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想着,陸長生便取出了煉丹爐,手一招,丹火生。

  一株株葯香內斂的藥草被丟入其中……

  三日時間很快便過去了一天。

  在外面盤膝坐下的葉秋白突然睜眼,周身竟是出現一道靈力旋渦,以葉秋白為陣心,不斷吸入!

  陸長生此刻也走出了草屋,屈指輕彈,數面陣旗四散飛出,一道陣法隨即籠罩了整個草堂!

  「陣起。」

  話音剛落。

  周圍的靈力在這一刻瘋狂湧入草堂當中。

  葉秋白周身的靈力漩渦更為凝實。

  境界在這一刻也是不斷拔高!

  練氣三重!

  六重!

  九重!

  ……

  築基期!

  而這氣息依舊沒停,築基期過後,直到達到築基期巔峰才停止!

  只差一步,便能夠踏入金丹期!

  葉秋白睜開雙眼,隨手拿起一根樹枝,一道道劍技施展而出。

  正是太初劍經中的劍技。

  待到葉秋白停下來後,他能感覺到自己的天賦實力都遠超以往。

  可以說,陸長生給了他新生。

  放下樹枝,葉秋白雙膝重重的跪在了地上,對着陸長生鄭重說道:「待我報仇後,秋白定侍奉於師尊左右!」

  陸長生伸手虛托,將葉秋白托起。<我的冰山女總裁/p>

  「行了,你繼續修鍊吧,這裡是幾枚丹藥,爭取在這兩天突破金丹,領悟劍意。」

  看着陸長生手中的那幾枚丹藥,葉秋白眼中又是一驚。

  純陽赤血丹,凝神丹,培元丹。

  這三種丹藥都是整個南域可遇而不可求的丹藥。

  能夠煉製這三種丹藥的煉丹師一隻手都能數的過來。

  可謂是可遇而不可求。

  「師尊,這太貴重了!」

  陸長生卻無所謂的將這三枚丹藥隨手拋給了葉秋白,「有什麼貴重的,我那練了一爐,不夠再來取。」

  一爐……

  什麼時候這丹藥跟糖豆一樣,這麼不值錢了……

  不過,想起之前陸長生給自己的要求,不禁一聲苦笑。

  金丹期也就算了。

  劍意哪是說突破就能突破的。

  有些人,琢磨了一輩子也沒能掌握劍意。

  不過想這些也沒用了,葉秋白堅定了目光,繼續開始修鍊。

  服下那一枚枚丹藥,實力也在這一刻開始迅速提升。

  與此同時,在身體周圍有着一股股劍芒開始迴旋。

  身體內,更是有劍嘯聲在轟鳴!

  在山崖處,有一棵柳樹看着這一幕,柳枝颯颯作響。

  「這小子天賦不錯……能夠滿足太初劍經的修鍊條件,也只有混元劍體了。」

  在一旁的枝頭上,有一隻帶着火紅色雙翅的小鳥看着這一幕,目光中也帶着一點凝重。

  又是一天過後。

  一塊石頭上,葉秋白坐在其上。

  突然,一股氣息爆發而出。

  只見葉秋白的周身劍氣咆哮。

  不過多時,氣息內斂。

  金丹境!

  葉秋白站起身。

  雖說現在是達到了金丹境,可是劍意這種可遇不可求的意境怎麼領悟?

  雙目一瞥,目光落在了木桌上的畫卷,不禁好奇走了過去。

  正是那副劍仙舞劍。

  而葉秋白,站在那幅畫卷前,一站便是一夜。

  這一夜間,葉秋白的周身劍氣環繞。

  劍氣愈發凝實,就連手中那柄青雲劍也開始展露微弱劍芒。

  陸長生走出草屋,伸了個懶腰,看到了這一幕。

  哦?

  摸到劍意門檻了?

  陸長生不禁點了點頭,開口道:「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葉秋白似乎聽到了一般,劍氣竟是開始在這片空間呼嘯!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話音即落。

  葉秋白霍然睜開雙眼,手中青雲劍更是劍芒大盛。

  一股劍道意志自葉秋白體內衝天而起!

  動靜之大,驚動了整個藏道書院!

  「這是……劍意!」

  「又是一名劍者出世了么?」

  武院,劍堂。

  一個紅衣女子正在打坐,此刻也睜開了眼,看向了那劍意轟鳴的方向。

  「藏道書院,果然名不虛傳……」

  旋即,便想起之前被陸長生拒之門外,反而收了一個普普通通的青年為弟子。

  「我會讓你不收我為弟子而感到後悔的。」

  語罷,閉上雙眸繼續感悟眼前的血紅長劍。

  ……

  領悟劍意,方為劍者。

  而也在這時。

  陸長生的腦海中也出現了一連串的聲音。

  養成任務完成

  宿主獲得九幽黃泉大陣,劍道道則,千年修為