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山崖上,葉秋白坐在柳樹旁,盤膝而坐,青雲劍放在腿上。

  他正在感悟青雲劍上所帶有的劍意。

  劍氣在體內呼嘯,劍意慢慢充斥在這片天地,愈發凝實!

  柳樹在一旁看着這一幕,不禁暗道:「混元劍體,無一不成就一代劍帝,看來這番話也不是空穴來風……」

  另一邊。

  陸長生則是來到了草堂的上空。

  「這九幽黃泉大陣的威力比起書院藏寶庫裡頭的陣法可強太多了啊……

  不過也挺複雜,足足花費了我一炷香的時間才琢磨透徹。「

  陣法等級分為天地玄黃。

  如今,藏道書院的護院陣法便是地級陣法。

  與之相比,九幽黃泉大陣的等級卻已經遠超了天級。

  這陣法厲害倒是挺厲害的。

  不過材料方面卻是個難題。

  需要以雷擊木,赤木天金,玄黃土,以及鳳梧桐作為陣基。

  再引黃泉河水為陣靈。

  才得以成陣。

  雷擊木,玄黃土,鳳梧桐倒是好說,草堂中便有存貨。

  但是這赤木天金,唯獨缺了這一昧。

  畢竟這些年,陸長生壓根就沒怎麼出過學院!

  「看來得去書院藏寶庫看看了……」

  想到這裡,轉身便消失在了原地。

  ……

  藏道書院。

  武院坐擁四堂。

  劍堂,陣堂,丹堂以及武堂。

  儒院則是一院,是為儒院。

  而此刻,儒院議事堂。

  書院院長,秦天南,以及各院長老皆在此地商討要事。

  「聽說草堂收徒了?」

  秦天南看向眾人,笑道:「我倒是有些好奇,到底是什麼人能夠讓長生那小子起了收徒之意。

  而且竟然還為了那人出了書院,親自去了趟天元城。」

  要知道,這些年,陸長生深居簡出,別說書院了,就連草堂的門都很少出來。

  儒院長老同樣笑道:「也許是長大了,懂事了吧。」

  「希望如此吧,好了,咱們先來說說,書院大比的事情,畢竟這可牽涉到咱們南域書院與其他三域書院的交流問題。」

  武堂長老冷哼一聲,「我們南域書院,已經連續四屆排名末尾了,再不出點好苗子,恐怕還得墊底。」

  秦天南暗嘆一口氣,道:「這種事情也強求不得……不過,之前咱們書院不是有人領悟了劍意?」

  所有人都看向了劍堂的長老,不過劍堂長老卻是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不是我們這邊的。」

  「那會是誰?」

  之前,劍意衝天而起,充斥於藏道書院,秦天南便想追蹤這股氣息,不過只是一瞬間,那股劍意便被特殊的結界給藏匿了起來。

  壓根就不可尋蹤跡。

  「那各位便先找找這人,要是咱們書院的學生,那我們這次的排名應該往前走一走了。」

  話音剛落,門外就傳來了聲音。

  「喂喂喂,有人在不?」

  秦天南聽到這語氣,不禁滿臉黑線,揮手解開結界。

  「進來。」

  陸長生推門而入,看着眾位長老,笑着抱了抱拳,道:「長生見過院長,見過眾位長老。」

  秦天南捂了捂頭,有些頭疼的看着陸長生,道:「有何事?」

  陸長生說明了自己的來意,「院長啊,我想去一趟藏寶庫。」

  「藏寶庫?」

  秦天南一愣,問道:「你要去藏寶庫幹什麼?」

  藏寶庫是書院重地,想要進入便必須得到秦天南的點頭。

  「我這邊在布置陣法,還缺一昧赤木天金……」

  赤木天金?

  眾長老皆是臉色一變。

  這可是一種極其稀缺的陣基材料,可遇而不可求。

  一旦出現,就會遭到各方勢力的哄搶。

  甚至於會因為赤木天金而掀起戰爭也不是不可能。

  陣堂長老皺眉問道:「陸長生,你要那物做什麼,我可沒聽說過你會陣法,而且赤木天金這種等級的陣基材料,你也應該無法布置吧?」

  秦天南卻揮了揮手,打斷道:「長生,我也不過問你要赤木天金做什麼,我也可以將那物給你,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院長!」

  「那赤木天金就算是我們藏道書院也沒多少了!」

  秦天南卻沒有在意眾長老的反對,而是看着陸長生。

  陸長生有些無奈,不過這赤木天金去外面弄的話估計也有點麻煩,只得點頭道:「院長請說。」

  秦天南點了點頭,「很簡單,前些天你不是親自去了一趟天元城收了一位弟子么,一個星期後,書院大比便會開始,屆時,我需要你的弟子參加。」

  「書院大比啊,我得問問他願不願意啊……」

  「那這赤木天金……」

  「沒事,他是我徒兒,我說一他還敢說二不成?」

  秦天南:「……」

  陸長生心中暗嘆一聲。

  徒兒啊,不是為師不仗義,而是他給的實在是太多了。

  事情辦完。

  陸長生回到了草堂。

  此刻葉秋白正在草屋前練劍。

  劍氣橫生,劍芒肆意。

  陸長生看了一眼,道:「劍氣需內斂,花里胡哨的有什麼用?華而不實。」

  聞言,葉秋白似是有所明悟,再次施展劍招。

  太陽落山後。

  葉秋白此刻的劍技上,沒有之前那樣鋒芒畢露,反而是內斂其中。

  收劍後。

  陸長生也隨之走出草屋。

  葉秋白立馬抱拳道:「師尊。」

  「嗯,這些日子,你就好好修鍊,七天後,便會有一個書院大比,屆時你就去參加吧。」

  書院大比?

  葉秋白眼中浮現出戰意。

  「是,弟子明白了。」

  ……

  與此同時,天元城葉家。

  大長老葉陵看着自己的兒子,笑道:「言兒,你此次被藏道書院的長老收為弟子,當好好表現,不可丟我葉家的臉。」

  說完,輕蔑的看了一眼一旁的葉擎。

  葉言抱拳笑道:「葉言必不負爹爹厚望,此次書院大比,我定會拿一個好名次,為我葉家爭光,將之前葉秋白丟掉的面子給掙回來!」

  葉擎在一旁,臉色極為難看。

  而葉陵則是聞之大笑,「哈哈哈,好,好啊,我們就在這裡等你的好消息了。」

  同時,又看向了葉擎,拍了拍他的肩膀,朗聲道:「家主啊,以後我的兒子會撐起葉家的,咱們葉家年輕一代絕對不會就此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