站起來,信步向前走。宮門外停着一乘丹輦,還有四十八個抬丹輦的力士坐在宮牆邊休息。這個時候,只見有一個太監匆匆忙忙的跑過來拍着手說:「來了。」這四十八人立刻起身束手在丹輦旁站着迎候。過了一刻,由騎着高頭大馬的御林軍開路,走來了一隊手持金瓜銀斧的儀仗軍士。後面是二十四位華服美人簇擁着一乘大轎,上面坐着那個乾瘦臉的青年皇帝。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行進過來,落轎,美人們扶着皇帝登上丹輦,四十八位力士起身抬起丹輦威風八面的去了。我跟着迎送皇帝的大隊伍後面,一起走過了三十六座宮門;來到了聖安殿——皇帝睡覺的地方。皇帝醉了酒,又和後花園裡的四位美人胡鬧了一天;昏昏然思睡。由十二名太監在聖安殿外侍候,二十四名華服美人扶着皇帝安排他睡下了。我看得索然無味,抽身走出聖安殿,信步走着來到了金鑾寶殿。這座宮殿比別處更加雄壯威嚴,正門緊閉着,僅開左邊側門以供出入。宮門內外都由金盔金甲的武士挎着寶刀把守。我自忖他們看不見我,跟着輪值的武士來到了宮殿前。這時已是深夜,我跟了皇帝大半夜也累了。走進宮殿,裏面燈火昏暗;我看見台階上的正**有一把椅子,就坐上去合上眼睡著了。

等到我醒來,才發現自己坐在一張龍椅上。大殿內早已燈火通明。台階下站着一位穿着絳紅色官服的人伺立在殿頭,兩旁站着二十四位文武大臣。殿下候着五十六位持笏的官員。雖人數眾多卻井然有序,一聲咳嗽不聞。看來這就是金鑾殿里皇帝上班的地方了。這個時候,一個太監一路小跑進來對台階下那位穿絳紅色的官員小聲說了幾句。於是這位殿頭官喝道:「皇上有旨——眾卿有重要國情軍務到聖安殿奏報!無事捲簾退朝!」眾大臣官員聽了面面相覷,原來皇帝今天不來上班。當下眾人議論紛紛。我正要站起來走下金鑾殿離開這裡,突然看見蘇兒拿着她的金紅色接力棒瞬間出現在宮門口。我正要喊,她笑着卻用那根金紅色接力棒向我一指。我向她喊到:「等等我!」正要從龍椅上站起來。突然聽到殿頭官說:「是誰在此喧鬧?」他居然聽見了我的聲音!糟了!我被他看見了!我情知事情不妙,知道是被蘇兒整蠱;只得鎮定自若下來。這時候滿朝文武公卿都看到了穿着現代服裝的我,驚異不已。我只得鎮定自若地在龍椅上坐下來對殿頭官說道:「其實我是從上天降臨的值日天神。來給你們降下祥瑞的。」殿頭官喝道:「胡說!我們怎能知道你是神人還是妖人?眾武士!給我拿下!」四名武士衝上來用繩子把我捆得結結實實。殿頭官又喝道:「拿到殿外去,潑上狗血以破其妖法!」這時一位鬚髮皆白的老太傅走過來說:「殿頭官,不可。此事如此蹊蹺,須得奏明聖上由聖上定奪。」殿頭官遲疑了一下說道:「太傅言之有理。暫由大理寺監下,今日由臣到聖安殿奏明聖上定奪。」又說道:「此人需嚴加看守,凡失職走脫逃逸者皆從嚴治罪。」

女孩子的心思是如此的難以猜測。蘇兒手裡拿着那個金紅色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她隨手一指,令我的意識體和碳基生命體在古代的時空中被人發現;雖然是被她整蠱,我卻進了貨真價實的監獄!

武士們把我捆起來,裝進一個大籮筐里抬到大理寺監獄。正值上午辰時,抓到我的消息震動了京城。沿途來看的人摩肩接踵,端的是人山人海。人們扶老攜幼,爭相來看一個無端出現在金鑾殿的人。我閉着眼睛蜷在大籮筐里睡覺,懶得理他們。我本來就是那種心特別大的人,馬上進大理寺監獄也不能影響我睡覺。等我一覺醒來的時候,發現我獨自被關在一個房間里。因為皇帝醉卧不起,殿頭官跪在聖安殿外候旨;大理寺卿未得旨意不敢獨斷專行。因命人為我鬆了綁,在大理寺監獄的抄事房將我安置下來。增加了五十名獄卒里三層外三層的看守着我。大理寺卿雖說為人穩沉厚重,可是我的情況令他也感到吃驚。我和蘇兒是從另一個時空過來的,他們原不能看見;所以他更不能理解我為什麼會在眾目睽睽下坐在他們皇帝的龍椅上。他因過來詢問道:「你說你是從天上下界的值日神將。那麼你可有法術?」這時我聽到身後有人忍不住「噗呲」一笑,情知是蘇兒來了。我還沒有回頭看她,就被她用手一拉;瞬間就到了抄事房外面。看到我如鬼魅一樣的神出鬼沒的移動,大理寺卿和抄事房內看管的五十名獄卒看得目瞪口呆。我悄悄對蘇兒說:「快帶我離了這裡。他們說我平白無故出現在金鑾殿,還坐了皇帝的寶座;很有可能會殺頭的!」蘇兒正色說:「你離開了這裡會害死很多人的。你必須見過皇帝說明這一切才可以離開。」說完用手一推,把我留在抄事房外。瞬間消失了。看着那五十個獄卒從抄事房跑出來,我對遠去的蘇兒說:「別走啊!現在你沒事兒,我有事兒!」蘇兒回身笑了笑,丟下了一個東西給我。我撿起來一看,是一個骨質的短笛一樣的東西。沉甸甸的,一頭鑲嵌着一顆深邃的黑色石頭。我拿着這個骨笛在空中一划,一道詭異而美麗的青白色火焰升騰在空中瀰漫開來;化成一道火焰的河流淌着燃燒着烈焰在那五十個獄卒面前,令那五十個獄卒無法靠近一步。這時大理寺卿走出來看到這一切,心中驚異非常。他命令那五十個獄卒退下,然後拱手致禮道:「上仙果然是上天降下的神袛。我等肉眼凡胎不識好歹,請上仙恕罪。請上仙收了法術吧。」我點點頭,把骨笛向地上一指,火焰升騰的熊熊大火立刻就熄滅了。我看到蘇兒給我的骨笛真的能隨便調用自然界的元素,心裏驕傲起來;叉着腰說道:「你們用繩子把我捆到這裡來,教我如何能給天下人降下祥瑞?你們頑冥不化,我要降罪於你們。」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