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離書院大比還有兩天。

  葉秋白站在那劍仙舞劍的畫卷前。

  心中似又有感悟,一股股劍氣自體內爆發而出。

  氣息快速攀升。

  金丹境巔峰!

  感受到自己再度精進的修為,不禁感慨道:「不愧是師尊,每一次看這幅畫都能有不同的劍道感悟。」

  要是被葉秋白得知,這幅畫卷其實是陸長生無聊時隨手所畫,那不知得多驚懼。

  不過,這些日子的修鍊下,葉秋白也感覺到自己到了一個瓶頸。

  這些天,葉秋白也了解了一番藏道書院。

  藏道書院中,以貢獻點作為評判標準。

  貢獻點,可以進入藏寶閣挑選功法武技,也可以用貢獻點換取天材地寶。

  而想要獲得貢獻點,有三種方法。

  第一種便是完成書院任務。

  第二是為書院做出卓越貢獻。

  而第三,便是去演武台,與書院中人進行切磋。

  壓下貢獻點,便能夠上台挑戰,贏的場次越高,貢獻點便會翻倍,一旦輸了,貢獻點便會全部歸對方所有。

  想到了這裡,葉秋白便決定去演武台切磋。

  正好能夠實戰一番,印證自己現在的劍道感悟。

  還能順便賺賺貢獻點。

  於是,葉秋白提着一柄木劍,便下了山。

  來到登記處,門口坐着一名老者。

  「名字,哪個堂口,修為,壓貢獻點。」

  葉秋白報上名字,「草堂,金丹境,壓100貢獻點。」

  草堂?

  老者抬起頭看了一眼葉秋白,遞過去一個手牌,上面寫着11號,道:「金丹境的切磋現在已經開始了,你直接過去吧。」

  「多謝。」

  葉秋白一抱拳,進入演武台中。

  大概是等了一炷香的時間,便叫到了葉秋白所在的11號。

  葉秋白微微踏步,跳上了演武台,而在他的對面,是一個身軀碩大,身上肌肉充斥着爆炸感的男子。

  「武堂李賀,對陣草堂葉秋白,境界相同,倍率一倍。」

  一個老者宣讀完後,便退到了台下。

  而觀戰之人聽到了這番話後,皆是一驚。

  「草堂?是那個已經足足數十年沒收過弟子的草堂么?」

  「對,現在草堂重新收弟子了,倒要看看這草堂到底有什麼能耐。」

  李賀聽到周圍人的竊竊私語,不禁冷笑道:「草堂的弟子?我倒是想要看看,草堂的人到底有什麼能耐。」

  葉秋白沒有回話,而是拿出了木劍。

  畢竟,只要顯露出了實力,這些人自然而然的便會閉嘴。

  與此同時,半空中,有幾名長老來到了此地。

  其中便包括了書院院長秦天南。

  「看來各位都想要看看長生那小子收的弟子怎麼樣啊。」

  劍堂長老冷聲哼道:「如果他收的弟子不行,那麼,以後便不能再佔用學院資源。」

  武堂長老同樣附和點頭,「如今學院中的意見越來越大,院長恐怕也壓不住了。」

  秦天南嘆氣道:「暫且先看看此子吧。」

  對陣開始。

  李賀獰笑一聲,雙腳猛地一踏地面,那爆炸性的肌肉隆起,一拳轟往葉秋白的胸口!

  武堂的人,肉身皆極為強悍,李賀作為其中佼佼者,更是不凡。

  一拳,周圍的風都改變了方向,空氣中發出陣陣音爆聲!

  就連周圍觀眾也是一陣駭然。

  「李賀的肉身又變強了,他這一拳,估計金丹境巔峰的人都很難抵擋。」

  「這葉秋白,還呆在那裡站着不動,恐怕是已經被這一拳的威勢震懾到了。」

  「草堂……不過如此。」

  葉秋白臉色平淡的望着這一拳,確實,肉身很強大。

  不過,也僅此而已。

  手中木劍微微挑起,隨即一劍刺出!

  「一把木劍,也想擋我這一拳?」

  李賀冷笑一聲,一拳狠狠落下,砸在了木劍上!

  可是,木劍碎裂的那一幕並沒有如李賀所想那樣出現。

  反而,自己的拳頭好像砸在了一柄極為鋒利的寶劍一般!

  噗!

  只是一瞬,自己的拳頭便被那柄木劍洞穿!

  李賀臉色驚變,踏步後退!

  上方的劍堂長老臉色凝重,道:「劍氣內斂,這娃娃對劍氣的掌握好生厲害。」

  需知,劍氣內斂不難,但是,要將其收在一柄脆弱不堪的木劍當中,卻是難上加難。

  武堂長老臉色一黑,「再看看吧,只是這樣還不夠。」

  畢竟李賀是他們武堂的學生。

  觀眾也是一臉震驚。

  顯然這一幕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葉秋白臉色沒有任何變化,眼中平靜如湖面,沒有絲毫波瀾。

  腳步微微邁出,便如同脫弦的箭一般,激射而出!

  手中木劍斬出,一道道劍芒如同劍網一般,將李賀的身形鎖定在了原地。

  無路可逃!

  李賀看到這一幕,便知道自己輕敵了。

  面前的那劍芒劍網,恍若能切割空間一般,向他襲來!

  那一道道劍風,切割在李賀強大的肉身上,竟是流露出了一條條血痕!

  若是任憑斬在自身,怕是會被切割成碎片!

  想到這裡,李賀仰天大吼,雙臂竟是開始石化。

  一道道黑金之色沿着被石化的手臂,流向五指,化作黑金拳套。

  「那是巔峰寶器!黑金拳套,而且還使出了撼山拳,這可是李賀最強手段了!」

  「曾經,李賀便在金丹境初期的時候,用這招越級滅殺了金丹巔峰的強者!」

  見狀,葉秋白一陣訝異,對方的氣息也在極度攀升,想來那一拳的威力也挺大。

  要是以前的自己,恐怕接不住這一拳。

  但是如今,有了師尊給的太初劍經,再加上各種丹藥的改造。

  這一拳也不過如此。

  手中木劍再斬!

  劍氣噴涌而出,那一道道劍芒化作的劍網彷彿愈加鋒利凝實,彷彿能夠破開空間一般!

  拳劍相撞,發出金鐵相撞的鏗鏘之聲。

  一股股巨大氣浪不斷朝着周圍擴散!

  可惜,這樣的狀態沒有僵持太久。

  李賀的黑金拳套上很快就被割出了一道道裂縫!

  無所遁形!

  李賀臉色一變,黑金拳套轉瞬間破滅!

  那被石化的手臂,此刻也「咔擦咔擦」被斬出一道道裂縫,鮮血裂縫中噴涌而出!

  慘叫一聲,便直接倒飛了出去,倒落在了演武台之外。

  「獲勝者,草堂葉秋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