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隨着老者宣布結果。

  無人鼓掌。

  有的只是人們震驚的臉色。

  武堂李賀。

  在武堂名列前茅的角色,被無數世家王朝拉攏,曾經有數次越級斬殺的經歷。

  如今,竟然敗在一個名不經傳的葉秋白手中。

  明眼人都能看出,葉秋白全程都很輕鬆寫意,彷彿壓根就沒有用全力。

  上方,院長秦天南笑道:「看來長生那小子的眼光還是不錯的。」

  儒院長老也點了點頭,道:「此子天賦確實不錯。」

  而一旁的劍堂長老目光奇異,盯着葉秋白,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時,老者站在葉秋白身旁,神色奇異的問道:「葉秋白,你如今的貢獻點為200,還要繼續挑戰么,不過如果輸了,那麼貢獻點將會全部交予勝者一方。」

  葉秋白沒有絲毫猶豫,他來這裡本就是為了實戰,藉此破境。

  「繼續吧。」

  老者點了點頭,將下一名挑戰者的名字念了出來。

  「陣堂,邱明。」

  邱明看着葉秋白,凝重道:「你的實力很強,但是,不知道你能不能破我這陣法。」

  說完,一道道陣旗在邱明彈指間激射而出。

  圍繞着整個演武台上,陣旗間,竟是形成了一道道七色迷霧,將整個演武台包圍。

  觀眾有人驚呼出聲。

  「這是邱明的七幻迷陣,陷入迷陣中的人會經歷七種幻境,如若不能走出,將會被困一輩子!」

  「那這葉秋白豈不是慘了?」

  「是個人都有七情六慾吧?」

  陣堂長老看着這一幕,不禁笑道:「邱明是我的弟子,他的七幻迷陣是由我親自教導的,這下葉秋明很難了。」

  劍堂長老卻搖了搖頭,道:「修劍之人,可不會那麼容易被幻陣困住。」

  「那我們拭目以待。」

  反觀葉秋白,如今被困在七幻迷陣中,第一個幻境,便是家族中測試天賦的那一幕。

  「下一個,葉秋白!」

  看着幻境中,四周那迫真的嘲諷笑臉,葉秋白緩步走了上去。

  那一道道笑臉,如同世間最惡毒的羞辱言語,朝着葉秋白的心中奔襲而去。

  不過。

  如今的這些言語又豈能擾亂葉秋白的心境。

  一手按在通天石上,瞬間,光芒大肆散開,一股股劍氣縱橫在整個幻境當中!

  喀嚓!

  頓時,第一個幻境被破!

  緊接着,第二個,第三個直到第六個,接連被葉秋明瞬間所破!

  到了第七個時,是一個小女孩站在了葉秋白的面前。

  小女孩跟在一個小男孩的屁股後追逐着。

  一口一個「秋白哥哥」。

  兩人一起玩耍,一起修鍊。

  男孩被譽為天元城第一天才。

  兩人男才女貌,年幼時便訂下了婚約。

  葉秋白靜靜的看着這一幕,眼中有些懷念。

  畫面一轉。

  女孩長大了,長成了一個千嬌百媚的女人。

  而男孩卻在歷練中天賦盡失。

  女人這時拿着一紙婚約,來到了男人家族內,將婚約撕毀,飄然離去。

  隨後,又派人前來追殺。

  畫面到此為止。

  葉秋白嘆了口氣,道:「過去了就該過去,快意恩仇,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現在,又豈能在這裡沉淪?」

  「劍道,自當一往無前!」

  葉秋白眼中清澈無比,心中似有明悟,一劍斬出。

  第七層幻境,破!

  外界。

  眾人還在討論着葉秋白能否破陣。

  也就在這一刻,邱明臉色一變。

  七幻迷陣,那一層層七彩迷霧,竟是開始層層驅散!

  「怎麼可能!」

  邱明連忙想要鞏固陣法,可是,陣旗卻直接開始崩滅!

  邱明一口鮮血噴出,倒在了地面!

  陣法反噬!

  觀眾們一陣心驚。

  在他們都認為葉秋白無法破陣的情況下。

  葉秋白不僅僅破陣了,而且只用了短短十息時間!

  十息便破了邱明的七幻迷陣,這是什麼概念?

  上方的劍堂長老則是驚呼出聲:「劍心通明!」

  秦天南也是滿臉凝重。

  陣堂長老更是滿臉不可思議。

  「小小年紀,就悟出了劍心通明,此子以後的前途,不可限量!」

  說罷,劍堂長老直接一個瞬身,來到了演武台上,看向葉秋白,滿臉急迫的道:「你可願入我劍堂,拜我為師?」

  秦天南等人對視一眼,皆是哭笑不得。

  周邊人群也是發出一陣陣驚呼。

  「劍堂的長老也親自來搶人了!」

  「看來這葉秋白是真的厲害。」

  「可不是,長老都親自拉下臉來搶人了!」

  葉秋白見狀一愣,不過想也沒想,便抱拳拒絕道:「我現在已經是草堂弟子了,抱歉了長老。」

  劍堂長老急切道:「你是修劍之人,而我們劍堂有着無數劍道底蘊,只要你來我們劍堂,甚至於可以在一甲子之內悟出劍意也不是不可能……而在草堂……」

  劍意……

  葉秋白臉色古怪,還是搖頭道:「我已經有師尊了。」

  見狀,劍堂長老也只得嘆了口氣,道:「好吧,不過,劍堂隨時歡迎你的加入。」

  隨後,丟給葉秋白一道劍狀玉牌。

  「這是我劍堂的玉牌,今後有什麼劍道方面的問題,你都可以來問我。」

  「多謝長老。」

  葉秋白恭敬道謝。

  語罷,劍堂長老便消失在了原地。

  之後。

  葉秋白一路連勝。

  擊破了各堂之人。

  草堂之名,也重新開始在藏道書院中響徹。

  數十年前,草堂之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直到現在,草堂終於收了弟子,以一種極其霸道的姿態,宣告着自己的歸來。

  而秦天南,此刻來到了草堂。

  將這些事情都告訴了陸長生。

  只見陸長生臉色古怪,道:「這小子怎麼這麼喜歡宣揚,萬一到時候都想着拜入草堂,那我豈不是不能摸魚了?」

  秦天南臉色一黑,道:「你既然有這能力,為什麼不多收收弟子?」

  「我有什麼能力?」

  陸長生攤手道:「我都說了,我自己的修行都弄不明白,怎麼可能去教別人,至於秋白那小子,純粹是自己天賦強大而已。」

  秦天南嘆了口氣,拍了拍陸長生的肩膀,「本座知道你有這個能力,只是喜歡偷懶而已。」

  語罷,秦天南便直接離開。

  陸長生滿臉無辜。

  這年頭,說真話都沒人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